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别急啊,那个什么,我再给你调整回来,调整回来!”眼睛上长手那位急的满脑瓜子是汗,抬手擦了一把,慌乱的说道。

  “贫僧告诉你啊,这回你可整准点,要是再整错了,贫僧跟你拼命,必须拼命!”猪头唐三角愤愤的说道。

  “对,我有预感,你这回还得整错,我敢和你打赌,我已经做好和你拼命的准备了。”沙无净这么懦弱的人都拼命了,可见这件事在他心中产生的震动是多么的强烈。

  “沙无净,你特么闭上你的……哦……”猪头唐三角话还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他这是……”孙小空问道。

  “离魂术,想把他们的魂魄换回对的身体里,必须先让他们身体里错的魂魄离开身体。”眼睛上长手这人说道,孙小空听明白他说话的意思了,点了点头。

  “我也得昏过去么?”沙无净问道。

  “你要是不想变回原来的样子,你可以选择不昏过去!”

  “哦,那我昏了!”沙无净一歪头自己昏倒在地上。

  “我擦,这昏迷还能是主动技能?”孙小空翻着白眼,一阵无语。

  ……

  身前摆放着三个昏迷的人,一头昏迷的熊以及一匹昏迷的马,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位置上还有五团灰色的光影。

  眼睛上长手这人在这五具身体旁静静的站着。

  “他在干什么?”孙小空拉着身边的小帅哥问道。

  “别说话,我师兄在凝神静气。”

  “你说的都是什么?”

  小帅哥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孙小空一眼说道:“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刚刚是一个幻觉。”

  “我……”

  ……

  “生魂阳魄听我号令,速速归体,去!”他抬手一指,再次大喊一声,那五团光影如同听到命令一般,缓慢的向这几具身体走去。

  同样的程序,同样奇异的画面,注定造就同样奇异的效果。

  “阿弥了个陀佛,善了个哉的,我擦,贫僧必须跟你拼命,必须要跟你拼命,必须的,我特么……呜呜,你给老衲纳命来!”唐三角醒过来打量了一下自己,瞬间一跃而起,持着禅杖就砸向了眼睛上长手这人。

  唐三角用的身体仍然不是自己的,这次是沙无净的。

  “你特么竟然把我变到了猪头身上,我,我很久都没这么愤怒,没这么爷们了,几天我必须要做一回愤怒的爷们。”沙无净的魂魄进到了猪九戒的身体里。

  眼睛上长手这位,瞬间被围攻了,孙小空的加入美名其曰是为兄弟报仇,实际就是为自己解恨,刚刚自己被揍的可不轻。

  “呜呜……我招谁惹谁了,我可是好心救人啊,真的是好心啊!”眼睛上长手这位泪流满面,仰天长叹,感慨着,这年头好人不能当,当好人被群殴啊。

  ……

  “呜嗷……俺这是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变成三角内裤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嚎,把孙小空吓了一个哆嗦,转过身一看,听声音这是猪九戒啊,猪九戒的魂魄进入了唐三角的身体里。

  更新0s最+快u上'酷匠%网f

  “你大爷的,贫僧不是三角内裤,给我揍他!”沙悟净牌唐三角愤怒的朝唐三角牌猪九戒冲了过去。

  “哎,好像哪里不对啊,现在你用的是我的身体,打你就是打我的身体,不行,不行,不能打,不能打。”在禅杖即将落在唐三角牌猪九戒的身体上的时候,沙悟净牌唐三角突然收住了禅杖。

  他在乎自己的身体,可是其他那几个人可是不在乎的,一拥而上,对着唐三角牌猪九戒就是一顿冲天拳,震地脚。

  “哎呀,别打,别打啊,那是贫僧娇嫩的身体啊,哎呀你们不要打脸啊,贫僧帅气的脸,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啊,你们这是要给贫僧毁容啊!”唐三角在一边跳着脚的大喊,如同挨打的是他一样。

  似乎,好像也没什么错,挨打的的确是他,痛在猪九戒的灵魂上,疼在唐三角的内心里。

  ……

  “哎呀,我怎么变成马了,我的熊样呢,我的熊样哪去了,我的熊样在这,你还我的熊样来!”熊大的魂魄进入了白龙马的身体里,见躺在一旁还在昏迷的自己的身体,他一把扑了过去。

  正好这时候白龙马醒了过来,“唏律律……”白龙马虽有灵性,可不会说话,直接发出了一声马叫。

  三人一熊一马,一个对的没有,这几率也太高点了吧,百分之百啊,当然了说的是错误的几率,哪怕你扔个钢镚呢,都有可能蒙对一个啊!

