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看到了陆枫,那这个肉球的身份自然也就明朗了,除了那个霸占‘民男’的女人之外,还能有谁?

  不过看着陆枫一脸可怜模样,陆羽当真是有些替他可怜。

  “走,下去看看吧,这货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小阮点了点头,拉着陆羽的手,如同姐姐带着弟弟,轻盈的一路向一楼走去。

  只不过……在这行进的过程中,整个三层成百上千的人,却仿佛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原本热闹的工部主楼,如今却好似鬼楼,冷清的可怕。

  到了一楼,陆羽远远的就冲陆枫摆了摆手,笑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陆羽的声音不大,但在某些认识他的人的耳中,那略带稚嫩的声音,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再喧闹的场景之中,也会立即听到,而且听的无比真切。

  陆枫猛地转头,直勾勾看着陆羽,满脸的不可置信,随后三步并两步奔来,有些气喘得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两个人问的是同一句话,却代表了不同的意境。

  陆羽轻轻一笑说道:“我现在是工部参事,从四品的官职,自然要在这工部之中喽。”

  “什……什么?”

  陆枫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羽才多大?就成为从四品的大官?陆家受祖辈封荫,这么多年也只出过一位正五品的官员,连进京面圣的机会都没有,若不是他们赖在这京城不走,怕是陆家早就没了‘本家’。

  之前陆高峰一个分家之人,突然在军方拥有偌大权势,虽然本家对这件事很有怨言,也很丢面子,但对外还是宣称陆高峰的权势,为的同样也是这个面子,甚至在家中还特意给陆高峰留下庭院,为的还不也是这样?要不然陆高峰怎么会一回到家里就有地方可以住。

  陆枫之所以在家族这么受到重视,一方面是他资质真的很高,另一方面,不也是存着让他未来成就高位的野心在?

  可现在就在他的面前,一个不足十岁大的孩子,从未参加过任何考核,从未追逐过任何升迁之路,就这样一点不合规矩的,就直接成为了从四品的官员了?

  这让陆枫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不嫉妒,也不怨恨,只是……无力。

  所谓‘强颜欢笑也无能’。

  陆羽看着他,随后笑了笑说道:“不用妄自菲薄,你终究有你自己的机缘,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曾经的你了,要有自信一些。”

  陆枫还能怎样?面对这种不痛不痒的鼓励,也仅仅是苦笑一声罢了。

  正这时,打铁的声音停下了,那肉球挪了过来,瓮声瓮气的问道:“这位可是那陆羽陆弟弟?”

  这个称呼让陆羽有些尴尬,接口道:“这位想必就是嫂子吧?”

  一句嫂子,说得那肉球心花怒放,伸出偌大的胳膊一搂,便将陆枫搂在怀里,可怜的陆枫几乎是整个陷进那肉球的肉中,看不到了。

  陆羽的眼角抽动两下,因为他看到陆枫的眼角,那里有泪光闪烁。

  “咳咳……”陆羽尴尬的咳嗽两下,权当看不到,随后问道:“嫂子今日怎么来这里了?而且……嫂子也会锻造?”

  肉球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从小不喜欢女红,也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却只喜欢这铁与火的磨练,每一锤砸下去,看到那火星飞溅,我便觉得自己的心灵也受到净化,仿佛自身的杂质也因为这锤击而消失不见,便真的喜欢上了,一晃……就是二十年啊!”

  陆羽眼角又抖。

  好家伙,原来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比陆枫可大了好几岁呐……

  不过他对于这肉球的性情却喜欢了起来。

  女子喜欢打铁,原本就有些奇怪,但对方喜欢的却是如此光明正大,而且喜欢的是如此的雄浑有力。

  世间人,打铁之人锻造之人,又有几人能明白铁与火的磨练?

  这锻造之间,是锻造者,烈火,铁矿,三者的互相融合互相提炼。理解这点很难,能做到这点,更难。

  从起先看到肉球锻造打铁,陆羽便看到了一丝‘韵味’在,看来她是能做到‘一点’的。

  “喜欢打铁……真是有趣的兴趣,那为什么会在今天来?”

  陆羽好奇的问着。

  肉球一愣,随后突然恍然道:“啊!对了,这次过来我就是想打造一件兵刃送给你的!”

  “送给我?”

