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任和黄天化也是去夺宝的,正好顺路,所以孙小空他们的队伍中又加入了杨任和黄天化两个人,如果不顺路的话,不顺路,那也得加入,唐三角他们还指望杨任给自己的魂魄归到自己的身体里呢。

  “杨任,你这归魂术,还有那什么离魂术,都很神奇啊,能不能教教我!”孙小空骑在白龙马牌熊大的身上,凑到杨任的身边贱兮兮的说道。

  孙小空对这一套法术很感兴趣,其实这并不是一套法术,只不过到了孙小空这变成一套了,在他眼里这是一套坑人害人不二选择的法术。

  i更f‘新N)最快上%%酷1匠}S网

  这以后谁要是招惹了自己,一个离魂术上去,然后再来一个归魂术,把他归到什么阿猫阿狗的身上啊,或者把男人换女人身上,女人换男人身上,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过瘾啊,总之这套法术在坑人上大有所为,学会这套,那自己在坑人之道上又向前迈进一大步啊!

  “滚,我师兄这是法术,是师门不传之密,你以为你想学就学呢,信不信我一锤子砸死你。”杨任还没说话,黄天化抢先怒声说道。

  “就你们这破玩意儿,还师门不传之密,你看看你把他们都变成什么样了?兄弟,我必须跟你陈述一个残酷的事实,你们这不是归魂,这是换魂啊!”孙小空指着唐三角他们说道。

  “我,那,那跟法术无关,是,是我修为不行,不是法术不行,我,我也是第一次用这法术。”杨任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低声说道,他绝对是个好学生,将维护师门尊严放在第一位。

  “什么,第一次,你,你特么竟然敢拿贫僧当试验品,当小白鼠,贫僧,贫僧特么的敲死你!”骑在熊打牌白龙马身上的唐三角一听杨任这么说,勃然大怒,举起禅杖就要敲杨任。

  “我说你个死丑八怪,你还有完没完了,差不多得了啊,要是没有我师兄,你们现在早都挂了,欺负人还怎么欺负,是不是想打架?”黄天化是个压不住火的暴脾气,提着爽锤瞪着眼睛就要动手。

  “打就打,贫僧怕你不成!”沙悟净牌当三角也是怒目圆睁,那叫一个狰狞。

  “你说谁丑呢?”沙无净也举起了他的降妖宝杖。

  “你个死猪头,没你事,你给我滚一边去!”黄天化扫了一眼猪九戒牌沙无净说道。

  “我凑你大爷的,你说谁是猪头呢,是不是想找揍?”唐三角牌猪九戒也加入了进来。

  “俺跟你们说啊,你们打你们的,别把俺拿有超级熊样的熊体给打坏了,不然俺跟你们没完!”熊大见唐三角还坐在自己的熊体之上,提醒了一句。

  “唏律律律……”白龙马叫了一声。

  “你以为谁稀罕骑你这破熊啊,一点都不如白龙马舒服?”

  “脖子上挂骷髅头那个丑八怪,你特么敢说俺是破熊,你惹怒俺了,俺要揍你!”白龙马牌熊大愤怒的说道,他也加入到了即将展开的混战之中。

  熊大只让孙小空自己骑在他的身上,其他人都不好使,现在这种情况,对熊大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是让唐三角骑在拥有熊大魂魄的白龙马身上,要么是让唐三角骑在拥有白龙马魂魄的熊大身上。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最后熊大选择了宁可被人骑身体,坚决不能被人骑魂魄,白龙马亦然。

  “杨任啊,你看看你这作死的杰作,惹出了多大的麻烦啊!”孙小空看着眼前这混乱的场面,无奈的抚面说道。

  “唉……我,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会这样啊。”杨任长叹一口气,他决定以后再也不做好人好事了,什么扶大爷大妈过马路,什么车祸送人去医院,什么公交车上抓小偷,这些事自己都坚决不做。

  ……

  “都给我住手!”孙小空大喝一声,这一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没有一道目光是善意的,很显然如果处理不好自己这一声大喝,接下来他有被群殴的危险,“你们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和谐社会么,你们这么做对和谐社会是个很大的伤害,你们这是在阻碍和谐社会的发展进程……”

  “给我揍他!”黄天化第一个喊道。

  “住手,我看你们谁敢,真当空哥我好欺负呢,你们说你们一个个的,都想干什么,能好好待着就好好待着,不能好好待着就找歪脖树上吊去,人家杨任也是为了救人,你们动不动就要打人一顿,凭什么啊?”孙小空这话倒是让黄天化收住了手,毕竟孙小空是替他们说话的。

