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鸟从未喝过酒,因为从未有人如此胆大妄为或者所异想天开的,把美酒送到它的面前。

  小零就这么干了!

  酒坛开启,在黑鸟一片厌恶之色中,花香四溢,酒香弥漫。尤其有一种‘火烈’的气韵在其中漂浮,那是冬草的属性,是不为人知的天赋。

  黑鸟禁不住好奇,便喝了一口。

  它喝酒的方式很独特,轻轻一吸,酒坛不动,只有酒水如银线般飞流直上,直接进入到它的口中。这一口,便喜欢上了。

  “我的酒!!”

  正当黑鸟一脸满足时,陆羽的一声惨呼也从房间内传了出来。

  “是谁?是谁偷了我的酒!我要杀了他!!”

  陆羽愤怒的从屋子里冲了出来,衣冠不整,然后就看到了小零手中的酒坛,还有一脸满足的黑鸟。

  一个……是偷窃者,一个……是享用者。

  一个是他唯一的徒弟,一个是敢啄他脑袋的家伙。

  “家……家贼难防啊……”

  陆羽欲哭无泪,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感觉不再能爱了。

  小零天真的眨了眨眼睛,跳到陆羽面前,蹲下来,伸手摸着他的脑门,仿佛在安慰他。

  “师傅,你这是怎么了?”

  “你……你偷了我的酒……”

  “偷?没有啊。”

  “啥?你还否认?!”

  “不会啊,师傅房间中的东西,我不是都可以使用的吗?饭也可以吃,水也可以喝,而那罐酒,师傅也从未不准我拿的啊,我只不过是拿了,怎么算是偷?”

  “这……”

  极少数的,陆羽会被问的哑口无言,尤其是在这件事明明是一件太过明朗的事,太过简单的事。

  被小零使出来,更有点象是乱拳打死老师傅。

  “你这样说……却也不无道理,只不过……我心里难受啊……”

  陆羽捂着自己的胸口,气愤的瞪了黑鸟一眼,就赶忙跑回自己的小屋中,生怕黑鸟因为这眼而报复他。

  经此一事,黑鸟和小零的关系却奇怪的好了起来,甚至第二天来的时候,黑鸟衔来一根枝条,上面有一个红灿灿的果子,专门放在了小零的面前,想让她吃下去。

  果子仅仅是普通的果子,虽然看起来很漂亮,但有些酸涩。果子并不重要,拿果子来这件事,才更加重要。

  小零就不断的从陆羽这‘拿’东西送给黑鸟,黑鸟时不时的也会给她带一些小礼物。一人一鸟关系越发融洽。

  这一日,小阮忍不住轻声巧笑,揉捏着舒服躺在她怀中的小黑,对陆羽说道:“这黑鸟看起来吓人,没想到却是这么有趣,看来它好像很喜欢小零,小零也很喜欢它,听闻在智慧上,黑鸟这种神物要比人类高得多,不知道……呵呵,他们是否会生出一段感情。”

  陆羽翻了翻白眼道:“最近你倒是越来越八卦了。”

  “少爷,八卦是什么?”

  “就是……好奇心很重,咳咳,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陆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随后道:“不过你的好奇也是多余的,黑鸟啊……是雌鸟。”

  小阮听到这话,眨了眨眼睛,随后猛地将双目瞪圆,不可思议的盯着陆羽,满脸的疑问。

  陆羽苦笑道:“你不用这么看我,确实是雌鸟没错。鸟类啊,跟人类不同,或者说动物跟人类都不同,它们往往是雄性很漂亮,反倒是雌性看起来普普通通。你不会就看着黑鸟这一身漆黑,就觉得它是雄性,而非华美的雌性吧?”

  小阮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她确实是这么想的,既然是神鸟,那……不能说不漂亮,只不过不是太过华丽,跟雌性仿佛有些差距,起码是脑海臆想的差距。

  陆羽笑道:“再者啊,其实……黑鸟它所属的这个物种,本来就没有雄性。”

  “没有雄性?只有雌性?那……那怎么生宝宝?”

  小阮下意识说出这话,却马上弄了个大脸红,赶忙低下头不敢看陆羽。

  陆羽又是一阵发笑,却随后叹了口气,幽幽道:“黑鸟啊……其实换做其他地方,也有关于这种神鸟的传说,不过在那些传说中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凤凰’。传说凤凰就是雌雄分别的名称,一个华丽,一个仅仅朱红之色,所以也有凤舞朱雀这种说法,凤雄凰雌。但事实上……却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凤凰就是黑鸟,它没有那么多华丽的色彩,当它穿行世界,百战成圣时,身上沾染这整个世间的色彩,便是人们所熟知的凤凰形象,当它卷起火焰,火光中映衬着它光洁的羽毛,便让它看起来是火红之色,这便是朱雀这种称呼的由来。”

  陆羽生怕小阮听不懂,一边说还用手一边比划着。

  “其实从来都只有一种,就是它,黑鸟,传说中的圣物。其余传说或者称谓,不过是人观己身而乱想出来的解释罢了。有些事是这样,整个世界呐……原本就只有一种,就拿灵气来讲,原本是‘一’的存在,经过吸收日月光华天地能量,壮大自己后便可分出一个,便成了‘二’的存在,以此往复,就让这世上充满了灵气。生命也是如此,在最开始还没有人类的时候,便是这样。

  之后有了性别之分,有雄有雌,但跟现在我们认知的不同,更像是……蜜蜂。一个群体中只有一个雌性,或者少数雌性,它们才是真正的生命,至于其余所有雄性,都只是用来工作卖命的。或者说,雄性本身就是地位低下的不具备繁衍能力的雌性,被剥夺了繁衍的能力,从而成为苦力的存在。”

  小阮听完立即大惊失色,赶忙起身将门窗关上,对着陆羽一脸震惊的说道:“少爷,这种话……可千万不能让别人听到啊。”

  陆羽哈哈笑道:“这有什么?男人嘛,若连这点起源都不敢承认的话,还哪好意思说自己胸怀广大?刚才说到哪了?哦对了,雄性最开始就苦力,但随着逐渐的演变,一些终究被淘汰的物种又演变出另外一种繁衍的形式,就是将两个生命‘捏’在一起,从而‘揉’出一个全新的生命,这为的……就是要增加一个物种的多样性!若一个物种全由一个母亲所生,那么几万代下去,这物种不会有任何变化,无非就是……‘复制’!对,这个词用在这里不错。

  可是两个生命通过结合的方式,揉捏出一个新生命来,这个新生命都会随机的继承两个生命中其中一部分的特性,从而让新生命极具‘个性’!

  直到这种时候,才真正出现了能称为雄性的东西,但……地位也不是太高,无非就是用来为族群提供‘多样性’而已,说白了,一种繁衍的工具罢了。呵呵,就正好跟现在相反,不是吗?

  所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因为龙可以跟世上任何生物繁衍,便出现了那么多的‘多样性’。

  生命若要延续,便必须发生改变,或者变得更快更强,或者……更加适合修炼。都在‘随机’中碰运气一般的试图变得完美。

  %R最O新4{章节上$8酷‘)匠A网

  但……有些却是例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