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没抢回来,法宝没抢回来,还挨了一顿胖揍,憋屈啊,太憋屈了!

  更憋屈的是,打完了还不算,还被人薅着脖领子,指着鼻子问,“小子,你还牛不牛逼了,啊,你不牛逼了啊!”

  这台词似曾相识啊,这不是空哥的台词么,竟然敢抢空哥台词,你还想不想混了,信不信空哥让你活不过第二集,孙小空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

  孙小空坐在一棵大树下,如同一个被八个大汉轮过的小媳妇儿一般,满脸委屈的看着那俩不讲道理的货在救唐三角几个人。

  唐三角他们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那妖怪被收了以后也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那俩人把妖怪的法宝,也就是孙小空很垂涎的那棵菩提树祭了出来,立在地上,那菩提树似乎是很有灵性,直接扎根在土地之中。

  “法宝!”孙小空见到这棵树,眼睛陡然一亮,他很想用自己的乾坤袋把这法宝收进去,不过那心狠腹黑的小帅哥回头看了孙小空一眼,冷冷的问道:“你还想要?”

  “不想!”孙小空偷偷瞄了一眼他手中的双锤,很坚决的摇了摇头,“他们这是怎么了?”孙小空指了指唐三角几个人。

  “这菩提树本是有佛性的灵树,可惜竟然沦落到这个妖怪手中,变成了邪物,能吸人魂魄,他们几个的魂魄被吸进这树中,困住了!”

  最n新F章节)上O3酷匠K网:

  “那,那怎么办?”孙小空问道。

  “破了这个树上的禁咒,放他们的魂魄出来。”眼睛上长手那人淡淡的说道。

  “那这法宝?”

  “你还惦记这法宝?”眼睛上长手那人回头又问了一句。

  “不,不惦记!”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让孙小空更加努力的摇了摇头.……

  破除这棵树上的禁咒并不容易,这两人费了好大的劲儿,又是掐诀念咒,又是催动法宝,才把这禁咒给破掉。

  顿时从那菩提树之上飞出了密密麻麻的身影,这些身影出现之后并没有离去,而是很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两个人,每个人的面孔上都带着怯懦和恐惧。

  “这不是你们的错,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散了吧,去各自投胎吧!”眼睛上长手那看了这密密麻麻的影子说道。

  那些身影对着这两个人整齐的鞠了一躬,尽皆散去。

  “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不是人,是人的魂魄,是之前被这妖怪杀死的那些人的魂魄,都被困在这树内了。”

  “为什么他们对你们俩鞠躬?”

  “因为他们感谢我们从菩提树中将他们解救出来,让他们可以再次投胎转世,这对他们来说是大恩德。”小帅哥看了孙小空一眼说道。

  该死的,这种事情不应该是主角的么,为什么会落到你们身上,大悟,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主角的风头都被抢光了。

  ……

  “那,那他们的魂魄呢?”孙小空指着唐三角等人问道。

  眼睛上长手那人也不说话,两个眼珠子陡然放出一道光芒,片刻之后,他大喝一声,“生魂阳魄听我号令,速速归体,去!”

  几道灰色的人形光影向唐三角等人走去,那几道光影似乎有些迷茫,就在唐三角等人的身体周围转悠着,迟迟没有动作,“去!”眼睛上长手那人抬手一指,那几道光影如同得到了号令一般,缓步向唐三角几人走去。

  其中三道光影分别走到唐三角,猪九戒和沙无净的脑袋前面,身体横躺,向几人的身体落去。

  我擦,这也太神奇了,这不科学,太不科学了啊。

  看着眼前这诡异的场景,孙小空用力的揉着眼睛。

  “这怎么还有两个,你们还有两个人?”眼睛上长手那人回头问孙小空道。

  “不是人,是一头熊和一匹马。”

  “什么,一头熊和一匹马,这下坏了?”眼睛上长手那人顿时大惊失色。

  “师兄怎么了?”小帅哥看了他一眼问道。

  “那头熊和那匹马去哪了?”

  “疯了,跑丢了!”孙小空摊了摊手说道。

  “快把他们找回来,不然就出大事了!”师兄大哥没有回答师弟的话,而是满脸焦急的说道。

  孙小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吹响了召唤熊大的号角,他真没想着能把疯子熊大召唤回来,可是并没过太长时间,他就听见了熊大的嚎叫,距离应该不远,他嗖的一下就蹿了出去,找到熊大的时候,熊大正抱着一棵大树在疯狂的扭动身躯。

  “哎呀,我凑,难道这货生命中潜在的理想是跳钢管舞?”孙小空看着竟然能做出高难度小电臀的熊大心里邪恶的想着。

  不过想到熊大穿上三点式,腿上穿着丝袜,露着一腿又黑又粗的长毛,胸前护胸长毛在迎风飞舞,在一根钢管变摆着妩媚的动作,“呕……”孙小空忍不住一阵干呕。

  那匹白龙马也不是孙小空的,孙小空懒得去找,不过那眼睛上长手那位却非常的焦急,非常的尽心,难道这货跟扣屎日鹤男男一样,有恋动物癖,孙小空这个想法更加的邪恶。

  最后在一个小溪边找到了已经昏迷的白龙马。

  ……

  “师兄,到底怎么了?”