  杨任眼泪汪汪的看着孙小空,心里那叫一个感动,只叹未生女儿身,不然必定对孙小空以身相许了。

  “你们难道还想平白无故的混一个鼻青脸肿么,小人行径,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小人嘴脸,黄天化,尤其是你,怎么的你脾气大就天下无敌啊,大家不能和平共处就是你是罪魁祸首!”孙小空指着黄天化说道。

  “你……”

  “你什么你,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夺宝,大家都是去夺宝的,这是多大的缘分,才能遇到一起,你不但不知道珍惜,还对这个不服对那个不忿的,就显你能啊,还有你唐三角,人家杨任都说了,只要时间一到,就把你们变回去,你瞅瞅你们一个个的,忍一会儿能死啊,都给我住手,消停呆着!”

  杨任更加的感动了,他在心里给出孙小空这样的评价,孙小空是个好人,是个公道人,是个高尚的人,是个有追求的人,是个拥有国际主义良心的人,他现在真的很想问孙小空一句,对菊花是不是感兴趣?

  ……

  “杨任,我必须还得说你几句,你别管是你法术不行还是修为不行了,总之因为你们的不行,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对我的几个兄弟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精神伤害,你的确应该给予补偿的,这样吧,你就把那两个法术教给我作为补偿吧!”

  “你说什么?”杨任愣了一下,似乎很怀疑自己听到的话,又问了一遍。

  “我说你就把那两个法术教给我作为补偿吧,怎么的,你还不愿意,你看看由于你的过失,造成了现在这样的不良后果,难道不该补偿么?”孙小空挑了挑眉毛看了一眼杨任,“兄弟们,你们说他是不是应该补偿!”

  杨任决定把刚刚评价孙小空的话全部收回来,改成这是一个坏人,一个低俗的人,一个阴险的人,一个拥有国际主义黑心的人。

  “贫僧同意小空施主的看法,不过这法术不能只教……”沙悟净牌唐三角还没说完孙小空就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又指了指唐三角,冲他猛眨眼睛,他的意思是我学会了,就教给你。

  唐三角用非常怀疑的眼神看着孙小空,摇了摇头,意思是我不相信你,孙小空冲唐三角狠狠的挥了挥拳头。

  “你们俩也不用比划了,太费劲了,这法术是肯定不能教你们的!”

  “不能教,那你这样,你把你身上那扇子拿出来当补偿,或者是他身上那个花篮。”孙小空一想到那威力十足的扇子和那看着漂亮用着实用的花篮口水就哗啦啦的流。

  “哼,那是我们师门至宝,你想要就更是痴心妄想!”黄天化冷哼了一声说道。

  “既然这几样都不行,那妖怪和那妖怪的法宝总可以拿出来吧,这可不是你们师门的东西,而且你们拍着自己的良心说,我们在这次捉妖行动中付出的代价难道不大么?”

  “不行……”

  “可以,等回捉妖学院,这妖怪和法宝卖了换成灵石,平均分配!”

  “师兄……”

  黄天化的话被杨任抬手给打断了,黄天化气呼呼的把头转向了一边,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抽起了闷烟来。

  “成交!”孙小空满脸笑容的答应了。

  此刻他的内心是无比高兴地,如果单纯比武力,自己这边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这黄天化和杨任的对手,自己这边的人和兽一起攻击那妖怪,差点让那妖怪全给玩死了,而人家俩人上来三下五除二,轻轻松松把妖怪解决了。

  这差距可不小啊!

  如果想要强要妖怪还有那妖怪的法宝,唯一能得到的就是挨揍的下场,而现在,孙小空充分的利用了杨任的愧疚心理,很成功的从他们手中分得了一杯羹,这是凭空得来的便宜,当然要答应的痛快一点了,不然杨任反悔咋办?

  至于从道理上讲,黄天化和杨任救了他们的命,妖怪也是人家收服的,理应归人家所有,不过对于孙小空来讲,送给道理的只有一句话,去你娘的!

  他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让杨任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坑了,这孙小空一开始是不是就打那妖怪和那妖怪法宝的主意呢。

  捡不着便宜就是吃亏的孙小空如果知道他有这想法,定会很大声的告诉他一句,是的,你没想错,空哥我就是打那妖怪和那妖怪的法宝的主意呢!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