花家是天下最大的商贾。

  他们遍布各地,规模最大,物品,同样最全。人们能在其中买到自己很多想买的东西,但不是‘任何’。

  但却有一个地方,规模很小,物品更是不全,却真的可以买到‘任何’你想要买到的东西。只要……你给的起价格。

  那是个很奇怪的地方,甚至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只知道,在每个月圆夜的时候,它都会出现在都城之中,在那天湖之侧,会有一个小孩子,尾指会戴着一个奇怪的戒指,并不明显。找到了他,他会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每年都会发生变化,从未重复。只要答对了,就会被这个孩子带到一个地方。

  那里也许隐秘,也许是闹事,甚至是青楼之中,众目睽睽之下。

  而那个人就会问你两个问题。

  你想要什么?

  想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这个代价,一般都是钱。

  它仿佛很神秘,也会让人怀疑它的能力。

  但直到发生了一件事,破灭了所有人的猜忌。

  有一个人,天下闻名的人,用人们所无法想象的财富,换取了一件东西……那是一个国家!

  大玉国南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做‘诺国’的地方,国家不大,但终究也是国家,人口近亿,兵甲也有数万人。

  然而在几番巧合之后,鬼使神差一样,那个人真的就当上了诺国的国主,距离他完成交易,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

  从此,人们再不会对那个奇怪的商人有任何的疑义。

  只要你出的起钱,它就能给你一切。

  花千树,在准备参加大比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商人。

  利用他日益庞大的信息网络,他找到了那个小男孩,又被带到那个人的所在。

  那是一处闹事,一个面容极为普通的男子,坐在一个随处可见的面摊上,静悄悄的吃着面。

  等花千树疑惑的坐过去后,对方放下面碗,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随后便问出了那两个问题。

  “你想得到什么?你想要为此付出多少代价?”

  花千树几乎都没有想,脱口而出道:“我要参加大比,要被军方选中!该死的,有个家伙非要让我进入军方势力,明明我这富商当的好好的,凭什么要去那种该死的地方遭罪?奶奶地,他奶奶地,但我没办法啊,我只能听他的,他让我去,那我也只能去,但……凭借我的手段……我当然知道自己的斤两,说实话,我连自己的媳妇都抱不动,还参加个劳什子的大比,进的他娘的军队?哎……所以我要买这个,你们如果有能力的话,就买通那些军方的人把我给弄进去吧。至于价格……随你们开好了,我现在穷的就剩下钱了。”

  那人听着花千树可笑的言论,却并没有笑,而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会,随后道:“其实你可以跟我买……永久的去掉那个肆意指挥你的人。这样会一劳永逸。”

  花千树听完便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猛地严肃下来,沉声道:“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但今天你们提起来了,我觉得这确实也是个好办法,那么……一直命令我的,折磨我的,同样带给我现如今这一切的……就是一个孩子,不足十岁的孩子,是陆家的人,叫做陆羽,你们可以将他杀死,或者让他永远消失在我的世界中……怎么样?你们想要多少钱?”

  他真的很认真,同那人认真的听他言语一样,说得极为严肃。

  那人闭上了眼睛,低头思索了很久。

  从午时到日落,再到面摊收摊,他才再次睁开眼睛说道:“三十七亿晶石。”

  一个数字,玩笑一样的数字。

  因为这个数字代表了整个大陆,超过七十个大小国度,所有加起来一百年的晶石产量!

  但那人却说得认真。

  而花千树也听得认真。

  随后,两人又同时笑了起来。

  那人道:“呵呵,是不是有点贵了?”

  花千树道:“倒也不算是太贵。确实应该是这个价格吧?呵呵,算了,没法想了。所以……还是说说之前的事吧。”

  那人点了点头道:“抱歉,我的建议耽误了你的时间,这是我的失误,所以在货物的价格上,我会给你一些退步……”

  说完,他又认真的计算了一下,不过这次却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随后说道:“不知道你是想要几成概率?”

  “几成概率?”

  “我们只提供一件产品,每一件产品,都有自己奏效的概率,概率的不同,也决定你自己需要努力的多少。”

  花千树马上说道:“十成十!我就是要加入军方,不能给我回转的余地,我真的会跑的!”

  “那好,明日此时,请还来这里。”

  一天一晃过去。

  `酷I匠{l网》(正,版d首#发,

  花千树第二天如约而至,真的就看到那个人依然坐在同样的位置上。

  不过此时他的身边却多了一名小童,那个之前把他领来的小童。小童的怀中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朴素,破旧,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花千树皱着眉头坐下,道:“我来了,你们到底想好了没有?”

  那人笑了笑说道:“便是此物,承惠一千晶石。”

  “啥?!”

  花千树即便是家大业大,也被这个数字给吓了一跳。

  “一千晶石?奶奶地,你现在跑去问陛下,看看他能不能一下子拿出来那么多!”

  那人也不生气,点头道:“确实多,因为值得。”

  花千树眯着眼睛,看着对方的脸,他不似男人的脸颊,抽搐到一种奇怪的程度,看起来……竟然有些美艳。

  就这样看着,一炷香。

  花千树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人头大的口袋,哗啦一声摔在桌子上。

  “这里是一千,东西我拿走了。”

  这次,反倒让那人满脸疑惑了起来。

  “你……早知道是这一千之数?”

  花千树冷哼一声道:“若没有这份掂量,我还哪有资格站在那人的身后?”

  那人愣了一下,随后一言不发,直到花千树捧着盒子离开之后,才轻声说道:“临江花家的那句评语……倒真是说对了,只不过……他的成就,又何止一楼?”

  ……

  花千树买回来的盒子,里面放着的就是玄弓。

  震惊大陆后消失百年,却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玄弓。

  正如那人所说,花千树即便什么都不会,只要拿着玄弓往那里一站,他就能进入军方了。

  而花千树也真的就是个懒货。

  他抬起头看着站台上马上就打起来的军方大佬们,自嘲一笑,随后道:“廉将军,不知道东大营那里,可能有小子的一席之地?”

  一句话出,廉髌差点乐得歪了嘴。而且当时他的嘴确实是歪的。正跟蓝将军吵着,正在思索着老魏头的问题,却突然听到这么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话,自然快速的转过头来,速度快的让他的下巴都没有及时跟过来,咔吧一声,扭了。

  观众坐席中,陆羽听到花千树这句话,忍不住哑然失笑。

  笑骂道:“这个该死的小子,果然选择了最清闲的地方去当大头兵啊?要不要怕死到这种程度?他还真是不配称为大玉国的百姓。”

  陆茜听到了陆羽的话,忍不住好奇问道:“那小羽,如果你去当兵,要选择哪里啊?”

  “当然是东大营。”

  陆羽不假思索的说着,理直气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