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空是什么人,那就是个混不吝,他想讲理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理,他不想讲理的时候,那什么道理在他这就都不是理。

  “我求着你救我了?是你上赶着救我的,怎么着你还想让我领你情不成,空哥我正在湖里戏水抓鱼呢,你就把我给捞上来了,没让你赔我鱼就不错了,行了,空哥我大人大量,就不跟你计较鱼的事了,你们走吧!”孙小空大大咧咧的挥着手说道。

  “混账!”何必然冷喝一声,他可不是脑残,弱智,孙小空这明显是在胡搅蛮缠呢。

  “无耻!”孙小空喊了一声,“你们老师难道没教过你们么,做人的基本素质,做好事不留名,不求回报,你看看你,用救人的事敲诈人东西,怎么做人的,没素质。”

  “你想死?”何必然瞪着孙小空问道。

  “来啊,来啊,杀了我吧,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你看看你能不能得到那菩提树,我还就跟你说,没有我,谁也拿不走那菩提树,别把老子惹急了,否则的话,老子一个念头就能把菩提树给毁了,到时候咱们谁也捞不着,那玩意在我手里充其量也就是换钱,没了也不过就是损失一笔钱而已,反正也不是自己的,是抢来的,就当没抢过。”

  孙小空的话让何必然的脸更加的难看了,打击却还在继续,孙小空从来不吝惜打击别人,往死里打击别人,这是一个腹黑到极致的无量货色,“我觉得你们要这玩意应该不是换钱花吧,肯定有大事要办对不对,那么好吧,我毁了损失钱是小事,你们呢可就是耽误了大事,你好好考虑考虑是不是这么回事?”

  “哼,你毁了最好,我们要着菩提树也不是要办什么大事,我们不过就是因为这菩提树害人太多,有伤天和,想将其净化而已。”

  “忽悠,接着忽悠,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们看菩提树长得好看,拿回家栽后院净化空气呢,当空哥我是三岁孩子呢,空哥我也不跟你说别的,想要菩提树,行,拿钱来买,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否则的话,杀了我也没用,空哥我就是要钱不要命的主,你能咋地,也别跟空哥我谈什么救命之情,谈情太他妈伤钱了。”

  什么是气场,这就是气场,刚刚唐三角他们几个被何必然压得死死的,说话都不敢大声,看看孙小空,把何必然掐得死死的,就这小气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把菩提树交出来了?”

  “你脸怎么这么大呢,猪九戒啊,平时你在天璇湖里洗脸吧,除了天璇湖这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容纳你那张大脸么,我们哥几个拼死拼活抢来的菩提树,凭什么交给你啊,真有意思,你长的比别人好看啊,还是你比别人多点啥啊?”

  何必然一抬手,一把就把沙无净给抓在了手里,沙无净也是够倒霉的了,就他说话最少,就说了一句,然后挨了一嘴巴,现在何必然要干什么不知道,但是看他那表情,看他那个状态就知道,等待沙无净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孙小空,我数五个数,如果你不交菩提树,我就杀了他。”何必然掐着沙无净的脖子,沙无净被掐得满脸通红。

  “不用,不用,不用你数,我来吧,查数挺累的,对智商要求挺高的,你再查错了,五!”孙小空根本就没查五个数,直接喊了个五。

  “杀啊,你怎么不杀呢?”

  何必然没动手,就那么盯着孙小空,他想从孙小空的脸上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孙小空是装出来的,实际上还是在乎自己手里这个人的,可是最后他失望了,孙小空一脸的漠不关心,似乎被何必然抓在手上,即将杀死的是一个和自己毫不相识的陌生人。

  “呜呜……”沙无净本来就胆小,这回是真被吓坏了,如同一只落水的鸡一般,拼命的扑腾,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杀了他吧,我还得谢谢你,你杀了他的恩情在我看来,要比救我命的恩情还大呢,你们不知道,这逼一天有多烦人,天天我敢跟你打赌啊,我敢跟你打赌啊,我赌你大爷啊,听得耳朵都出茧子了,还有你们这里边有没有不怕死的,谁敢把他的鞋给脱了不?”

  “你什么意思?”何必然愣了,脱鞋,这时候脱鞋干嘛,还得找个不怕死的,这孙小空到底要干什么?

  见没有人动,孙小空嗤笑了一声,“怎么的,刚刚不都是挺牛逼的么,怎么这会儿都不敢站出来了,都怕死了,怕死就别出混啊,回家喂孩子啊,还跟我装亡命徒,草!”

