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鸟,自从来到这个国度开始,便从未离开过黑林。

  对于此事,国主先是发愣,良久后才叹息道:“黑林有梧桐,它不会走的。这么多年来,朕总在想它到底何时才会飞出去,总好过它一直在那里生朕的闷气。黑林本不是监牢,只是它的居所。而困住它的,从来都只是它那颗执拗的心……一会传几人跟过去,只要它不误伤百姓,倒也随它。”

  ……

  黑鸟没有去‘误伤’百姓,而是‘祸害’百姓,但却不是别人,只针对陆羽一人。

  陆家本家老宅,并未因为陆羽的离去或者回来而发生太多的变化,即便是陆高峰,在得知陆羽回来之后,也仅仅是说了一句‘知道了’而已。仿佛有他没他,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今天却不一样,所有陆家的人仰头看着天空,惊的差点下巴都掉了下来。

  还有陆家子嗣不知死活的挽起弓箭,还不等射,便被陆家大人给敲破了脑袋,拽着耳朵就扔进了屋里。

  “要死了?!陛下的神鸟,你个小兔崽子也敢射?老子从小到大就是这么教你的?!”

  正是黑鸟突然出现在陆家的上空,随后翩翩而落,站在一个小院的屋顶上,骄傲的仰着头,目光却禁不住瞄向下方。

  这个小院现在的主人正是陆羽。

  他此时正在吃饭,张着嘴,等小阮把饭菜塞进他的嘴里,可如今却仰着头看着头上,呆呆的任由食物从嘴边滑落到地上。

  好一会,他才苦笑一声,摸了摸下巴站起身说道:“你怎么好像变小了?不不不,不是好像,是真的起码小了几倍!”

  原本的黑鸟,便是一只喙也比陆羽整个身子大,但如今却小了很多,可依然还是有三个人摞起来那么高大。

  黑鸟低下头来,却没有看陆羽,反而是看向陆羽身边的饭菜。

  “呃……”

  陆羽发觉它的目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无奈道:“得,走了一个,却又来个混饭的……小阮,给这位朋友弄上一些。”

  黑鸟可以什么都不吃,也可以什么都吃,一大碗的肉块,却仅仅填满了喙的边缘,怕是黑鸟只能尝尝味道,至于饱?怕是仅仅一顿就能让陆羽破产。

  吃过饭,陆羽坐在庭院中,仰头看着黑鸟,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脖颈,苦笑道:“这样看着你可真累。不过……你怎么出来了?原来你是可以出来的啊,那为什么不出来?大千世界多有趣啊,整天在林子里面呆着,多没意思?对了,这次你出来是要做什么吗?还是说……就是想要来这混一顿饭?嗯……这等有机会我可真得跟国主要一下伙食费……”

  黑鸟自然不会回答他,但陆羽的话却也不会停止。

  “一回生二回熟,咱也算是老朋友了,别的不说,总要有个称呼吧?你好,我叫陆羽,很高兴认识你,那……你叫什么?黑鸟?嗯……全天下人都这么叫,也不太好听,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了,就叫……大黑怎么样?”

  黑鸟之前仿佛听不到陆羽说话,但听到这句,突然弯下身来,用喙重重的敲打陆羽的脑袋。

  “好了好了好了!不叫就不叫……哎,大黑这个名字多好啊?就像我们家那个怂蛋小黑,就很喜欢它自己的这个名字。”

  说起来,从黑鸟出现在陆家半空后,小黑就消失不见了,这在陆羽的意料之中。

  陆羽说着说着,仿佛越说越精神,好似永远也不会停歇。

  可黑鸟却突然展翅,不等陆羽说完一个故事,就刮起一阵狂风,又飞走了,留下陆羽长着嘴巴坐在原地尴尬。

  “这……这黑鸟还真是来去自由啊,真是的……没礼貌!”

  陆羽悻悻然站起身,转头对小阮说道:“明天做饭多做一份肉食。”

  ……

  第二天,黑鸟果真又来了!

  在第一次的时候大家还都很害怕,但第二次,人们的胆子就大了,不光是陆家的人,就连都城的其他家族也都聚集过来。

  “你们看,咱大玉国的神鸟,落进陆家了!”

  “难不成陆家……即将崛起?”

  所有人心中都有疑问,还有嫉妒。

  只不过身为当事人的陆羽,此时的心情却十分复杂。

  “这么多还不够?就这么多了!再多就没有了!哎,真是的,小黑又跑不见了。”

  黑鸟又来到陆羽的屋顶,好似根本没啥目的,好似就是来混饭的,反正……它就静静的站在那里,最多的就是用喙去修整自己的羽毛,当然有时也忍不住用喙敲陆羽的脑袋。

  于是,第三天,第四天,黑鸟都会准时准点的出现在陆羽的屋顶上,十分奇怪。

  这样一来,连陆羽身边的人都开始对黑鸟熟悉起来。

  比如陆母,她不再惊慌失措,也不再害怕。

  比如小零,既然陆母不怕了,她自然被‘放出来’,可以在院子里面玩。

  “哇!好大的一只鸟啊!好黑哟!”

  小零也仰着头看着这只神鸟,然后流下了口水。

  “要是烤着吃的话,应该能吃很久吧。”

  一句话还没说完,黑鸟突然伸出巨爪,险些把小零给碾死,还好陆羽反应的快,赶忙用身体护住,尴尬的对黑鸟说道:“你堂堂神鸟,跟一个小丫头置什么气?”

  黑鸟恶狠狠的瞪了陆羽一眼,却没再试图攻击。

  当然,一个眼神的警告却还是免不了的。若换做一般人,怕是要被这黑鸟的一个眼神吓死,毕竟这目光包含了某种气机。

  但小零不会,她反而开心的笑了。

  于是,小零仿佛找到了一个玩具,或者找到了一个‘宠物’,每当黑鸟出现,她都会第一时间跑出来,从陆羽那偷来美味的食物,嘿嘿傻笑着送到黑鸟的面前。

  X酷匠√◇网R正版首;.发s

  最开始时黑鸟是不吃的,它讨厌这个不知分寸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

  陆羽回来之后,便让小阮在陆家的花园中找了很多花,冬季中才会盛开的花,在瑞雪间吐露鲜红芬芳,便如勇士的血。陆羽将花瓣收集起来,晾干,烘炒,又配上蜂蜜和蒸熟的糯米,密封起来放置七天,便酿出了一种‘冬草酿’的清淡酒水,最适合在冬季暖身。

  用他的话来说,冬草傲雪而甘冽,酒自香于苦寒。

  因只有一人之力,酿造极少,平日只偷偷的跟小阮在晚上喝上几口,却被小零撞见,趁陆羽不备就偷走了整坛,自己不喝,也不会喝,只等第二天黑鸟再次降临时,屁颠颠的跑出去将‘冬草酿’举到了它的眼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