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环顾四周,四周也在看他。

  随后陆羽在怀中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像样的乐器。

  他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能唱歌,他自己觉得自己是有天赋的,但即便是小阮……听到他的歌喉之后,也只能报以无奈的苦笑,并直接来安慰,说人呐,就没有什么都擅长的。

  话很温柔,但陆羽听起来就是很受伤。

  既然不能一展歌喉,那陆羽也只能想办法来演奏点什么,总不能就这样上来,然后就下去,那样太丢脸的一点。

  左看右看,看了很久,才看到透过场地很远的地方,有一棵树。

  银杉。

  在冬季也能够郁郁葱葱,虽然没有花朵不结果子,便是冲着能在寒冷的冬季中看到一片翠绿,大玉国都城的人就很喜欢它。

  陛下也喜欢,于是城中遍布了这种最是普通不过的树木。

  陆羽眼睛一亮,冲着那树枝就招了招手,小阮距离他很远,但目光一直在他身上,见到这个眼神,她轻轻一笑,伸手一晃,也不见什么特殊的动作,那棵树上便有一片叶子直接完整的飞了下来,轻飘飘的贯穿了整个场地,飞到陆羽的手上,平稳的落在其中。

  便是这一手,就让在场的所有高手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小姑娘是什么人?这手功夫还真是俊得紧!”

  “是啊!此等巧妙,举轻若重,真不像是个小女孩能够施展出来的,如此功夫,便是老夫亲自使来,怕是也没有这般情形。”

  “嗯,关键就是树叶落在那孩童手中的一颗……树叶飘零,本就轻盈,却无法及远,若掷向远方,则需重力。树叶贯穿整个场地,少说数十仗,这是何等的力道?若是中间有金石阻隔,怕是都能贯穿而过!可到了那孩童的手中,却又如何能变得那般轻盈?恰到好处,颠到毫厘……怎会有如此巧妙地功夫?”

  “谁家的女子?!”

  “咦?看妆容,怎么像是个丫鬟?”

  “胡扯!丫鬟怎么会有这么高的修为?不不不……是哪个白痴家族,会把拥有这种功力的女子仅仅当一个丫鬟?”

  “阿嚏!”

  某个‘白痴’家族的成员,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陆枫一脸苦涩的转头看向小阮,远远的,心中对陆羽又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整个陆家,只有他们两个来了,至于其他人,连进入着会场看台的资格都没有。整整帝都七千人,却无陆家一席,这就是陆家的现状。

  而自己的这位弟弟,不但是当朝从四品的官员,更‘白痴’的用一个修为绝高的女子当作丫鬟,还获得了全场所有人的赞许和辱骂,着实让人……又爱又恨。

  而‘白痴’自己,却不管别人看法,只静静的看着悬浮在手中的叶片……

  银杉很美,起码他这样认为。它叶片很厚,也很坚韧,风雪吹不皱,寒霜压不折,从它上面,可以看到一种境界,名为风骨。

  怪不得大玉国的人喜欢它。

  陆羽也很喜欢,轻轻的伸手拂去上面细微的灰尘,放在嘴边,柔柔的吻了一下。

  随后……他负手而立,单手卡住叶片,微微呼气……便有一声悠扬,在叶片的颤动中被吹响,轻飘飘,却浓重的散到整个场地。

  ……

  最是那,一个呼吸的妖娆。

  吹不皱,夕阳落下,尘烟依旧。

  只说罢,潇湘翠竹晓风残月,几时休?

  无可断,衣衫渐厚泪水长流。

  人们永远忘不却那晚风吹过田野,稻谷摇摆着风,带走白日的酷热,涌进细微的甘甜,那是母亲的手。

  柔抚着谁人的脸?上面为何又挂满了泪,湿了衣衫……

  抑或是那最初的温柔,是记忆中最深的哀愁。

  人们永远忘不却,那晨间慵懒的睡脸,侧卧在你的床边,睁开眼,明眸中映衬着你的害羞。

  抹去了谁的眉头?上面深锁着记忆,压着整座山。

  准是那最美的温暖,刻印在心头的深秋。

  ……

  乐,无字。

  音,无形。

  大泣,无声。

  陆羽的曲,简单,简单到仅仅几个音符,能用最普通的树叶吹奏。

  陆羽的韵,深渊,几声婉转,把人们拉入记忆的泥潭。

  人们听不出音律中的特殊,乐章中的技巧,还有细腻精湛的演绎。

  却又能清晰的懂得它讲的一个字,两个最让人无法忘却的情。

  果真是那……最是那一个呼吸的妖娆,如此的简单又如此的深奥。

  似懂非懂,但却懂了。

  似听非听,绝对是听了。

  曲毕。

  陆羽长叹口气,转身离开,没有一丝声响。

  场中也没有一丝声响,整整万人,静的可怕。

  不知哪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双臂举过头顶,奋力的挥舞摇晃,张开了嘴,想要大声呼喊,亦或者大声叫嚷,但却没有声音发出来,徒留下双手还在风中有力的飘扬,衣襟猎猎,此时,更无声。

  “此子,何人?”

  U“酷‘v匠!e网:n正版.首发31

  “陆家子。”

  “我知。但……此子,何人?”

  “狗屁不通!”一人猛地站起,拇指按去眼角老泪,大声嚷道:“狗屁不通,音律不通,乐器不通,章法不通,曲径不通……全都不通,当真狗屁不通!”

  但陆羽的音,通。

  陆羽的乐,也通。

  那狗屁不通的,就是那音律,就是那乐器,就是那章法……

  原本人们信服的一切,都变得狗屁不通!

  “哎……”

  有一名老者叹道:“乐以通神,何故诸般不通?呵,老杂毛总算说句人话,世间诸般法,在这之前,当真狗屁不通。”

  他转过头,皱着眉,指着自己的鼻子,很认真的疑惑道:“那……我们又算什么?”

  嘭!

  突一人站起,抡起胳膊啪啪在自己脸上抽了两记耳光,目光赤红,却坚毅说道:“之前,我决定我什么都没听到!”

  听了就是听了,没听就是没听。

  这事也能由自己决定?

  当然能!

  只要所有听到的人,都是如此决定。

  “对!我们没听!”

  ……

  一群老家伙在评判台上发疯,开始怀疑人生,留下陛下深深皱眉。

  他深吸一口气,随后吐出,吐气时声色微微颤。

  “这个小子,除了修为不行,为什么……就都这么行?哼,真好奇这帮老杂毛要怎么品评。”

  他好奇。

  但马上就不用好奇了。

  因为品评很快就出来了。

  ‘无品’。

  就是没有品,垃圾不如,噪声不如。

  但细心的人发现,其实……这‘无品’,不也是‘无法品评’的简称吗?

  走到后台,密密麻麻的参赛者,自动无声的让出一条道路。有些人看着他,有些人不看,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愿。

  只有一人例外,就是第一公主。

  她手持着那张还未全干的乐谱,皱着眉头,伸手直接指着陆羽的脑门,大声说道:“你偏心!你把好的,留给自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