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终究是陛下的地方……”

  陆枫担心的小声说着。

  陆羽哑然失笑道:“你害怕个什么劲?难道我还能做什么不成?真是的……他们愿意看,就让他们看吧,虽然我不喜欢,但这也只是他们没有礼貌,我们既来之则安之便好。”

  陆枫这才松了口气,腰杆也直起来一些。

  仅仅数日时间,他就体会到了那无名功法的好处,他的修为从七阶到尽失,再疯狂提升到四阶,虽然总体降低了太多,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变得强大无比了。

  他坚信自己只要假以时日,便会成为之前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而这一切,不但让他在这国子监中也充满自信,淡然处之。同时也让他对陆羽充满了敬畏之情。自己的一切都是陆羽带来的,高傲的他选择谨记在心中,不流于言谈。

  他们无视周围人的眼神,但周围的人明显不会满足于‘瞭望’。

  “喂,听说没?新来的两个家伙,是陆家的!”

  “陆家?哪个陆家?”

  “还能有哪个?百多年前辉煌一时,但现在一代不如一代的那个陆家啊。”

  “啊!你说的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向将军府投去婚帖的陆家?”

  “没错,哈哈哈哈,就是那个……陆家!”

  一旁两个明显纨绔的家伙很大声的议论着,旁若无人。

  陆枫听到那个‘婚帖’二字,脸色猛地一变,青一阵紫一阵,也不知是羞愧还是恼怒。

  旁边有人马上加入了两人的议论,说道:“这件事我有听闻。”

  “哦?说来听听,我还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破烂家族也能有子弟进入这国子监来,嘿,国子监成什么?任凭一个阿猫阿狗的都能进来的地方?”

  加入那人说道:“姜兄有所不知啊,其实陆家的一个分支在某个乡下地方闹得风生水起,还听说出了个什么……什么奇女子,还被陛下封了乡君呐!听家里人说,这次被特招的两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她,可没想到竟然来了两个男的!嘿嘿嘿,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切,”那姜姓公子扬声道:“这还能是怎么回事?一定是陆家见机会难得,让自家的男丁出来顶数呗。说起来还真是不自量力呐,一个小小的陆家,根本就是京城里面的一个笑柄罢了,竟然还真的挺着一张大脸跑到我们这国子监来,就不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的?成为国子监的学生?哼,他们也配!”

  旁边一人附和道:“不自量力?那不就是陆家的拿手好戏吗?当初他们家投婚帖那会……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我真想看看当老将军接到那婚帖时候脸上的表情,一定……”

  “十分精彩!”

  “哈哈哈哈!”

  一群人哄堂大笑。

  陆枫原本也是陆家第一纨绔,一生那受过这些?尤其丑事被提,更是忍无可忍。

  “你们说什么?!”

  他愤而起身,快步走到那些人面前,准备当面呵斥,甚至动手。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可他终究是慢了。

  姜姓公子见他过来,明显对他所处的‘距离’有些反感,皱着眉头挥舞手臂,试图将他‘扇’走。

  这姜姓公子其实认识这个陆枫,也知道他是七阶修为的高手,所以这一扇便用了全力。

  轰!

  对方也只是认为这一扇仅仅只能将陆枫推开。

  却不想陆枫的身子竟然笔直的横飞出去,轰然撞在墙壁之上,落下时虽然勉强站稳,但却连续吐了两口血,脸色惨白,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那姜姓公子一惊,随后看了看自己的手,突然哈哈大笑道:“好你个陆家,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一个成天鼓吹自己是七阶修为,但实际呐?怕是也就四五阶吧?就这修为,还成天到晚喊着要战胜洪兄?你们真是不自量力到让人气愤!还有那个小屁孩是怎么回事?一副病殃殃的样子,不老老实实回家吃奶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身边一人笑道:“姜兄有所不知,听闻那陆家奇女子十分钟爱一个弟弟,只是这弟弟十分的不成器,是出了名的废物弱智。显然是那奇女子将名额让给自己的那个白痴弟弟了。”

  姜姓公子一愣,随后笑得更欢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看看,你们瞧瞧?人家这姐姐多好?能入这国子监的机会都说让就让!不过……听闻在一些乡下地区,很多家族的兄弟姐妹总喜欢玩些龌龊苟且的事,怕是那位奇女子……就喜欢玩她的这个弟弟,你们说是不是啊?”

  说完更是一阵狂笑,跟周围所有人都露出只要是男人就都会懂的表情。

  陆枫怒极,狠狠的将一口正要吐出的鲜血咽了回去,大踏步向前走来,每走一步身上的骨头都会发出阵阵声响,显然断骨处极多。

  如此痛楚,并非常人所能忍耐,但陆枫忍得住,因为他的高傲比性命还要重要。

  “哎……”

  却正在这时,陆羽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陆枫身边,拍了拍他的背后说道:“吐出来,憋回去的会成为暗伤的。”

  陆枫一愣,随后一阵苦笑,稍一张嘴,一大口黑色血块就被他吐了出来,染红了整个衣襟。

  那轻轻一拍陆羽已经用上了手段,见到黑血出来,便放心下来。

  陆羽走到陆枫前面,面对着对面那数十个算是他‘同学’的人,轻轻摇头叹息道:“你那一掌,换做普通人怕是会被直接拍死,即便是他也会留下内伤,对未来修为极为不利。而你却一点都不担心这样做的后果,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惹出来的祸端。他是人,受到伤害,最起码也应得到一份关心,但你们却仅仅关心他是否在修为高低上作假……纨绔如斯,我见尤惊。”

  姜姓公子一愣,随后皱眉道:“听你这小子说话,倒也不像是个傻子……”可随后他突然大笑道:“根本就是个白痴嘛!哈哈哈!”

  “哎……”陆羽无奈摇头道:“若你们说我,我自会笑而不语,自不会与你们计较。但你们提及我的姐姐,虽然她有些呆头呆脑,也有些少根筋,但终究是我的姐姐我的家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辱及家人者,需以性命惮之’。”

  姜姓公子大笑道:“啊?性命?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你?就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算什么东西?姜家的小子,那你来跟本宫说说,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突然一个极为好听的声音从房间门口响起,让所有人都将视线转了过去。

  反倒是陆羽本人,却忍不住叹了口气,低下头一阵苦笑。同时,他也收回了自己手中的一颗小小的金属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