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很无辜,因为他自己演奏水平的有限,所以选择了一个更加简单悠扬的曲调。可却没有想到,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的修为虽差,但心性境界早已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一曲,才一演奏他就知道要糟糕,毕竟他想要低调,但如此情形,他根本就低调不起来,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能将一首曲子给演奏完了,随后,他就准备跑路了。

  可惜直接遇上了最不讲道理的第一公主,拿着他的乐谱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偏心。

  “我真没有……给你的那首曲子,明明是更好的……”

  “本宫知道!”

  “呃……那你还说我偏心?”

  第一公主道:“因为那份境界,那种高绝无路之感……根本不是人应该具有的,方才那首曲子换做任何人都没可能达到那种效果,为什么你可以?为什么本宫不可以?这是偏心,你的偏心,天地的偏心!”

  陆羽眉头抽动几下,随后叹了口气道:“公主大人还真是……有够任性的。如今我替你先上了,你也看过谱子了,按照你的弹奏水平,一定可以演奏出来的吧?那……还请第一公主大人进场吧,莫要让观众等的焦急了。”

  他转过头望着平台,随后笑道:“毕竟我现如今是‘无品’,而所有人又如此尴尬,还是期待公主大人技惊全场呐。”

  陆羽越过第一公主,直接向后面走了过去,只留给人们一个瘦小的背影。

  第一公主走进场中,将古琴往中间一放,抬起头看着众人,看着他们依旧没有恢复过来的神情。

  心中便没了底,但同时,又有了信心,毕竟,现在全场中少了一种气氛,就是之前让她几乎窒息的期待。

  深吸一口气,第一公主将古琴横在膝间,没有座位,她独自悬浮在那里。

  伸手轻轻的在古琴上拨弄一下,声音传出来。

  这仅仅是试音,看看古琴的音色准不准确。

  很多大师都要这样做,因为对于大师而言,即便是空气中的湿度稍有变化,水汽少或多,都会对古琴的音色产生影响。

  就是那么简单,也是那么自然,仅仅几下,或者仅仅一下,便是‘境界’,若放在普通人手中,怕是给他十天半个月都调试不出来。

  第一公主用了三下。

  便是三声琴响。

  “嗯!光听这第一公主大人调琴,便堪称享受。”

  “虽不是大师,却有大师之韵味,举手抬足之间,自然流露,只要是琴声,便是大师之声,又何在乎是调琴还是弹琴?”

  “嗯,此话有理!”

  第一公主大人的调琴声其实真的不算多么悦耳,但所有人都这样说,目的也只是为了把之前陆羽给他们造成的冲击给冲淡掉。

  而且这么做也很成功。

  第一公主自然听不到其他人的议论,她低头看着琴弦,深吸一口气,心情开始纠结了起来。

  那曲子……真是极好的,但有些怪异。

  具体哪里怪异?她又说不上来,也许用那些评审的一句‘狗屁不通’最为贴切。

  所以她自然纠结。

  毕竟陆羽的珠玉在前,若是她继续弹奏自己曾经闻名的曲子,那么总不至于太坏。

  但若要弹奏这只她真的一遍都没有弹过,也不知道效果如何的曲谱,她自然是心中没底的。

  没底……

  自然纠结。

  纠结……

  也自然要有一个答案。

  她是第一公主,所以这个纠结只花费了一声叹息的时间。

  她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也许是她这辈子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

  那就是陆羽的曲子。

  她相信陆羽,自然相信神奇。

  叮……一声起,满场静。

  大家都疑惑,明明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音调,为什么所有人都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随后大家又明白了。

  !W更新最快上zq酷#W匠网#

  因为‘奇’。

  这个音调太奇特了,不跟所有已知乐谱相近,甚至犯了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错误,大声不可先行。

  所谓大音希声,这不是一种境界,而是一种要求。

  所谓大声不行,指万事万物必须循序渐进,上来便是一个绝高之音,那以古琴韵律来说,还哪会有高潮的存在?

  所以疑惑,所以竖起耳朵认真的听。

  然后……

  他们就听到了一首从未在这个大陆上出现过的,诡异的,离奇的,让人无法相信的,让人大跌眼镜的……好听的曲子。

  真的……是好听的。

  好听到什么程度?仅仅一遍,人们便忘记了其中的音律技巧,却可以低声哼哼出它的曲调。

  这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这就好比……茶!

  陆羽对于茶的了解,因为他的名字,所以十分精通。

  他知道这个世界上的茶,很奇怪,因为很考究。茶是煮来的,不光要放茶叶,还要放盐,还要放油,有甚者更是葱姜蒜全部往里倒,辣椒……都不可缺少。

  那还是茶?

  对于陆羽来说,那是一道汤。

  可就是这样的汤,却是真的好喝的,既然好喝,那么传遍大陆也是自然而然的。

  但茶,终究是应该是茶,而不是汤。

  所以陆羽简单的烘干了上等的茶叶,只做风干发酵,仅仅开水冲服,便是绝味!

  这味道是清淡的,少了一些什么的,比之那美味的汤,自然史少了很多很多的惊喜。

  但这就是茶,真正的茶!

  真正具有茶叶味道,真正能称得上雅致的东西。

  第一公主的琴声,就相当于陆羽的茶。

  不考虑任何音律,不考虑任何弹奏技巧,只用旋律,用最基本的东西,感人肺腑。

  所谓洗尽铅华,才可见那平凡中的瑰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