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主,外面有一个小孩子想要在我们这里卖人。”

  墙壁是翻板,小厮随之进入后,在一片漆黑之中拱手说着。

  “卖人?来这里?”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戏谑说道:“这倒是一件新奇的事,有些人还真把这里当成是藏污纳垢之所了,呵,速速将那些人赶走吧,七步先天近日会来这里游玩,若是让她撞见了,怕是又会到总坛参我一本,到时又是麻烦事。”

  小厮愣了一下,好奇问道:“七步先天?莫非是上次那位让门主在总坛中出丑的……”

  “哼!”苍老声音略显无奈道:“除了她还能有谁?”

  “不过听说她是个谜团,出了门主之外应该无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即便是小的,即便是她站在小的面前,小的也分不出她到底是谁,可越是这样小的反而越觉的奇怪,总坛中费尽大气力也要隐瞒她的身份,可她怎么还要这样随意出来闲逛?”

  “哎,总坛那些人的想法,又怎么可能被她放在眼里?哼,一个肆意妄为胡闹的家伙……”

  苍老的声音满是埋怨,却更多的是无奈,仿佛对这个他口中的‘七步先天’一点办法都没有一样。

  小厮也是一阵苦笑,随后说道:“那小的就马上把那几个人赶走好了。”

  说完便转身离去,走到一半时才想起来陆羽的嘱咐,便转过头来。

  “还有什么事?”苍老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是这样的,”那小厮说道:“那人说,想要卖给我们的是一个叫做露茜的丫头,小的见那丫头姿色也就中上,也不知道……”

  “等等。”

  苍老的声音留住小厮,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问道:“你是说,现在就在门外,有一个人绑着一个叫做露茜的女孩,要把她卖给我们?”

  “是的。”

  “哦,我知道了。”苍老的声音沉寂一会,突然笑了,笑得很大声,很开心。

  “人活的久了,总能看到各种奇怪的事,这也算是一种好处吧。”

  话音中,小厮突然听到一阵衣衫细琐的声音,他猛然大惊,失声道:“门主,您是要亲自出去?!”

  苍老声音笑道:“有些人,可以一辈子不用见,有些人,能见一面是一面。”

  呼的一阵风声,小厮还没等反应过来,那门主便已经消失在这个隐秘的房间中了。而他出去,竟然连那扇翻板都没有用。

  隐约间,小厮听到了门主自己小声的呢喃。

  “世间又多了一位博弈之人。”

  ……

  酷s匠网●"永久免nK费@看)Y小E说8

  陆羽等了好久,有些等烦了,便伸手去掐露茜的小脸,惹来一阵瞪。

  “我还以为你能挺值钱的,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要啊,哎……失算呐。”

  “唔唔唔!”

  “咦?你在说什么?哎呀,听不清啊,不过你放心好了,这家是不识货,我总给找个识货的,把你卖个好价钱的,放心吧,乖。”

  “唔唔唔!!”

  “请问……”

  正这时,背后一个苍老谦逊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句‘请问’不是真的想要问什么,更像是‘打扰一下’的意思。

  陆羽转过头来,轻轻一笑,说道:“见过老丈。”

  身后平白多出一个老头,而且……很老,很小。老是指他的年龄,小是指他的身材。

  有句话说叫‘老的都活抽抽回去了’,正好能用来形容这名老者。

  他很瘦,很矮,跟露茜差不高,自然要比小阮都矮了一头,但他的眼睛却不见苍老,明亮,而且……很大。这并非什么好事。因为陆羽不管怎么看,都总觉得对方是一个猴子。

  对,猴子!

  太像了!

  猴子轻轻一笑,拱手道:“见过公子。”他随说话走近一些,继续道:“听闻公子要卖给小店一名女子,可是这位?”

  他指了指小阮身上挣扎的露茜。

  陆羽笑道:“是啊,你们可算出来人了,我还以为她真的不值钱,你们不想买呐。”

  猴子笑了笑,他的嘴很大,牙很白。

  “公子不如随老夫进去说话。”

  “那好。”

  几人进了聚红楼,穿过明亮的大堂,走过几个回廊,最后走进了一个颇为儒雅的房间。

  老者现行坐下,伸手示意陆羽他们坐在对面,随后轻轻说道:“老夫姓侯,至于名字……倒是早就忘记了。”说完便看向陆羽,满脸期待之色。

  陆羽轻轻一笑道:“哦,原来是老侯啊,我叫陆羽,很高兴认识你。”

  心中却忍不住笑,姓侯?那还不就是猴子?所以心中便直接将对方叫成了‘老猴’。

  老猴听到陆羽说话,颇为错愕,随后道:“公子想要卖的这位姑娘……好像也姓陆吧?”

  “是啊,她当然也姓陆,因为她是我姐姐。”

  “这……”老猴苦笑道:“见公子形容举止衣着打扮,尤其身边还跟着这位修为不错的侍女,料想也是大门大户,自然不缺粮少钱,为何……要卖掉自己的姐姐呐?这烟花之地虽在外人看来有些光鲜,但实际上却是藏污纳垢之所,卑劣下贱。”

  “卑劣下贱?”陆羽轻轻一笑道:“这倒不见得吧?”

  “哦?”老猴道:“难不成公子对此另有看法?”

  陆羽笑道:“兴许这天下青楼,大多都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但这里却肯定不是。”

  “公子抬爱了。”

  “这倒也不是抬爱,也不是故意夸你们。你这聚红楼很别致啊,虽然叫做聚红,但这所有地方却又很少见到红色。这黑色的漆用的很好,回廊立柱,皆是黑色,墙壁又是干净的白色,看起来倒是给人一种庄严之感,庄严之下,却又有风雅。”

  老猴笑道:“天下青楼,大体都是这种色彩,虽然很多都喜欢在室内结上彩带。”

  陆羽道:“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多久呐?嗯……好像也没有太久。当这里还不是大玉国都城的时候,这天下也没有大玉国这个国家的时候,这里叫做‘石国’,一个大陆上最为强悍的国度。”

  “公子博文同古,着实让人敬佩。”

  老猴不慌不忙的说着。

  陆羽继续道:“石国的国主们很喜欢黑白二色,当时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员才能着‘玄’,就是穿上黑色的衣服,以显示尊贵。皇宫更是以青漆涂之,地面墙壁大多又是粉饰,而青便是黑色,粉也是白色,他们就喜欢这种黑白分明,干干净净。当时天下百姓都要规避,也怕犯了忌讳,所以很少会用这两种色彩,倒是仿佛天生天不怕地不怕的风月之地,也模仿皇家使用这两种色彩,美其名曰‘让客人有帝王之感’,对此,倒是朝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很多权臣也都流连忘返。久而久之,这呷妓娼馆便因为粉饰青色,就被叫做青楼了。直到……现在石国早已覆土,但青楼却依旧是‘青’楼。”

  老猴的眼睛猛地一亮,从眯缝着的眼皮中透出两道精光,直勾勾的盯着陆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