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也分等级,从上至下,差不多九个品级,最高者便为紫袍。

  紫袍出宫,一般只为两件事,第一是替天行事,宣旨夺旗。第二便是随皇亲国戚出行。

  而拥有‘紫袍陪同’资格的,也只有那些住在皇宫中的人了。

  “怕是一位公主吧!”

  陆羽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个词汇对于他真的有一定的吸引力。

  小阮淡淡的眨了眨眼睛,随后笑道:“怕也只有这种女子,才能配得上少爷吧。”

  “勉……勉勉强强吧……”

  陆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颇为不好意思。

  “大胆!”

  一名紫袍太监突然转过头来瞪向陆羽,尖声道:“大胆刁民,不知退避还口出妄言?不知死活!”

  说罢,竟直接冲着这边走了过来。

  陆羽一惊,暗道好贼的耳朵,也知道自己不小心犯了忌讳,不过……

  “这位姐姐这么漂亮,为什么又不让人看呐?多可惜啊……”

  他终究是个孩子,所谓百无禁忌。

  那名紫袍太监却不为所动,大手一把抓住陆羽衣领,冷声说道:“无知刁民,死到临头还图口舌之快,待咱家抓你进官府过过堂!”

  就在紫袍太监抓住陆羽的前一瞬,小阮摸腰出刀,正欲抢杀,却被陆羽伸手制止,才站在一旁没动。

  这个动作极为隐秘也极为迅速,但却被那名公主看见了。

  “等等。”

  简单两个字,便让那名紫袍太监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松手,退避,直接走回去站到女子的身后。

  女子缓步上前,直接走到陆羽的面前,轻声笑道:“你是哪家的孩子?”

  她走近了,陆羽更感觉到她的高大,而且……很累。需要仰着头才能勉强看到她的下巴,如同一个小矮人见一个巨人。

  然后……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上辈子知道的不多的一个童话中的场景,就是当白雪公主遇到七个小矮人的时候。可惜的是,对方是真的公主,而且也那样的白皙,而他是那个小矮人。

  “姐姐……好高啊!”

  公主轻轻一笑,竟然缓缓蹲了下来,歪着头看着他笑道:“高有高处的风景,却也容易遗漏了你这样的小人儿。你可还没有回答姐姐的问题哟。”

  陆羽便觉得自己的全身猛地抖了一下,甚至心脏也忍不住颤了一下。

  脸红,不是装的,绝非刻意,血液涌了上来,填满了整张嫩脸。

  “我是陆家的,临江城来的,姐姐是公主吧?那一定会知道我们吧?”

  此时的陆羽,竟好似真的变成了一个想要表现自己的小孩子,就差蹦蹦跳跳了。

  高个子的公主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当然知道了,他老人家很少会这样特别的召见什么人进京,你们临江陆家更是数年来的首例,我哪有不知道的道理?不过倒是从未听说过陆家里面还有你这样一个可爱的臭小孩呐。”

  陆羽下意识闻了闻自己的衣襟,随后尴尬道:“我……小阮总会给我洗澡的,我不臭啊。”

  “哈哈哈!”高个子公主一下子就笑了起来,笑得颇为洒脱和爽利,根本没有什么公主应该具有的矜持。

  “你这个小子还真是有趣,你当然不臭,闻起来……还有些香。”

  说着,她真的就凑上前去闻了闻陆羽的脸颊!

  这个动作放在陆羽前世的那个时代,太过寻常。但放在这个时代……绝对是犯了巨大的忌讳,而最主要的,对方还是一个公主!

  旁边三个紫袍太监脸都绿了。

  若非陆羽仅仅是个不足十岁的娃娃,他们三个人都能上去把陆羽给活撕了。

  高个儿公主闻了陆羽,陆羽也闻到了她身上的气味……

  气味,人区别于动物,懂善恶知美丑,但也还保留一些动物的习性,那边是气味。自然的阴阳相吸,很大程度上看的就是气味。

  高个儿公主站了起来,轻轻冲陆羽摆了摆手,笑道:“改天如果有时间,我会到你们陆家去看你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也可以到皇宫来看我。”

  说完又是摆了摆手,颇有不舍,但也要离开。

  可才走一步,就觉得自己的衣襟一紧,好奇转头一瞧,竟是陆羽伸出小手抓住了她的衣角!

  这种动作,陆羽前世今生,从未有过。

  来便来,去便去,便是天地如此对他,他也淡然处之。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高大的需要他仰望的女子,却让他伸出了手,拉扯了一下衣襟……

  若是前世黑水营见到此事,怕是众将士要擦瞎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而此时他身边只有一个小阮,一个……万事不行于色的小阮,所以她仅仅是笑了笑,静静的退向一边,笑容温良。

  高大公主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对了,倒是没有问你的名字。”

  “我……我叫陆羽。”

  陆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赶忙收了回来,错愕的盯着自己的手掌,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就是……就是因为太高了,又漂亮,又白皙,所以……这是很正常的事,就像是我看到一朵白色的美丽的花,想要凑上去嗅一嗅味道,这……这有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

  陆羽这样想着,虽然他并不知道他这种想法有多么的无耻,多么的无情。

  但……陆羽终究只能是陆羽,他某些东西拥有的太多,其他地方,便留的太少。

  l`酷匠J…网唯一$正r版Z4,*其他U都是盗a、版

  用上一辈子黑水营营长说的一句话来说,‘陆羽这个人呐,心中装的是整个天下。天下太大了,再没有一丁点的地方,能放下情感。’

  “陆羽?嗯,一个不错的名字,可惜还没有字,如果有的话,倒是可以送你一副字。”

  公主想要赐字?很多人不懂,三名紫袍太监却懂。

  公主才华,就跟她的身高一样,在这世间怕是没有一个女子更够比得上,可惜出了个露茜。

  这露茜不但比她年轻,更比她出名。

  尤其有一次陛下拿着一卷露茜的字帖,放在桌子上临摹了很久,不经意的说了一句‘鹃鸟不如’。

  鹃鸟是一种字体,如前世瘦金,纤细唯美。

  鹃鸟更是一个人的名字,是这位公主刚刚出世,那只黑色神鸟突然翔天而鸣,陛下应景之下想出来的一个名字,算是乳名,极少有人知道。

  可便是陛下说出这句‘鹃鸟不如’的时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鹃鸟这种书法字体,反正……是被名为鹃鸟的公主听个正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