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陆羽落下来,有些失神。

  “这便是圣阶的能力?数以千计的精英军队,数以百计的供奉高手,也只能跟他拼一个同归于尽?”

  他一脸惊骇,但又马上恢复,苦叹一声后,却咧嘴一笑,挠头道:“就是不知道姜思远他们是被抓了?还是逃走了?罢了,不去想了。”

  陆羽伸了伸自己的腿脚,方才的落魄马上被另一种情绪所取代。

  兴奋!

  修为,再次拥有修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他深吸一口气,陡然间双掌摊开,双指一弹,两道金芒从手指而发,却不断不绝,好似缠绕在他手中的两条丝线,在他面前缓缓漂浮。

  “天赋寒星,三阶践行!上一世我整整花了十七年的时间,才堪堪摸到瓶颈,而如今年不过十岁,竟然就让我练成了?哼!”

  陆羽飒然一笑,朗声道:“寒星决,三重,掌天星!嘿嘿……嘿嘿嘿!手握天丝路漫漫,一撒青冥!轩辕有路我不行,只叫鬼神惊!孤痕踏破寒尘苦,哪怕山河倒倾?我自手握天星!”

  他低下头,看着一头黑线的小黑,竟觉得对方也可爱起来,直接将其抱起,揉捏一番,哈哈笑道:“小黑啊,我可爱的小黑,当年这重‘掌天星’可是我人生的转折,从此天上地下无所不行,傲视群雄啊!嘿嘿嘿,这一次进来密境可真是不亏,不不不,太赚了!我那寒星决总共九重,最高两重便是猜想,我根本没指望能练上去,便是七重……我也有一次差点就真的突破了瓶颈!不过也不可惜了……三重!终于练上山重了,太突然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话说之前我仅仅是一重而已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现在练到了三重,怎么也得相当于这个世界的六阶武者了吧?嘿嘿嘿,大高手!你以后一定不要叫我主人,就叫我大高手!嗯嗯,哦,你不会说话,不过没关系,像你这么可爱的有灵性的家伙,以后一定是可以说话的!”

  他高兴的无以复加,所以更易乐极生悲。

  大笑好久,突然一愣,又一脸愁容。

  “不过小阮怎么还没有出来?他们都出来了……这又过了三日……密境最多只能待上二十四个时辰,这是大玉国用鲜血浇筑的秘辛,小阮天赋异禀,我便再给她加上整整一天,放在那秘境中……却不知要多少岁月,可是……怎么可能还不出来?”

  他焦急了起来。即便聪明如他,很容易就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可他就是不去想。

  死?

  这个字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便绝不会发生在小阮的身上。

  小黑看着他一会笑一会愁,一会捏它,一会又丢它,自然心生气恼,恨不能在他身上咬上几口,可无奈……人为刀俎,所以只能悻悻然跑向一边,在‘一具尸体’上舔了舔。

  这动作把陆羽的慌乱又给‘吓’了回去。

  “你干什么?!”

  人吃猪狗牛羊,野兽也吃人,这很平常。但小黑是‘宠物’,宠物只能吃狗粮。

  小黑翻着白眼不去理他。

  他便跑上来要教训,却发现小黑所舔的并非尸首,而是……一个女人。

  高大的女人,衣不遮体,白皙如玉,尤其一双硕大,让陆羽马上就有疲惫之感,想要躺上睡上一觉,那一双硕大……便正合适。

  “公主?她还活着?”

  陆羽知道小黑不会回答,但还是问了。

  而小黑……这次又让他惊讶了。

  只见它伸出小爪子,在公主的胸口上用力的按了按,就看那第一公主突然嘤咛一声,紧皱眉头的翻了个身……

  竟然是在睡觉?!

  而此时陆羽的心情,便是……羡慕!

  他也紧皱眉头,摸着下巴,点头道:“这样就会翻身?嗯,这是个很‘诡异’的事情,这十分有研究的价值,为了科学,为了人类的发展,我便勉为其难的试一试!”

  酷N匠m网‘永久免费5看`f小B说

  他说得大义凛然,表情却极为猥琐,嘿嘿笑着,流着口水,伸出手去……向那双硕大按了过去。

  甚至他都没注意到自己扩大的鼻孔和急促的呼吸,只有那只前进的手却异常的稳健,仿佛真个山河倒倾了,也不为所动!

  “少爷,奴婢听人家说,调戏公主的话是会被凌迟处死的,还会祸及家门。”

  陆羽的身子猛地就僵住不动了。

  因为一个不可能再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吐气如兰的吹在自己脖颈,传到自己耳中,是那么的温柔,即便带着不易察觉的丝丝酸味。

  陆羽僵直了良久,好一会才缓缓放下手,长长叹了口气,一脸遗憾的望着那双硕大,却又微笑着转过头来,用仿佛害怕吹散柳絮般的声音说道:“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能知道呐?”

  一句话才说完,他便陷身于一个大大的拥抱,紧的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柔软的如同掉在云里,温暖的好似初夏的风。

  “奴婢失礼,但请少爷这样……一会……”

  “傻丫头。”

  ……

  小阮出来了,在进入密境三天半之后,终于出来了。

  陆羽从未问过她在密境中道理经历了什么,她也从来未说,只不过跟在陆羽身边的距离,却越发的近了。

  小阮的归来终于使得陆羽再次恢复了正常。

  判断力,决断力,总揽全局的能力,好似也随着小阮一起归来,融入他的身体里。

  “洪公子应该是先走了,哎,看来与洪家的仇怨,算是无法化解了。”

  很没有道理的推断,前后没有任何直接联系,但事实便是如此。

  第一公主又‘睡’了三天,醒来时十分憔悴。而当她发现自己身上几乎一丝不挂的时候,所惆怅的却并非是陆羽那双贼眼,而是她跌落至三阶武者的修为。

  三阶比之以往,算得上云泥之别,如身在神坛却重重跌落凡尘,对她的打击不亚于从公主变成庶人。

  可她却仅仅凄然一笑,看着陆羽和小阮,叹息道:“果然如你所说,你的这位婢女还活着。”

  公主醒了,身子就会活动,好似原本一尊绝美的雕像灵动了起来。尤其那让小阮十分‘敌视’的身体。

  所以小阮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第一公主的身上,而这个原本‘恶意’的举动,却让第一公主感受到难得一次的温暖。

  “你叫什么名字?”

  “小阮。”

  “可有姓氏?”

  小阮转头看了一眼陆羽,陆羽笑道:“姓陆。”

  小阮一怔,赶忙低下头去,不让人看到她腮间的泪。

  便是这举动,让第一公主喜欢上了这个看似温柔懦弱的小丫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