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四面环山,周围是一个盆地,盆地中央是一个大湖,湖水晶莹剔透,如同是九天之上落下一块无暇美玉,恰好落在这山谷之中,湖面之上碧波荡漾,波光粼粼,几缕阳光艰难的透过云雾,照在湖面之上泛起点点金光,湖面上盛开的荷花,随风摇曳,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美丽。

  湖面上有渔家女子在摇着小船打渔,放声高歌,歌声婉转悠扬,美妙动听。

  微风吹动山间淡淡的雾气,湿润尽入口鼻之中,大力吸一口沁人心脾,最主要的是这雾气之中竟然包含着浓浓的天地灵气,灵气入体,更是让人精神大振。

  这建筑群一共也就三五十座建筑而已,都坐落在湖边,都是石头搭建而成的,除了一座建筑有三层之外,剩下的都是低矮的民房,那座三层的建筑就在建筑群的最中央,如同众星拱月一般,被其他建筑包围着。

  在这建筑群之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风吹过,竹林摆动,若吹响风铃声般,声如天籁,竹叶之上沾着的露珠,被风一吹,如同珍珠散落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落,看到这画面,孙小空脑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句诗,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这句诗简直就是对此情此景最好的描写了。

  不远处的农田里,几个农夫在耕作,孙小空看见了农夫的额头上额汗珠还有他们脸上那幸福洋溢的笑容,可能此刻他们想到的是收货吧。

  XP酷5匠z\网r}唯(‘一_v正&版》,R》其他都是盗:版qV

  多么安逸祥和的画面啊,孙小空都想不到,在这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地方竟然还会有这种地方。

  站在这里,连那一直冷冰冰的何必然脸上都出现了一丝缓和的表情。

  “真美啊!”孙小空忍不住的感叹道。

  “是啊,是很美,就是不知道这美丽能存在多久,可能明天这里就灰飞烟灭了。”何必然喃喃的说了一句。

  孙小空扭头诧异的看了何必然一眼,何必然见我看他脸色又冷了下来,冷哼一声:“看什么看,快走!”

  何必然带几个人走向了那个不能被称之为村落的小村落,小村落里的人纷纷走出来,围住了何必然,对孙小空几个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这些人似乎都不是普通人,至少孙小空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是有灵力波动的,这说明他们都是有修为的。

  “何副司令,他们几个是什么人啊?”

  “看着也不像坏人啊。”

  “那个坏人脸上写着坏人两个字了,你看他们几个长的,猪头,猴脸,还有一个恶鬼,肯定是妖怪。”

  “他们是捉妖学院的人。”何必然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

  孙小空也发现了,却不知道他脸上怪异的表情意味着什么。

  “什么,这帮孙子是捉妖学院的。”一提捉妖学院,这群人纷纷怒目相视。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捉妖学院的砸碎!”一时间这些人十分统一的喊着口号,要求弄死孙小空他们,捉妖学院到底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了,竟然有人听见捉妖学院的名号,连打都不喊了,直接喊杀了。

  “同志们,这几个人不能杀,咱们是正义的存在,不可以乱杀无辜。”

  “无辜,捉妖学院的人哪有一个是无辜的,都该死,全都该死,必须要杀了他们!”

  “这几个人留着还有用,同志们请放心,捉妖学院这种独裁的统治很快就会结束了,捉妖学院一定不会有太长时间了,邪恶终将会被打倒的。”何必然大声的说道。

  “打倒捉妖学院,打倒独裁统治,我们要民主,我们要公平公正!”

  看到这场面孙小空彻底惊呆了,我泥马,都说洗脑洗脑,自己这辈子第一次看见洗脑的场面,这也太玄乎了,深山老林之中,不与外界接触,在这封闭的环境中喊口号,这脑子洗的那叫一个彻底。

  孙小空等人被带到的房子正是那栋三层楼房,这楼其实是四层,还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竟然是囚牢,很大的囚牢,在这种山美,水美,人与世无争的地方竟然有囚牢,孙小空还真想象不出来,这囚牢在这里能有什么作用。

  囚牢一片阴暗,门一打开,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竟然显得无比的不协调,囚牢门关闭的时候,黑暗再一次笼罩这里,令人无法想到的是,带给人恐惧的黑暗,竟然还是一配色。

