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点,你现在这里等一会,我到前面的废车看一眼,看能不能找到吃的。”

  “好的陆哥哥。”

  陆羽用衣服将腿绑住,不敢把木刺拔出去,若是它刺中了重要血管,现在的它反而起到了止血的作用。

  而万幸的是,刺伤他的是木头,而不是金属。

  艰难的爬到废车上,陆羽费了很大的力气,陆羽从中找出两个罐头来,这让他十分喜悦。

  “你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陆羽一脸兴奋的挥舞着两个罐头。

  包子却一脸的茫然,看着他手里的东西,看清了,便有些紧张,慌忙后退道:“陆哥哥小心,铁盒子,铁盒子!”

  泥沼国是世界上唯一依然身处战乱的国家,所以不管是边境还是民间,尤其是在这密林深处,都会被埋制很多地雷。目的很简单,既然看守的成本比较大,那就埋上地雷,让‘通过’的成本变得更大,从而建造起一座无人防守却异常危险费力的城墙。

  地雷在泥沼国有一个别名,就叫‘铁盒子’。

  包子不懂什么罐头,她只知道铁做的盒子很危险,会死人,她的几个叔伯就是死在铁盒子上的,听说被炸成了两截,下葬的时候棺材才只有不到一米长。

  陆羽叹了口气,费力的从废车上下来,解释了好久才让包子相信那两个罐头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反而里面装着的是能吃的东西。

  包子听到了吃,便一脸嘴馋的模样,好奇问道:“比……比包子还好吃吗?”

  包子之所以叫包子,因为陆羽之所以能‘捡’到她,是在一片废墟上吃身上带着的最后一个包子,可能是闻到了包子的气味,她从木板下露出头来,一脸好奇与向往的盯着陆羽手中的包子看。

  所以她就叫包子,而她也认为包子便是世间最好吃的东西。

  因为陆羽把最后一个包子给了她,又带着她一路前行。

  陆羽心中叹息,却笑着说道:“是真的比包子还要好吃,这里肉罐头,牛肉!”

  说着还象征似的摇了摇手中的罐头。

  包子下了好大的决心,才从陆羽手中接过一个罐头,学着他的样子来回摇晃,听到里面的水声,便笑了出来。

  陆羽用石头将两个罐头砸开了,汁液先流了出来,流了满地,肉抠出来,每一个都有一斤多沉,实实在在。

  包子被陆羽喂了一口,幸福的小脸都拧在了一起,却不敢再多吃,只说要留给陆羽,因为陆羽有伤,因为陆羽出力。

  陆羽则是飒然一笑道:“做人怎么能每一点追求?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总吃凉的东西?我想个办法给你热一下。”

  说着,陆羽就用好不容易找到的干树枝,还有废车中的一些坐垫海绵之类,轻易的点起一堆篝火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心中一颤。因为他再次看到包子正一脸幸福的去摇晃那个罐头,试图从里面再抠出一些来……

  陆羽在心中默默发誓,永远也不让自己身边人做出这种动作来。可爱,却可怜。

  点燃篝火,用树枝串起牛肉,放在火上认真烧灼……这是他第一次制作烤串。

  包子吃的十分开心,小丫头乐的蹦蹦跳跳的,说很好吃。

  陆羽却觉得有些烤焦了,原本就松懈的罐头肉被这样一烤,变得如同沙砾。

  但对方却还说好吃。

  陆羽觉得,自己应该有义务,让这个小丫头尝一尝真正的美食的。

  吃饱喝足,他们行进的速度就更快了一些。

  但……也许慢一些,会比较好。

  在行走了大概三个小时后,他们便遇到了特战部队,各国的顶尖高手,试图抹杀掉黑水营的新生力量。

  陆羽,他清楚的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包子所有的家人,如果没有自己的存在,如果没有这次考核的话,他们的家乡就不会被卷入这场连当地政权都不敢过问的纷争。

  所以他第一时间背起了包子,拼命的向远方逃窜。

  包子很轻,背起来并不算重。

  但陆羽却有伤,很重的伤。

  “我可能不行了,包子,你自己跑,向着前方,只要跑出这片森林,你就能活下去!”

  “我要跟着陆哥哥。”

  包子稚嫩的声音显得极为坚定。

  陆羽咬了咬牙说道:“包子,你能活下去就好,听话,好吗?连带我的一份,一起活下去,好吗?”

  “不!”

  “你……”陆羽有些气恼,却最终笑了,苦笑,却坚毅。

  “好吧,我们一起活下去,你这……小包子,倒真是让把你的陆哥哥累死呐。”

  当死亡这个选择变得更为容易,人们便很难坚毅的活下去。

  但若选择活……正如陆羽自己所说,这是一份对精神的历练,而这种历练,他从不缺少。他只不过缺少一个让他活下去的理由,或者说契机,而包子就是!

  那是第一次,陆羽感受到自然界中,空气中,有些比氧气还要珍贵的东西,他那时还不知道那叫灵气,但越发炽热的空气划过喉咙,充盈进他疲惫的肺部,流转到他全身之时,他自然而然的掌握了。

  所以……他终于逃出去了,背负着自己肯为之付诸一切的‘动力’,但这对生命无限的尊敬与渴望,突破人类的极限……冲了出去。

  “包子,我们逃出来了,我们不用死了!”

  陆羽兴奋的大叫。

  却没有听到包子的回应。

  他愣了愣,转过头,只能看到包子无力的小脑袋耷拉在他肩头。

  陆羽紧张起来,将包子轻轻放下,便看到了她背后两个触目惊心的弹孔!

  看正}I版章节…上B酷匠网l◎

  “包……包子?”

  陆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他在这场浩劫之中,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战友,挚友,所有这些失去,都没有想传说那样的,出现任何临终的话别,即便是一个绝望而永世分割的眼神……都没有。

  死亡总是来的这样突兀,这样措不及防,却留给活人无限的悲凉。

  陆羽被抓了,因为他呆呆的跪在那里一天一夜,当他被带走的时候,那些特战队员会错以为自己仅仅是提着一块死猪肉。

  陆羽又被救了,黑水营的逆鳞无人敢碰,碰了,自然要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只不过陆羽却变了。

  他成为黑水营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战士,最无法打败的魔王,最终成为……差点颠覆了整个黑水营的存在。因为就在他获救的那一天,他突然意识到,其实……这场浩劫,本身就是黑水营的一个……试炼罢了。

  为了一个传说的高手,黑水营肯于付出怎样的代价?无人得知。唯一能知道的,黑水营从来都是要磨练一个人的心智,而非他的潜能。

  另一个变化,就是陆羽一个平日里对吃颇为讲究的人,却花费了极大的时间和精力,用来磨练自己的烤肉技术。

  而他在烤串的时候,被黑水营所有人共识的,是他最危险的时候。

  恶魔在做一件最简单最普通的事,却正是恶魔嗜血之时!

  ……

  “啊!”

  陆羽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惊慌的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床铺,软榻,还有小阮。

  小阮很紧张,正用湿巾擦拭着他的额头,见他醒来,紧张的问道:“少爷,是不是做噩梦了?”

  陆羽愣了一下,随后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却是一个爽朗的笑容。

  “没什么,以为已经忘了很多年了,突然之间又想起来罢了。”

  小阮一脸心疼,伸手轻柔的揉着他的背心,想了很久,才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少爷,大小姐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