  “我……”

  他刚刚说了一个我字,一个声音就传了出来,“我敢打赌啊,这下死定了,我说不让你们来招惹妖怪,你们非来招惹妖怪,惨了,惨了,肯定死了!”

  “我擦啊!”孙小空顺着声音转头看去,顿时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向后一个大跳步,跳出了好远。

  眼前的画面好诡异,这句话如果从沙无净的嘴里说出来,好吧,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这句话是从唐三角嘴里说出来的,那问题就大了。

  “哎呀我滴老天爷啊,这是神马情况啊,我怎么跑到三角和尚的身上了,我敢打赌啊,这一定是一场意外!”唐三角低头打量着自己一下,整个人都疯狂了,一下蹿了起来,手舞足蹈的乱吼乱叫,当然了,身体是唐三角的,说话的语言却是沙无净标志性的语言。

  “阿弥了个陀佛,善了个哉的,贫僧泥马啊,贫僧怎么变成了猪头了,呜呜呜……这里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睡了一觉醒过来就变成猪头了,佛祖啊,观音姐姐啊,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了?”这话是唐三角说的,但是却是从猪九戒嘴里说出来的。

  “猪九戒看来应该是变成唐三角了!”孙小空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俺是一头熊,做熊就要有个熊样,俺要做一头萌萌哒的熊,啊哈哈哈……萌萌哒,萌萌哒,啦啦啦……”猪九戒更疯狂,一边大呼小叫着,一边竟然跳起了舞,大肚皮上下波动,这要是再多用一点劲儿,容易把荤油给甩出来。

  这回没人跟猪九戒抢俺这个字的独家使用权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用俺这个字了。

  “熊,熊大……”孙小空瞠目结舌的说道。

  乱了,唐三角变成了猪九戒,沙无净变成了唐三角,猪九戒变成了疯子熊大,这乱的可真够彻底的。

  ……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孙小空终于占到理了,没理孙小空都能搅三分,这得理了,当然不能饶人了,他薅着那眼睛上长手那小子的脖领子大声喊道。

  “这些都是你做的,你快把我变回去,我不要当唐三角,我不要当和尚,我要我魁梧高大伟岸的身躯,我敢打赌啊,你要是不把我变回去,我会和你翻脸的。”沙无净一听是眼前这个陌生人做的这一切,也支配着唐三角的身体,跑到了眼睛上长手那人的身前,死死的拽住了他的胳膊。

  “阿弥了个陀佛,善了个哉的,你把我那帅气的脸还给贫僧,还给贫僧,贫僧不要这个死猪头,不要,坚决不要,你快点滴,不然贫僧会给你拼命的,贫僧,我,我特么敲死你!”唐三角也是个小暴脾气,一把抄起身边的禅杖就向那人砸了过去。

  “当……”帅气小哥举锤架住了禅杖,“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我师兄救了你们的命,你们不但不感激,还敢攻击我师兄,我砸死你们这群不知道感恩的货。”

  “救我,谁用你救了,贫僧这模样,贫僧宁愿去死,你让我死了吧,来来,你快砸死我吧!”唐三角把猪头伸到了那小帅哥的锤子下面,那小帅哥面露难色,面对一个决然赴死之人,他反而下不去手了。

  猪九戒却是没什么反应,就在那一直舞蹈,嘴里面还在喊着:“一起舞蹈,跟俺一起舞蹈,快来舞蹈!”

  熊大在跟他一起舞蹈,疯狂的舞蹈,这俩人都这样了,竟然还能对上眼,还能斗舞,俩大胖子在一边你瞪我,我瞪你,身体在各种扭动,看着这画面,孙小空的内心在一瞬间崩溃了,碎成渣渣了,他觉得自己以后对舞蹈这门高大尚的艺术是不会再有爱了。

  “快把我变回去,还贫僧那张帅气的脸。”猪头唐三角声嘶力竭的吼着。

  “还有我,还我那高大魁梧的身躯。”和尚沙无净在死死的拽着他的胳膊。

  “他们都是我兄弟,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孙小空死死的薅着他的脖领子。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