  ……

  “耶,赢了,我赢了,我就说吧,他这次还得整错。”暴揍了眼睛上长手这位之后,猪九戒牌沙无净又兴奋了起来,这得是多大一个赌徒啊,竟然因为这事自己赌赢了而高兴。

  孙小空现在就在想,这要是哪天沙无净去赌钱,出门的时候跟自己说一句,我敢打赌啊,今天自己一定得输,结果输得只剩内裤了,他会不会也很高兴。

  “我擦,就怪你这个乌鸦嘴,你不说贫僧还把这事给忘了,贫僧特么弄死你!”

  沙无净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非常直接干脆成功的吸引了唐三角的火力,唐三角直接对沙无净动手了。

  猪九戒牌沙无净也被一群人给围殴了。

  ……

  “你们放心,我杨任说到做到,一定会让你们恢复正常的,就是,就是现在不行,我现在修为不够,这神眼技能有冷却时间,等我神眼恢复了,就能看见你们魂魄的模样,就能精确的把你们的魂魄归位了!”原来眼睛上长手这位叫杨任,杨任鼻青脸肿的坐在一旁,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我是捉妖学院元始系的,我叫黄天化,你们要相信我师兄的话,我师兄真的很厉害的,即使你们不相信我师兄,也要相信我,我也是很厉害的。”黄天化在一旁为杨任佐证。

  “经过两次百分百失败的实验,你们俩觉得你门的话还有什么说服力么?”孙小空叼着一个草,翘着二郎腿躺在松软的落叶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好像,好像的确没什么说服力,不过我们真的很厉害的!”年纪并不大的黄天化似乎很怕别人不知道他厉害,又强调了一遍。

  “切,能有多厉害,还能比我孙小空厉害?”孙小空很不服的撇了撇嘴说道。

  “你说什么,你叫孙小空,我特么找你好久了?”

  “你找我干什么?”

  “我特么揍死你!”黄天化说着就冲向了孙小空。

  现在这里的人除了孙小空之外,没有谁是正常的,唐三角他们是真不正常,剩下这俩,一个黄天化一个杨任,黄天化被孙小空一个名字给引爆了,杨任刚刚挨了一顿揍正寻求一个发泄的地方。

  孙小空就这么很无辜的陷入了围殴,此刻对于他们来说,围殴只需要一个点,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沙悟净牌唐三角,猪九戒牌沙无净,唐三角牌猪九戒,真费劲,这要是记性不好,还分不清牌子,我可没招惹你们啊,你们凭什么打我?”孙小空灵活无比的从地上一跃而起,转身就跑,“还有你,黄天化,老子也没惹你!”

  孙小空在众人的围追堵截之下,还是被围殴了。

  ……

  “黄天化,你特么凭什么打我?”

  “早就想打你了,你特么的竟然诳我弟弟去给你看场子,我爹原本想让我弟弟上学,结果我弟弟回家跟我爹说找了一份好工作,后来才知道是特么给你看场子去了,我弟弟还未成年呢,你竟然让他给你看场子混社会,不揍你揍谁?”

  “你弟弟是谁,我特么根本就不认识你弟弟。”

  “我弟弟叫黄天祥!”

  孙小空努力的想着这个名字,似乎,在自己看场子的队伍里真有这么一个人,是雷震子带进来的,“你们为啥打我?”孙小空看向了混乱的唐三角等人。

  “贫僧和九戒施主,无净施主都不正常了,就你自己正常这就该打!”沙悟净牌唐三角想了好一会儿想到了这个理由。

  “空哥,只有打你才能让我心中的郁闷缓解一些!”唐三角牌猪九戒说道。

  “他俩说的对!”猪九戒牌沙无净点了点头。

  “我……”

  ……

  “杨任,你说的冷却时间到底是多长时间?”沙悟净牌唐三角看向了杨任问道。

  “一个小时,刚刚使用了两次,下次在用还得一个小时以后!”杨任说道。

  “什么,一个小时,那么长时间,贫僧,贫僧我和你拼了。”唐三角一听就怒了,说着又要动手。

  “你打吧,打死我你们就再也恢复不过来了。”杨任梗着脖子强硬的说道,他的话很有道理,让唐三角停止了对自己的这种暴力行为,不过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发现,其他人都是鼻青脸肿的,就黄天化还是正常的模样,“给我揍他!”孙小空大喊一声,黄天化瞬间也变得鼻青脸肿了。

  这回好了,这几个人全都鼻青脸肿了。

  坐在那里,几个人越想越不对,合着这人没变回来不说,还一人混了一个鼻青脸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