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鸟的火焰是黑色的,因为它浓重的可以燃烧掉光线。

  但涅槃之时,火光却返回到鲜红,因为参入了生命的色彩。

  正如此时蓝紫依双肩迸发出的两只巨大的火红羽翼,是那样的充满了生命的律动,呼啸着,却又温存着,初生儿一般好奇,却傲视着整个空间。

  衬托着此时蓝紫依的愤怒,它便让蓝紫依如同真正的复仇女神一般,让人无法直视。

  但所有蓝家的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她,目露狂热。

  “这是……这是……真气化形,形生灵元?!”

  一位至始至终没有表态过的老者惊声喊了出来。虽然……很少人能达到那种高绝的境界,但很多人却拥有那样的眼界,尤其在这大家族之中,不管是传说还是亲眼所见,或多或少都有些了解。

  真气化形,行生灵元。如此八个字,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内心中惊涛骇浪,如热锅闷油,无法平息。

  这八个字代表着一种‘传说’,因为不算远,因为太过奇妙,所以被所有人所牢记。

  世间修为者,无一不想成为先天,一步跨入圣阶之境。但明面上,诺大个大玉国也仅仅只有‘七大天’而已。

  虽然少,但关于如何进入先天之境的传说,却绝对不少。

  绝大多数都是通过日积月累的修炼,达到极限,突破瓶颈,从而成为先天。

  但有几种比较例外的传说,却……全看天资!

  其中一种天资卓越者,其天赋可谓羡煞旁人,亿万中无一。这种天资有一个特点,就是修炼者的修为并不是极高,也很难在自己的身体中形成代表了先天的那种玄之又玄的能量。

  但他们所释放出来的真气,却天赋就带有某种‘天机气韵’,它可以自行的沟通天地,反而让修炼者施展出来的功法,成了‘先天’!

  此为‘内后外先,坐卧先天’!

  别人是半步先天,或者一只脚踏入先天,或者遇到瓶颈,距离先天只有一纸之隔。但都跟这种状态不同。

  他们自己不是先天,却能够因为某种气韵掌握某些先天的力量,施展先天的功法。

  而他们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别人需要自己内在先成为先天,然后再去影响身边。而他们却在自己身体周围布满了先天,他们通过对这种气韵的领悟,从而让自己内在也成为先天。

  看似区别不大。

  但这就像是学习一本手艺,一个人是身在深山,没有书籍没有老师甚至没有趁手的工具,只凭借自己的想象和无限的积累,从而在无数次失败中摸索那门技艺。

  而他们却不同,他们有老师,有书籍,有工具,有一条只要稍加努力就能走上很远的康庄大道,掌握一门技艺对他们来说,仅仅是需要付出一点努力就行了。

  这两者差距,何止千万?

  而历史也证明了,只要不出现半路夭折这种倒霉事,但凡拥有这种天赋的人,都会成为先天!

  其实这是一群不了解实情的人,对于这种状态的‘模糊’认知。

  对于陆羽来说,这种事的道理极为简单明了。

  根源,就是黑鸟精血。一滴精血被蓝紫依吞下肚子,自然不会马上被吸收,甚至极难吸收一分。但吃下那颗药丸就不同了,那小小的药丸其实是一个阵法,简简单单的……蓄能阵!它的作用便是可以把黑鸟精血中蕴含的能量尽数释放出来,却有能不脱离蓝紫依的身体,让它们在她身体中不停游窜孕养,从而改造蓝紫依的身体还有她体内的真元。

  何为先天?

  体内所存是灵不是元!说白了,就是天地间的灵气,不用通过机体的改变,以灵气本来的面目被存储起来。之所以困难,是因为只要是这样,便是脱离了‘凡人’之境,身体,便是天地,人,便是灵!其境界何止高上一分两点?

  但有了黑鸟精血,这点便变得容易了。

  蓝紫依释放能量,释放的是她自己的,却也夹杂着黑鸟精血的能量。这股能量散发到四周,蓝紫依的真元自然没啥新奇,但这份黑鸟精血,却是真正的天地灵气,比四周的灵气甚至还要高等太多太多,势必会让四周灵气采取臣服之态,任由其摆布。

  再加上黑鸟精血的能量何其高傲?又怎么可能甘心被蓝紫依的真元所牵引控制?它自然要散发出自己的形态,施展自己的骄傲,贯彻自己的秉性,所以……一双灵气聚集,却化成更高阶的火焰形态的翅膀,自然就出现在蓝紫依的身上。

  若是蓝紫依对这股能量不停领悟的话,总有一日她会同化这黑鸟精血,从而让她身体中的真元尽数平稳的转化为灵气,甚至比灵气更高阶,这……当然就是先天!甚至超越先天之上!

