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章 大玉国的秉性
本章由 卡卡罗特5996 在 2016-04-30 19:43:18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卡卡罗特5996解封者

  一个声音,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立即回到自己的坐席上坐下。若是旁人,此时怕是会认为是教习来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

  姜姓公子被这声吓出一头冷汗,赶忙转身躬身说道:“见过殿下……”

  “你这人好生奇怪,明明不敢看本宫,却说‘见过’本宫。明明本宫在问你问题,你却又不回答本宫,莫非你觉得本宫好欺,在这里戏耍本宫?”

  姜姓公子吓傻了,一不做二不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明明不知道原因,却依然颤声说道:“请公主恕罪!”

  其实道理简单,若一名女子喊着‘非礼’,那身边男子即便什么都没做,也绝逃不了干系。而一名公主说是被‘戏耍’了?即便是一具尸体,那也是戏耍了,这罪过很大。

  这种罪过很少人能承担的起,起码这位姜姓公子不能。

  “那你倒是快说啊,本宫等的有些焦急了。”

  “草民是……草民不是……”

  姜姓公子费力了半天,却发现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一个‘稍微好些’的答案,支支吾吾的就是不继续说下去。

  “哎,算了,你们姜家人便就是个秉性,支支吾吾的永远也别想从你们嘴里掏出一句实在话来,若不是你们做事还算周全,真应该让陛下……算了,回你的坐席吧,本宫来可不是为了见你。”

  高大的身影终于走了进来,越过一众学生,无视所有低下头却偷偷瞄过来的眼神,直接走到了陆羽的面前。

  陆羽再次费力的抬起头来,苦笑道:“这样仰着头真的很累的,尊敬的第一公主大人。”

  来的人正是第一公主,而且不光是她。

  从门口进来的还有一个人,冰冷着一张脸,与她联袂而至,却是那个在天湖之上打败了她的蓝衣女子!

  陆羽看着第一公主的脸庞,发现她的脸色真的有些苍白,虽然她表现的毫无影响,但陆羽还是能发现她身体的虚弱,显然那次受伤是真的。

  第一公主轻轻一笑,就近坐了下来,看着陆羽说道:“原本是听说陆茜要来,本宫就想来看看那位惊才绝艳的女子到底长的是什么摸样,是否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不过却看到了你。”

  她伸出手来,十分突兀的在陆羽的脸颊上捏了捏,随后说道:“之前因为本宫的比武而误伤了你,你还活着,本宫就不得不欠你一个人情,今日之事便算是还了,不知小家伙你可否满意?”

  她笑着,十分美丽。

  但在陆羽眼中,却看到了一种近乎残忍的冷酷。

  如果陆羽死了,显然这位公主大人是永远也不会想起来他的,即便是还活下来,她觉得亏欠的地方,也仅仅是个人情。一个随手可偿还的人情,就能抵偿掉一条性命……这难道就是权贵们的想法?

  陆羽露出温柔的笑,拱手道:“小子何德何能,能受到公主如此厚爱,当真是荣幸之至,也惶恐之至。”

  第一公主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罢了,也不用你感念什么,这件事就过去了。对了,你那位姐姐为何没有来?陛下诏书虽然没有写明,但天下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陆羽笑道:“家姐实在是突发状况,此时都不在都城之内,即便临时传去消息也是来不及,为避免陛下震怒,这才让小子来暂时代替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

  说着,第一公主有些百无聊赖的站起身来,便向转身离去,却突然看到蓝袍女子安坐下去。第一公主眉头一皱,也立即坐了下来道:“难得来这里一次,倒是很长时间没有听过国子监的讲义了。”

  陆羽跟第一公主在说着话,而周围那些同学却早已经懵了。

  $《更新Q、最(快上{酷匠6网“。

  这个陆家的小废物,怎么可能跟第一公主是认识的?!不但认识,竟能让第一公主给他帮腔,这……这得是什么样的关系?

  甚至很多之前参与过嘲笑陆羽的人,都已经开始人人自危了,生怕陆羽会借助公主之威做出什么报复性的行为。

  可惜,他们都太小看陆羽了,他若要报复,又何须第一公主帮衬?

  却正在这时,‘仿佛’很巧。

  一名苍老的教习从房门走了进来,缓缓走上讲台,看了一眼下面,便看到了第一公主她们,却仅仅是点了点头,并未施礼。

  大玉国国子监有一个规定,即便是陛下亲自来此地求教,那么他也只能是学生,既然同是学生,就不会分什么高低之分。在等级如此森严的这个世界,能出现这样的‘规矩’,着实让陆羽感叹了一下,从而也对这个国子监有了一些改观。

  “富贵者可欺人,贫贱者可自欺欺人,此为自古有之。”

  那老教习没来由的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老教习是听到看到的了。

  老教习继续道:“但这里是国子监,你们未来或为国之重器,或为寻常权贵,却终究是国子监的学生,应有一份胸怀。与生俱来的优越,让你们有权利有资格去对人品评甚至辱骂,但……不应该是你们身边的同窗。因为从你们进入这国子监的开始,不管你们曾经的身份是什么,你们都会增添一个身份,那就是国子监的学生,这是你们身上的一个标志,你们甚至会带着它步入你们的坟墓。而最不应该彼此仇视的,就是带着同样标志的同一群人。”

  他说了几句,便转过身去,望着窗外的天空,仿佛根本看不到屋子中所有的人,平静而霸道的说道:“所以你们可以把你们的年轻气盛发泄到敌国去,发泄到书院,发泄到春风细雨楼去,但绝不能是这里!”

  “至于受辱者……”老教习又转过头来,平静的看着陆羽说道:“既然是国子监的学生,就要有他应该有的气度,但绝不是附庸在更高的权贵的羽翼下。我们国子监有自己的方法,那就是京城大比……你可愿参加,在比武场上用鲜血一雪前耻?”

  老教习盯着陆羽,所有人也都转头盯着陆羽,老教习一番义正言辞,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他们能听出老教习其实是在维护这整个屋子的学生,不希望陆羽利用公主的权势去搞什么内斗。

  其他人听出来了,陆羽又岂会听不出来?

  他哈哈一笑,面对老教习颇有威压的直视,平静说道:“耻辱需用鲜血才能洗刷……这是我们大玉国的秉性。当然,我也会这样做,只不过很抱歉,鲜血会有的,但绝不会是我的血,我很怕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