  这话就有点气人了,何必然身后这些人是真不怕死,在捉妖学院这么强势的统治之下,他们都敢反捉妖学院,死又算得了什么。

  “我来!”这时候站出来一个傻大个,非常愤怒的喊道。

  “行,算你们还有点胆子,去吧,敢不敢把他的鞋给脱了!”孙小空指了指沙无净说道。

  “老子这辈子就没有不敢干的事!”那傻大个蹭蹭两步,上来一把就把沙无净的鞋给拽掉了,呼……一股烟从沙无净的脚上冒了出来,那味道,都辣眼睛,堪比瓦斯炸弹啊,那味道太酸爽了,那傻大个愣了一下,努力的回头看了孙小空一眼,指着孙小空,“你,你……”

  一句话没说完,一歪头昏了过去,生生的被沙无净的脚给熏昏过去了。

  何必然也给吓了一跳,这啥情况,怎么脱个鞋人就晕了,这是什么武器,这杀伤力也太大了,自己带来的人那可都是自己手下的精英,银蛟王都被他们合力给打伤了,被一只脚给制服了。

  仅仅过了两个呼吸,何必然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那股味道已经飘进了他的鼻子里,他大脑也传出了真真眩晕感,他一抬手就把沙无净甩了出去,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几个手下,全都捏着鼻子后退出去了老远。

  =酷*匠!网…:首VR发:

  这帮不讲义气的小弟,等回去收拾死你们,他也急忙后退。

  孙小空和唐三角他们都深知内情啊,在那傻大个脱鞋的时候,就闭住了气,妖灵儿不知道啊,还在那好奇的看着呢,何必然也够损的了,直接把沙无净扔向了妖灵儿,这股味道一路飘散,“呕……”妖灵儿吐了。

  “卑鄙,孙小空就你竟然使用这么大规模杀伤力的暗器!”

  “去你大爷的暗器,我就是想告诉你,这货是我宿舍舍友,就这双脚,我他妈杀他八百回的心都有了,你赶快把他弄死,弄死啊!”孙小空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一边流眼泪一边说道,他真不是因为沙无净要死才流的眼泪,他是被辣的。

  “那,那我就杀了她!”何必然一指妖灵儿。

  “行了,你他妈也别玩这些套路了,太小儿科了,我孙小空活这么大,连自己都没在乎过,你还想着我能在乎别人,空哥我没长良心,你觉得一个没长良心的人,你能威胁得了么,拿别人的命威胁我,我擦,我正好还缺热闹看呢,杀人多热闹,你爱杀谁就杀谁吧,场面精彩我给你鼓掌叫好,给你点一个大大的赞!”

  何必然服了,做人能做到孙小空这种地步,不服真不行!

  “孙小空,你要是不交出菩提树,你会后悔的,这世界上死其实是挺容易的一件事情,还有很多事情让你生不如死,会让你觉得死都是一种幸福!”

  “我草,哥我是吓大的,跟我玩社会呢?”孙小空鄙视的看了何必然一眼,不屑的说道。

  “行,孙小空你牛逼,你嘴够硬,我希望你以后还能这么嘴硬,把他们给我带回去。”何必然一指孙小空他们说道。

  何必然身后的两个人祭出两条绳子就把孙小空他们给绑了。

  “不用绑,空哥我跟你们走,我长腿了,你给空哥记好了,空哥我就跟你耗上了,今天你不带我回去都不行,我就非得看看你让我怎么后悔的。”

  别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孙小空是见了棺材也不落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都这时候了,他还在装硬气,装爷们,装逼,实际上他也害怕,而且都快被吓尿了,就看眼前这傻逼的脸就能知道,落入他们的手里,那是准准的就没好了,可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啊,你跪地上求着他,他就能放了自己么。

  肯定不能啊,与其窝囊的死,还不如硬气一点的装逼,反正结局就一个,都是一个大大的死字。

  “哼,行,你够胆,希望……”

  “行了,别他妈废话了,我烦得慌,说吧去哪,爷跟你们走就是了。”孙小空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何必然的话,差点没把何必然给噎死。

  这座不见山顶的山脉叫什么山孙小空不知道,但他从来没想过,大山围绕之下,竟然还能出现如此美丽的建筑群。

  这建筑群的建筑并不多,也不过一个村落大小,建筑本身也没有多细腻,甚至可以用粗糙形容。

  之所以说建筑群美,主要是这建筑物坐落的地点实在是太美了,美的那么天然,那么纯净,那么细致,堪称世外桃源,这粗犷的建筑在这细致的美丽之中,不但没有破坏这美丽,让这里别有一番风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