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深思多想,掌柜抬头仰天发出吼声,那吼声极响亮,几乎凝为实质的音波震得海沌往后挪了几步,其他人则被震飞十几米远。

  紧接着,金光一闪,众人只见从那匆匆聚成的金色圆茧当中跃出来一只古老巨兽,巨兽面目凶悍,龇牙咧嘴的踏云而上,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海沌。

  然后它一头猛扎进海沌身体里,直把里面搅得混乱,再穿透而过。

  掉转身子,又用利爪划破海沌上半边的身子,大量的水伴着尸体哗啦啦的落到地面上。

  做完这一切,巨兽辟邪径自落到一处山丘之上,朝它怒目圆瞪,竖瞳中在无声的发出慑人的冷光。

  不知是不是在忌惮辟邪或者自己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还不够的缘故,海沌呜呜呜咕咚咕咚的发出几声声响后,也不去吸纳被辟邪爪子划掉了的那部分水了。

  总之,它匆忙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行动而去,以致在地面上拖出了一道宽大长长湿漉漉的水迹向远处蔓延。

  看样子,它这是要回到海里面去以壮大自己的那毁灭不掉的水身。

  “掌柜的,小拾哥在里面绝对会溺死的,你怎么不救救他啊。”落到辟邪身下一侧,陆玖大声吼道。

  月柒和凌壹按住了较冲动的她,叫她冷静。

  王八趴在他的王将骷髅上,和书生一起,皆眼神好奇的望着变回兽身的掌柜。

  “他有自己的打算。”露在外面的獠牙白森森的,辟邪黑洞洞的兽嘴一张一合,它说着人话。使得书生听了后啧啧惊奇。王八更是充满兴味的观察掌柜。

  “有什么打算呢?”月柒安抚着急性子的陆玖,抬头问道。

  辟邪极目远眺,遥遥望着远去的海沌与它身后缀着的一群人,沉默良久,方回答:“我不知道。”

  他只知道要将海沌引到海里去,他不知道小拾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在完全是水的环境里,小拾会不会被溺到,然后死去。

  咕噜咕噜的水声。因为刚刚辟邪在海沌身体里胡搅一通的缘故,所以现在小拾的身子被水波推到一堆尸体中,并混在里面的。

  为此,海沌想找到他,并抢回它所在意的东西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而这点时间若是能拖延到海沌抵达海里面就好了。

  小拾是这样想的。他手紧紧的抓着海沌的弱点:和神笔配套的防水又防火浸不烂的画纸。打算只要海沌一到海里面,他就立刻撕毁掉那张纸。

  不过他错估了一点就是,海沌是水,同理,它身体里面的水都可以化为它的眼睛。也就是说,无论小拾掩藏在它身体内部的何种地方,它都能寻找得到。

  咕噜咕噜,小拾努力的憋气,紧闭着双眼,任身体飘动不挣扎。

  在水里环境受限,所以他现在所能做到的就是等待时机。

  周遭是无辜百姓的尸体在与他相碰撞,擦开。

  这样的感觉很难受,但小拾心里更难过,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得补偿。

  正这么想着,他手臂周围忽的卷起了一个漩涡,漩涡的水力正在温和的迫使他的手松开,好让画纸脱离他手的控制。

  小拾一惊,正欲睁眼,忽的意识到这是在水里。无奈,行动受限的他只能胡乱挣扎,手臂从漩涡中挣脱开,可是下一刻,他全身就被卷进漩涡里。

  水中似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将他双手展开禁锢,使他挣扎不能。不多时,紧紧抓着纸的那只手酸麻不已,小拾耳鼻皆进了水,嘴巴还是紧紧闭合着,只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心中各种希望海沌赶紧到海里去。

  酷匠》t网永久@免、费看D●小说

  只是忽然的,他耳里听到人声。那是细细碎碎的透过水的传播传进他耳里的人的声音。那是看见了海沌并对它表达害怕恐惧的声音。

  小拾勉强睁开一条缝儿,透过幽蓝的水幕望向外面,没想到竟是海沌停留在了一个村庄外不再前行。

  这怎么可以!!!

  它仿佛看透了小拾的意图似的,偏偏不往海里去。

  怎么办?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胸膛鼓着气,小拾憋气憋得难受,更因为海沌这突然的举动让他慌了。

  难道他就什么都做不了吗?

  他心神恍惚之下,酸麻的手臂没了知觉的稍稍松开,海沌趁机卷走了画纸。

  漩涡卷着画纸悠悠往上移动,小拾气得手脚并用挣扎着游了上去,可是怎么游也接近不到纸,每每指尖就快要触碰到纸的边缘了,它就偏偏又隔开了一段距离。

  小拾一个不注意张开了嘴缝儿,那满满的浑浊的水就使劲的往他口鼻里灌,大量水液进到肺里。

  难受的不能呼吸。

  一时间他面目狰狞,青紫肿胀,甚至连腿脚也抽筋了痉挛性的疼痛还使得他疼得五官都快挤一起的。

  水又进到胃里,他腹部膨胀,四肢发凉,意识开始模糊。

  好痛苦,好痛苦。他快要窒息了。

  终于,小拾在水中一个呛咳,彻底的失去意识了。

  他不甘心呐!

  小拾像一个死人一样的在水中。

  海沌见终于没有威胁了,满意的自那个村庄外而过,毕竟海里,它还是要去的。

  村庄内的人们倒是有惊无险。

  而水中的小拾意识昏沉陷入了黑暗之中,他命悬一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