  除了墙壁上烈烈燃烧的火把,带来微弱的光线之外,没有任何光芒照射进来,一股夹杂着浓浓血腥的潮湿味道直往人鼻孔里钻,令人作呕。

  这里的场景和外面的景色相比,简直就是天堂和低于之间的差距。

  何必然把孙小空他们带入囚牢之中,囚牢外面的两个满脸横肉的看守马上站了起来,迎了上去,“何副司令,你来了。”

  “把他们关起来,下手都轻者点,别把他们弄死了,我需要跟上面汇报,死了不好交代。”何必然说了一句。

  “放心吧,何副司令,没有你的命令我们不动他们就是了。”一个看守回答道。

  “孙小空,好好享受你接下来的日子吧,那会无比精彩的。”何必然说完直接就锁了囚室的门转身走了出去。

  囚室的门打开,光线照入,囚室的门关闭,一片黑暗,光明与黑暗之间,只有一道门之隔。

  囚牢里有很多囚室,关着的还真不仅仅是有孙小空他们自己,这里的囚室都是用栅栏隔起来的,这栅栏看着就是普通的铁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孙小空看着这玩意心中一喜,就这几根破铁栅栏就想困住自己,太小看自己了。

  孙小空他们被关进一件囚室之中,两边的囚室里都有人,左侧的那个囚室里关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满脸是血,看不出本来的模样,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的。

  右侧这个囚室里关着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老人浑身散发出恶臭的味道,只要是正常人就可以想得到,在这种地方,那不可能是西装领带,油头皮鞋了,那老人双手双脚都绑着铁链链,铁链子被固定在了墙上。

  “放我出去,你们这群王八蛋,该死的人类,我要杀了你们,要杀光你们,要吃们的肉,喝你们的血,放我出去!”老人见有人进来,疯狂的嘶吼着,拼命的挣扎着,铁链子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

  听这老人话里的意思,他好像并不是人类。

  “哼!”看守一抬手,一道白色的光芒就打在了那老人身上,“啊……”那老人发出了一阵悲惨凄厉的叫声。

  “这下完了,这下咱们全都得死了,孙小空,你个要钱不要命的主,你就把那什么破菩提树给他呗,我不想死啊,我想回家!”猪九戒带着哭音呜呜的说着,这是一个极其不争气的玩意儿。

  “我敢打赌啊,咱们这次是彻底死定了。”沙无净的声音也穿了出来。

  “都闭嘴吧,你们真天真的以为只要交出了菩提树,咱们就没事了,别他妈闹了,他根本就没想放过咱们,菩提树交出去只能让咱们死的更快。”

  “贫僧觉得小空施主说的有道理。”唐三角还是很睿智的,他的声音传了出来。

  “行了,都他妈这时候了,你还装J毛和尚。”孙小空心里也烦,骂着唐三角。

  “小空施主刺眼诧异,贫僧怎么试装和尚呢,贫僧是真和尚,一点不掺假的和尚。”

  “别BB了,我现在没空跟你扯淡。”孙小空也是真着急了,他这么说,唐三角很理智的闭上了嘴,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多说一个字,就会挨揍的。

  “熊大,你看看能不能把这玩意儿给弄开!”孙小空看着那栅栏并不是很粗,凭借熊大的能力,应该很轻松就把这玩意儿弄开。

  “好,俺试试。”熊大呸呸朝自己的熊掌上吐了两口口水,抓住两跟栅栏,结果还没等他动呢,身体就软了,直接栽倒在了一边。

  “熊大,你怎么了?”孙小空急忙朝熊大走过去。

  “这玩意儿不能碰啊,一碰浑身修为就迅速的被吸了过去,身体发软。”

  “别费劲了,这是神仙倒。”妖灵儿的的声音淡淡的传了出来。

  “神仙倒,那是什么?”孙小空第一次听说这东西。

  “具体是什么没人知道,有人说是液体,有人说是土,但这东西却会让又修为的人修为大量流失,而且浑身都发不上力,在铸造的时候,这些铁一定是加入了神仙倒,神仙倒可是非常稀有的东西,没想到竟然反捉妖学院的人竟然在这里建了一个囚室,太不可思议了。”妖灵儿非常惊讶的说道。

  “那这玩意儿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破坏的么?”

  “有啊。”妖灵儿说道。

  “什么东西能破坏,这神仙倒?”

  “神仙倒对普通人还没什么用,只对有修为的人起作用,假如一个没有修为的人,力量奇大无比,就可以破坏这假如神仙倒的铁了,不过这只是想象之中的可能,这铁也不是凡铁,没修炼过的人,想要破坏这铁也不现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