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财富,活下去的机会……你都不要了吗?”

  陆羽决定最后再劝一次。

  第一公主又笑了,想要站起,却怎么都站不起来,随后便放弃了。

  “臭小鬼,你说实话吧,如果我选择留在这里,真的能如你所说找到宝物吗?”她笑了笑说道:“其实不能吧,我现在不能动,兴许以后能动,但你和小黑离开了,我首先会面对黑炎狼,即便你把那手串留给我,接下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在等着我……你不想让我出去,只是你不想亲眼看着我死,对吗?”

  陆羽摸了摸鼻子,并没有辩解。

  第一公主又问道:“如果我让你也留下来,你一定也不愿吧?”

  陆羽无奈道:“我从不去做一点信心都没有的事。从进入这密境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后悔了。”

  “这么说来……”第一公主道:“其实出去,我反倒还有一线希望吧。”

  “也可以这么说……”

  陆羽显得有些尴尬。

  “那就出去吧。”

  第一公主突然挥舞一下手臂,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竟然凭空漂浮起来,口中说出几个难懂的字符,随后……众人面前猛地就出现一道‘墙’,是漩涡的墙。

  随后她脸色惨白,从空中坠落,被陆羽勉强接住,便直接被陆羽抱着冲进那墙壁之中。

  在最后关头,陆羽转过头来,眯着眼睛沉声说道:“等上三日吧。”

  说完,整个人就没入其中。

  ……

  歇脚地,那么多雕刻着各种功法的‘墓碑’,如今似乎要再增加一个。

  或者几个。

  洪公子才一出来,便突然跌落在地上,全身抽搐不停,口吐白沫,脸色痛苦的青筋暴裂。

  X酷“(匠网唯√一/正版A&,"Z其他!》都是\)盗版¤…

  第一公主身上再次绽放起‘血花’,淋得陆羽满头满脸,陆羽狠狠咬了一下牙,快速出手,在她身上从上到下连点七百二十一下,这‘血花’便停了,第一公主也缓缓倒在地上,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呼吸。

  “哎……”陆羽重重叹了口气,向前走了几步,蹲下身,伸手在地面上摸索一下。

  他摸的是血,略有干涸。

  “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陆羽看着遍地的残肢断臂,随后再次苦笑道:“一道门,隔绝了两个时间轴,这倒是我两世为人第一次见。不过现在也没功夫再关心这个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随后道:“希望我还能醒过来。”

  话音刚落,他便睁着眼睛直挺挺的向后面倒去,噗通一声,整个人平拍在地面上,双眼依旧没有闭上,却是翻出了死一样的白眼。

  呼吸……停止。

  心跳……停止。

  一切感知……快速停止。

  接着便是咔吧咔吧一阵倒牙声响,陆羽的全身骨头都快速碎裂,整个身体也肉眼可见的发生着‘变形’,整个人都突然间‘扁’了一点,也‘胖’了一点。

  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拍平了。

  小黑却在一旁歪了歪头,缓缓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那些‘墓碑’的前面,看着广袤的‘废墟’,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脸陶醉。

  而它那看似呆萌的脸上……此时正浮现出一道残忍而畅快的笑意。

  ……

  一晃,便是三天。

  ……

  当陆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啊!”

  因为他看到面前一座毛茸茸的‘巨山’正压在自己头顶。

  慌乱间伸手推开,才发现那……那竟然是小黑的屁股。

  这货竟然就那样肆无忌惮的趴在他的脸上嘴角,还把屁股冲向这边。

  “呸呸呸!”

  陆羽赶忙一阵狂呸,愤怒道:“小黑你这混蛋,你这是在干什么?!”

  小黑被吵了睡眠仿佛十分不爽,对于陆羽的怒火,奋力的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理他,不论他如何闹腾,也只当他放屁。

  “哎呀?还反了你了……嗯?”

  陆羽正要‘体罚’某只,却突然看到自己周围一片狼藉,血肉,被当作了笔墨,涂抹了巨大的一个图案,陆羽认得,这是阵盘。

  仔细观察之下,他还发现这是一个‘换命夺舍’的阵盘,倒不是说真的能获得别人的血肉生命什么的,这种阵盘只是一种比较邪恶的恢复阵法,用血肉和自然机理,快速让针眼中的人恢复健康,而这种阵盘是需要代价的,几乎每一寸,在需要血肉的同时,也需要布阵者的血肉。

  陆羽撇了小黑一眼,发现它的小爪子上确实有数道新伤。

  无奈一笑,陆羽缓缓坐了下来,他对这种被外人看来绝对是‘丧心病狂’的阵盘一点也不感冒,既然有效,并且存在,何不继续使用?所以他选择利用这些能量快速恢复身体。

  并问道:“几天了?”

  小黑好像还生气,背对着不理他,只是用后腿蹬了三下。

  “三天了?”陆羽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转头看向身后,嘟囔道:“不应该啊……”

  随后又问:“可有人出来?”

  小黑用短小的尾巴冲着他摆了摆。

  “没人?不可能啊……”陆羽思索道:“最起码,姜思远他们应该也出来才对,还是说……等等!”

  他猛地从地面站起,双腿深蹲,突然一个纵跳身至空中,往下一看……陆羽便被惊出满头的冷汗!

  刚醒来脑袋还有些迷糊,依稀记得出来见到一堆残肢断臂,想来应该是最开始的时候被魔宗偷袭而死的那些大玉国年轻高手,所以便没有注意到那个阵法所用掉的血肉……可并非少数。

  得到小黑的回答,他猛地想起另一个可能,自己虽然是先出来的,但……那墙壁太过诡异,密境太过诡异,又怎能保证自己先进……便能先出呐?

  如果自己是晚于那些人再出来的,又会怎样?

  所以他跳了起来,试图让自己的视线更广。

  所以他看见了……方圆数千米,满地残骸!

  多少尸首?数不清。

  但能看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大玉国的兵家,即便有身穿素袍的,也都是大玉国的样式。一次越空的机会,短短的时间内,硬是没让陆羽找出‘敌人’来。

  落地,深呼吸,再次跳起。

  这次他总算看到了,只有一个并非大玉国的尸首,仿佛魔神一般依旧站在那里,身上插满了各种兵刃,鲜血向四周流淌,好似魔鬼的裙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