  真气化形,形生灵元。当真气能够自主化成某种形态,只因它有某种气韵。当它拥有了气韵,终究会将真元变成灵气,便是‘形生灵元’,在这点上,蓝家的那位老者的判断并没有错误。

  所以蓝家人自然疯狂。

  疯狂,却表现淡漠。

  所有人都安静的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掐灭火星,搬回凳子,安稳的坐在上面,随后……貌似平静的看着蓝紫依。

  “紫依,不要激动嘛,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

  一个长辈轻轻的说着。

  另一个长辈立即符合道:“就是,终究是一家人,火气即便大了点,说了些过分的话,但毕竟连着血脉,可不能有隔夜仇。”

  就连蓝大将军的母亲都突然一脸的慈祥道:“哎呀,老身也是之前被你这妮子给气坏了,气糊涂了,倒是说起话来没个分寸,怎么伤人便怎么说,真是该打该打了,老了老了,这心反倒是越发的年轻气盛了呐。”

  说着,她真的就轻轻的在自己脸上拍打两下。

  所有人都突然间变得清醒,唯独有两个还在糊涂的,一个是蓝紫依,一个是蓝大将军。

  蓝大将军一面看着自家人突然和颜悦色,一面看着自己的母亲责备自己,满脑子的问号,疑惑的问道:“这……这又是闹得哪出?紫依她嫁人……”

  “嫁?还嫁什么嫁?!”

  蓝大将军的母亲突然暴怒,甚至举起拐杖就在蓝大将军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当然,也敲不疼他。

  P看N%正版O章7n节…K上B@酷b匠6‘网

  “这妮子都吵着嚷着不想嫁了,难不成我们还要把她绑起来装上花轿给那洪家送过去?哼!我们蓝家的脸面在,岂能做这种事?”

  “这……”

  蓝大将军满头雾水,因为他还清晰的记得,之前母亲是说要把蓝紫依给绑起来扔进地牢来着……

  但他还是想不明白,所以还是问道:“但……对方的聘礼已经……”

  “你还有完没完?!”

  母亲吼道:“一个大男人怎地如此婆妈?当初老身便是这样教养你长大成人的?”

  “这……可你们之前……”

  “哼!”

  母亲突然站起身,转头就向后屋走去,在离开之前,转过头义正言辞道:“此一时彼一时!之前?之前紫依是蓝家的女儿,现在?现在紫依是蓝家的希望!我蓝家如今有个先天的坯子,他洪家又算个屁!从今以后,紫依若不想嫁,看谁敢逼她?若要嫁,便从老身的尸骸上踏过去!”

  她说得无比壮烈。

  一时间,让正一脸错愕的蓝紫依甚至听出了几分感激,双眼都湿润了起来。

  只不过……她只是听到了‘谁敢逼她?’这样的维护,却没有听明白那句‘若要嫁便从老身的尸骸上踏过去’的深意。

  她并不知道,从此以后,蓝家不会让她嫁人,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能将她从蓝家带走。

  如今这‘此时不嫁’,早已变成了‘终生不能嫁’了。

  蓝紫依当真是没有听明白。

  ……

  “哎……”陆羽晃了晃脑袋,将蓝紫依可怜的小身板从脑海中挥出去,苦笑道:“如果她有觉悟,那她会真的变得可怜。”

  小阮在一旁歪着头,有些犹豫的问道:“少爷……莫非是喜欢那位蓝姑娘?她……她倒是也不错的,人又漂亮,修为……”

  “停!打住!”

  陆羽赶忙摆手道:“蓝姑娘我是绝对没贼心也没贼胆的,想要娶她?呵,怕是得灭了蓝家,谁敢?”

  随后又看了看面前的肉球,叹息道:“当真是人同命不同,面前这位是家族帮着抓男人回去,而蓝紫依……却是此生再无嫁人希望喽。啧,世间人,求仁得仁求义得义,算得上归属。但又有几人能明白……亦或者能承受其间代价?”

  肉球一直听着陆羽和小阮的对话,越听越不明白,唯一听懂的,就是那句‘帮着抢男人’。她也是微微脸红,随后伸手拿起短剑递到陆羽面前,小声问道:“这……弟弟你会不会喜欢啊?”

  “喜欢。”

  陆羽直言,却伸手推却道:“只不过我却不能要。”

  “是嫌它贵重?”肉球道:“无妨无妨的,只要弟弟你喜欢,嫂子便为你锻造十几二十柄,又能如何?”

  陆羽却摇头道:“不是嫌它贵重,而是觉得……不太适合我用。”

  “这怎么可能?你看看,这短剑放在弟弟的身上,绝对是很合适的……”

  说话间,肉球蒲扇大的手掌便将短剑硬塞在陆羽的腰间,试图让陆羽喜欢上。可这番动作却让短剑的剑鞘不小心撞在了陆羽的衣襟处,其中一柄小刀顺势滑落,有些‘可怜’的转了两圈直接落在地上。

  而在这之间,它却‘路过’了短剑的剑身。

  之中,噌地一声细微响动。

  随后叮当两声。

  一声是小刀落地,另一声……却是短剑的剑尖和一半剑鞘,一起跌落在地上。

  溅起一团尘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