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还是要参加三个月后的京城大比?”

  陆羽轻描淡写的问着。

  “可不就是嘛!”陆茜的好心情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脸的愁苦。

  “这可怎么办啊,如果……如果在路上我们没有受伏的话,如果那个汤伯只是普通的汤伯的话,如果我们烤串的时候没有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老头的话……我兴许还能有点自信,以我的修为能在那京城大比中好好的光辉灿烂一把,但……我知道自己不行的。我不行的,是吧?”

  她自己也有些不确信,甚至有些希望得到陆羽的鼓励。

  但……鼓励从不是陆羽喜欢做的,他这人,实事求是。

  “恩。”陆羽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按你水平……确实有些困难。那你可有想过,大比之中你能排名几何?”

  陆茜摆弄着手指算道:“怎么……怎么也能前二十吧?”

  陆羽轻声一下,说道:“我从未记得把你教导的这么……开朗吧?你这也太乐观了一些。”

  “也没有那么难吧?前二十总是有可能的!”

  “哎,”陆羽笑道:“京城大比,虽在京城,但想来除了各大家族被深深雪藏起来的真正天才之外,其余的青年才俊怕是都会来,你却觉得你可以成为这全天下年轻人才的前二十……是不是有些心大了?”

  “好吧好吧,我是想多了行了吧?哼!”

  陆茜忍不住说了一句陆羽总说的‘想多了’,显示出此时她的心情是多么的……不爽。

  “不过也并非没有机会。”

  “恩?什么机会啊?”

  “呵呵,有我在的话,又怎么可能让你在全天下人面前丢脸?”

  “嘿嘿,那倒也是。”

  陆茜不知道为什么,便是陆羽这样毫无依据的一说,她的信心便凭空增加了很多。

  陆羽低着头想了一阵,并没有走进那个小院,而是叹了口气,抬起头笑道:“天色还早,我们出去逛逛吧。”

  早上出门,才吃过午饭,现在还没有过午,自然算是‘还早’。

  陆茜叹了口气道:“行行行,走走就走走吧,哎……不如你就把我给卖了吧,我真是害怕三个月后变成整个天下的笑柄……”

  ……

  “我说……那个……你不会真的要把我卖了吧?!”陆茜站在街头,望着对面的一栋建筑,忍不住满头冷汗的说着。

  陆羽笑道:“当然不会了,我怎么会舍得把你给卖掉呐?”

  “那你怎么把我带到青楼这来了?!”陆茜像是被踩了尾巴,高声喊着:“你这臭小子,毛都没长全呐,怎么一天到晚的就喜欢往这种地方跑?要是让别人知道你堂堂临江陆家的少爷,来京城才第二天就惦记起这京城中的青楼来了,还不得让人家笑话死?”

  “这表面上是青楼没错了。”

  陆羽笑着说道。

  “什么表面?”陆茜怒道:“这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还有二楼那些……那些正冲你招手的姐姐们,怎么看都是彻头彻尾的青楼!”

  “好吧,”陆羽苦笑一声,随后突然沉声道:“我说实话好了,我来这里就是来卖你的。”

  “不要啊!我这么漂亮……呃……小阮,你在做什么?我们姐弟俩不过就是开一个玩笑罢了,你怎么还把我给绑起来了?”

  就在陆茜说话的功夫,小阮竟然直接走上前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布条,三下五除二就将陆茜给五花大绑起来,甚至她都没来得及反抗。

  她转头对陆羽说道:“小羽,你家小阮就是分不清玩笑和真话,这还真是让人苦恼呐,快,让她把我放开。”

  但……陆羽的脸色却让她的心忍不住一沉。

  “姐姐啊,”陆羽走到她面前,用一种早在四年前她就见过的一种表情,那次喂她和花千树吃下‘毒药’的表情,轻声说道:“你弟弟我,何尝喜欢过开玩笑?”

  “你……你玩真的?!”

  陆茜一惊,随后第一时间尖叫了起来:“绑人了!杀人了!天呐,拐卖良家啦!”

  叫喊的让陆羽直皱眉头,撇嘴道:“白白教了四年多,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哎……嘴给堵上。”

  于是陆茜的嘴就被小阮用手帕给堵上了,万幸,这手帕只给陆羽擦过鼻涕。

  “阿嚏!”

  陆羽也打了个喷嚏,随后笑道:“这天还真是凉了,最适合抱一抱软玉温香。”

  “唔唔唔!”

  陆茜不停的挣扎,眼泪都流下来了,却还是被小阮扛着,跟着陆羽的步伐直接走进了这家名为‘聚红楼’的青楼。

  才入门墙,便有小厮跑了过来,看不停在小阮肩上挣扎的陆茜,有些惶恐,又有些想笑,因为这人口贩子的组合……实在太过奇妙。

  一个看似温婉的侍女,却能肩扛活人而不颤。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眼睛却不停的往走过的伶人怀里瞄。

  想了一下,那小厮笑道:“这位……小爷,咱这聚红楼可是吃奶的地界,可禁止自带哦!”

  陆羽回头瞄了一眼陆茜的小身板……然后转过来微笑道:“这位自带的,即便是我也吃不饱。”

  两个‘男人’同时对望一眼,突然同时大笑,顿生知己之感,颇有惺惺相惜之情。

  “唔唔唔!!”

  而陆茜,则是被陆羽的这句话气得差点从小阮的背上弹跳起来。

  “不知小公子所来何意?”

  “卖人呗。”

  “这……”面对陆羽的爽利,那小厮苦起了脸,尴尬道:“这……青楼虽然总被认为是逼良为娼的所在,但实际上大多是买卖自愿,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而且……这小姑娘的性子好似也烈了一些,再说,这是白天。”

  6看~正$S版章《;节o上#S酷J匠b网|#

  陆羽轻声道:“无妨,你只管传话,只说我绑来的这位叫陆茜就行了,其余都不用管。”

  “哎,”小厮犹豫了一下,随后道:“那好吧,不过小公子最好是站在门外等候,小的……小的真怕平白惹了官非,您知道这皇帝脚下,做事总要有些回转。”

  陆羽点了点头,带着小阮真的就走到门外,好似门神一样站在那里。

  而陆茜在挣扎半天无果之后,果断的选择把自己的头尽可能的低下去,埋在小阮的胸口中。

  话说……这大路边的,人来人往的,指指点点的,她真有点丢不起这人了!

  至于那名小厮,在离开陆羽视线之后,顿时收了脸上笑容,换上一副可称为‘死寂’一样的表情。

  “陆茜?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楼上走去,走到尽头处却不拐弯,伸手在墙壁上轻轻敲了三下,接着,那墙壁突然一个翻转,连人带物整个被翻转进去,消失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