  陆羽好奇。

  肉球道:“相公说过,他在陆家听的人便只有你一个,虽然……我很不明白,明明你是弟弟,所谓长兄为父,你应该听他的才对……但无所谓了,反正相公说你想见见我,若是你不同意我们这门婚事,他便宁死也不会娶我,我可舍不得他死,所以……就想做一件礼物送给你,希望你一高兴就能同意。”

  陆羽听完这话,歪着头皱着眉头看了看陆枫。

  陆枫赶忙将脑袋往一堆肉里伸了伸,他理亏。

  陆羽眨了眨眼睛,随后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虽然我也是第一次了解……但这话算数,若我觉得不对,倒真是会做出棒打鸳鸯的事情来,所以……不知道嫂子为了制作了什么兵刃?我倒是十分好奇的想看看呐。”

  肉球哈哈大笑,随后道:“家里人都说我漂亮,我知道他们是在骗我的,我自己丑,我心知肚明,这点不用别人来说。我的锻造水平,家人都说很好,这点更不用他们来说,我更是清楚的知道。我就是大玉国最年轻的锻造大师,这点毋庸置疑。”

  酷"匠in网正{版首◇发}

  她一脸傲然,走到火炉旁边,大声说道:“这是一柄短剑,你现在还小,太大的兵刃用起来自然不顺手,这柄短剑,一方面你可以用来防身,另一方面更可以把它作为一种装饰。虽然对衣着之类的美丑,我也没有多少天赋,但对于这兵刃戴在身上是否漂亮,整个大玉国却无人可比,此物,便是我为弟弟你量身打造的短剑,不知道你是否满意?”

  陆羽低头看向那静静躺在火炉旁边平台上的短剑,即便是眼界如此之高的他,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漂亮,但怪异,但……依然是漂亮。

  那是一种与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的美,少了些繁华,多了些简约,更重要的,是一种笔直,棱角多,却笔直。

  就像是天然的水晶,即便再杂乱不堪,你依然能看到一种‘笔直’的美,倔强的美。

  这是一种审美,不会被这个世界接受,但它依旧很美。如果被接受了,那并不代表这个世界上的人品味有多少提升,而仅仅只会因为制作这种器物的人是多么被人重视和爱戴。

  “哎……同样是两个女子,生在大家族中,几乎拥有同样的地位和权柄,但命运……竟是如此的不同。”

  陆羽突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肉球感到很奇怪,疑惑,却没有问。

  陆枫低头若有所思,仿佛知道陆羽所指。

  而小阮却直接小声在陆羽耳边说道:“公子是想那位蓝姑娘了吗?”

  陆羽叹了口气道:“是啊,我真的不知道她能否度过这一关。有的时候是这样,人的境遇是这样,生在不同的家族,即便做的同样的事情,也有反对和赞赏两种分别。我这位嫂子是幸运的,她即便挑战了整个天下的审美,却依然可以自豪的说一句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是最漂亮的,并且有人承认。而蓝姑娘……她仅仅是想追求一份自由,也是无能为力。”

  小阮低下头小声道:“蓝姑娘还真是可怜呐……”

  “可怜?”陆羽冷笑一声道:“哪有什么可怜的?不过是奢侈的烦恼罢了。不过终究也是烦恼,而且是她这种人,这种生活的家伙,所能遇到的一个比较大的烦恼了,至于能不能度过去……全在她自己是否真的有像她表现出来的那种必死决心吧。”

  ……

  两个人议论的焦点,蓝紫依,此时正身处蓝家大堂之上,决然吞下一颗会要了她性命的‘毒药’。

  随后她凄然一笑,缓缓站起身,朗声说掉:“就算我自私吧,一个自私的人,所能想出的最后报答这个家族的方法……就是把我这全身的一切,都还给你们!”

  “放屁!”一位蓝家家长大声吼道:“你这叫什么还?若是还,你应该嫁过去!死?死不叫还,死是毁掉家族这么多年对你做出来的一切,死是他娘的最忘恩负义!人都他娘的死了,还他娘的报答个屁?你的尸体,老子能换回俩大子儿不能?!你就是个该死的白眼狼,到死了都是!”

  蓝紫依一愣,随后勃然大怒。

  她没想到,即便是自己死了,竟然……还不能被他们放过!

  便在这一瞬之间……

  咔吧。

  一声脆响。

  她身体中某种东西,突然被破开了,好似那药丸落入肚子,变成刀斧利剑,直接劈开了她身体中的某种东西。

  而这个东西,也就仅仅在一瞬间之中,爆发出谁都无法想象的威能来!

  轰!

  呼!

  一声爆响从蓝紫依身上所发,以她为中心快速向周围扩散。

  接着是一阵热浪,卷着大堂中所有的事物,同样向周围‘挤’去。而在这挤压的过程中,那些桌椅板凳甚至地面的青石沙砾,竟然……都变成一片赤红,随后熔化成浓浆,激射到每一寸空间之中。

  蓝家人纷纷躲避,一脸惊恐的力所能及的保护自己或者其他人。

  而当热浪终于消失,所有人一脸惊骇的转过头看向蓝紫依的时候……

  却全都惊呆了,错愕的长大了自己的嘴巴,便是突然被人塞进一块石头,怕是都来不及闭起来。而他们的眼中,却缓慢而坚定的焕发出一阵……狂喜之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薯说:

  听说……解封涨价了。

  所以……我看看每章多更一些字数,会不会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