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之后陛下是百般辩解,但这位鹃鸟却越听越觉得自己是比不过陆茜的,尤其是看到她写的字,尤其是看到其中的一股……可谓微妙的东西,鹃鸟的极美的字中绝不会出现的东西。

  白色的纸,黑色的墨。却越怎么看,越能看出一片红色,那如夕阳的红,如凝血的红。配上这纸张的白就好似旭日东升,配上这墨色的黑便如同铁血孤城!

  ‘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字?’

  这个问题鹃鸟无数次问过自己,经年。

  而陆茜的形象也在她心中被无数次的塑造和推翻重建。

  直到此时见到了陆羽,所以她很不经意的,想要给陆羽也写一副字,然后让陆羽这个陆茜的弟弟来看看,到底是自己的字更漂亮一些,还是那陆茜的字更动人心魄。

  陆羽却听到这句话却颇为苦恼,低着头说道:“我应该不会有字。”

  “为何?”

  鹃鸟公主很好奇。

  陆羽叹了口气,仰望天空,轻声说道:“翱翔天际,飞羽轻击……三千年,人们才给那飞鸟取了一个‘鹰’的名字,而我?应该没人能想出什么字。”

  简单一句,何其狂妄?

  鹃鸟公主愣住了,从见面后第一次表情发生了变化,随后……忍不住又狂笑起来。

  “我自认为是自信太过,近乎狂妄,陛下也总说我是心比天高,可如今听你这臭小子说一句话,我便觉得自己已然相当低调了。”

  陆羽略显委屈的低下头来,小声道:“是香的……”

  “好吧,是香小子。”

  “也不太好听……”

  陆羽撅了撅嘴,一脸的愁苦。

  “好吧好吧,那就叫你小羽吧。”鹃鸟公主笑道:“之前你不让我走,却是为何?”

  陆羽实话实说道:“我也不知道。”

  鹃鸟公主笑道:“你这臭……小羽啊,你还真是粘人。好吧,正巧今日也是闲来无事,本想去天湖走走,既然遇到了你,那不如结伴而行,说说聊聊倒也有趣。”

  陆羽赶忙抬起头来,然后又底下,小声道:“既然你非要邀请的话……”

  “扑哧……”

  鹃鸟公主这次并非狂笑,而是捂嘴笑了,听起来……这倒更像是真的笑声。

  “真是个不爽快的人。”

  说完,她矮下身拉起陆羽的手,就大步向前走去。

  这可苦了陆羽,一方面他需要小脚赶紧的倒换才能跟上她的速度,另一方面他只有把自己的手臂伸的老高,才不至于被鹃鸟公主给整个提起来。最后一方面,就是那三个紫袍太监似乎能杀人的目光。

  ‘臭小子还不松手?!’

  ‘公主大人的手也是你这臭小子能碰的?’

  ‘不知死活的小混蛋!’

  都不用他们说,陆羽就能从他们的眼神看出这些话来。

  但他哪里会理会?

  更确切的说,他甚至对这三位位高权重的紫袍太监,满是同情。

  自古君王多误信太监,误国误事皆有。怕是全天下人都觉得皇帝是笨的。但事实上,自古君王大多都比绝大多数人要聪明。聪明人为何要干是个人就能看出来的蠢事?

  这边是君王之信。

  帝王者,孤家寡人。上到至亲,下到子女,左边肱股重臣,右边卧榻之人……无!一!可!信!

  唯一能稍微信任一点的,怕就是那些自小跟自己亲近,百般照料服侍的人。儿时笑着陪你骑马打仗,满头大汗满地爬的人,陪你溪边玩水,看你要掉进去,自己先用身子垫住你的人,甚至把你的心情看的比他自己项上人头还要重要的人。他们就是太监。

  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无后,因为无后,所以无害!

  他们每多犯错,很多时候是因为贪财,贪权,但其实最核心的过错,仅仅是因为他们无能罢了。

  皇帝只能信任这些一辈子只会侍候人,只会敛财的太监,这是帝王的悲哀。但一个人只能侍候人,只能贪财,这就是那个人的悲哀。

  人的生命如何传承?从看到自己孩子刚出生的那一刻,所有的父母都会明白。自己的生命就是这样一代代的通过繁衍传承,无终止近乎永恒的持续下去。

  而太监们的生命,却从切掉烦恼根开始,便已经结束了。

  H…酷16匠网首w发/

  在陆羽眼中,他们比那些帝王要悲哀的多,不是吗?

  所以当陆羽转过头来,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那三名紫袍太监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都愣住了。他们见过了太多的奉承的眼神,讽刺的眼神,敬仰的眼神,鄙夷的眼神,惧怕的眼神,怜悯的眼神,但从未见过如此……让他们为之心颤的眼神。

  那种眼神如此的陌生,他们此生仿佛从未见过。

  那种眼神却又如此的熟悉,每天早晨面对铜镜,他们都能在其中看到流露出如此眼神的自己。

  也就是因为这个眼神,原本三名紫袍太监对陆羽的百般不爽与警惕,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理由?就是这么简单,却又如此足够。

  鹃鸟公主仿佛注意到了这一切,脚步微微停顿一下,转头看了一眼,略带疑惑,但却转瞬即逝,继续领着陆羽前行了。

  ‘天湖’。

  并非天上的湖,但凡是见过它的人,都会同时想出这个名字。

  都城西南角,略显僻静,护城河水从外而入,横穿半个都城,流经此地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突然平白逆流而上,水流在空中滑行,攀爬上了一个巨大的只有一根石柱的平台,汇聚成一个悬在半空中的湖泊,再缓缓从另一边流下,汇成一条细小的瀑布,清晰明媚。

  人们喜欢这天湖,便修筑了一条通天的路,整整三千七百台阶,从地面连接到那悬空的湖。

  逆流和逆水是两回事,一个是行为,一个是奇迹。

  陆羽也是第一次到这里,同样被这份景致迷的不能自已。

  “水天将而润万物,青逆流而成天湖……人之境遇,也大抵如此吧。”

  陆羽忍不住一句感叹,让鹃鸟公主猛地转过头,微微皱眉,随后突然伸手一提,便将陆羽给拉到自己的面前,直视他说道:“青逆流?你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