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命悬一线,心魂则被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力量给带入了另一种境界里。

  海沌以为小拾死了,可事实上,小拾只是陷入了假死的状态之中。他肉身如浮尸在水里晃晃悠悠的随波逐流着。

  只感觉身体外冰冷的环境渐渐转化为温热,而眼前幽蓝的水幕也在慢慢的变化成浓墨一般晕染不开的黑暗。

  此时的他仿佛身处于一处狭窄黑暗又充满温暖液体的空间里。而且身子像那些在母体里的胎儿那样倒立蜷缩着,四肢伸展不开。

  他闭着双眼儿,在这里不知日月,不知时间。慢慢地,他学会用除了眼睛以外的感官感知外面的世界。

  这是一种奇妙的混沌感觉。在这段时间里,他忘了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偶然一次,耳里似乎有听到熟悉的女子的声音:“真好,我的孩子,等你出生以后该给你取个什么样的名字才好呢?一定要好好想想才行。”

  “嗯,你生下来一定很漂亮,白嫩嫩的,眼睛水灵灵的,模样像我,眉眼像你父亲。”

  言语间满是期待喜悦,她在期待他的出生呢。

  「咦?原来他真的是在母体里么?」

  这样想着,他眼睛睁开一条缝儿,手微微一动,就触碰到了一层软软的似薄膜的壁障。

  紧接着他听到上方女人说话的声音,她惊喜道:“天呐,他真的动了,在我的肚子里,好神奇。”然后一个男声响起:“瞧你,大惊小怪的。”

  他对女人说着,语气里却是说不出的浓浓的宠溺与绵绵爱意。

  一双大手覆在女人的肚皮上,隔着一层肚皮,那暖暖的温度透过‘壁障’传进了他这小小的空间里面。

  一股暖流自心间流淌开来,他似乎开始意识到了,说话中的男人和女人,正是他的父母呢。而男人大手的温度与此时母体内的温度正是他此时此刻无比眷恋着家的温暖。

  脸颊无知无觉的往薄膜‘壁障’处蹭了蹭。

  感受到这种触动,男人和女人两人抬眼相视,会心一笑。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终于重见光明之时,是在出生的几天后。

  稍稍睁开两条眼缝儿,入目便是与黑暗形成鲜明对比的白光。白光并不灼目,但他适应了好一会儿才能看清,父母的容颜就在此时入了他的眼眸里。

  Z}最☆新章节上0酷匠*.网、

  父亲身材高大,容貌俊朗气质温和,却会笨拙的摇着拨浪鼓逗他。

  母亲极美丽,蛾眉凤眸芙蓉面,举手投足间出尘脱俗翩翩若仙,但她会抱起他,轻轻地哼唱着歌谣。

  他澄澈的眼眸里倒映着母亲颔首低眉微笑着的脸,只感觉莫名的熟悉,但是他想不起来为什么会觉得熟悉。

  只想着,这样就好,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父亲低醇的声音传进他耳里:“你本名拾若,后又号为嬗若。如今我便择了你名‘拾’字给儿子,是名为羲拾,可好?”他是在对母亲说话。

  母亲闻言,浅笑道:“好是好,只是咱们的孩子会喜欢这个名字吗?”话完,视线落在怀中襁褓婴儿脸上。

  被这样的视线盯着,他也不知该做如何反应,只下意识眨了眨眼。母亲和父亲见到他这样皆笑了。

  他的名字原来是叫羲拾么?

  羲拾?为什么两个陌生的字眼组合在一起带给他的感觉就那么熟悉呢?他不禁想道:咦?我到底是谁?

  突然地,眼前父母抱着他和乐融融的一幕像是被画在了纸上,紧接着画纸被一簇橙黄火焰给慢慢烧掉了。

  他仿佛又重新坠入黑暗之中,旁观着一幕幕画中婴儿一年年的成长。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父亲母亲会变老,会鬓边花白,眼角也有了皱纹。而当他们背影佝偻,需要拐杖拄着之时,他还只是个翩翩少年郎。对外界一切无知无觉,殊不知百年又百的辰光早已悄然流走。

  他从未察觉自己与其他的人有什么不同,即使察觉了,但也左不过就是成长比别人家的小孩缓慢了些,活的寿命比其他人长了些,当同年龄的人早已经受不住岁月匆匆而一抔黄土肉化骨之时,他还风华正茂如此而已。

  父亲是个普通人。普通到寿命与其他人一般短暂。

  母亲不知为父亲续了多少年的命。且陪他共度余生着。

  当父亲生命终于走向终结之日,他清楚地意识到,一切已经变了,分离的时刻也到来了。

  彼时父亲与母亲在一树下湖边相互依靠着,双手十指紧握。他们一如往昔,神情平静的,一点也不像迟暮将死之人。

  母亲说:“我跟你还过不够。”

  父亲笑着安慰她:“你我结合,又为我延长寿命,本就是逆天改命,如今我身死魂消早已是刻不容缓的了,再这样推迟下去,指不定还要祸及儿孙呢。”

  他们仙凡结合,本该不会有好结果的,所以后来他向天道承诺,与天女做一世夫妻,死后愿魂魄消散于天地之间,不再轮回。这才得了这一世安稳。

  可天女不愿他死,还用尽一切法子延长了他的寿命。最后实在是欺瞒不了天道,只能赶紧生下有他血脉的孩子,再陪了他慢慢变老。

  相濡以沫。

  母亲犹呢喃:“这日子,始终过不够啊。”

  父亲似累极目倦的阖眼,头歪靠在母亲肩上,说:“往后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啊。”

  这是,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临死前还在担心没有他的陪伴,母亲一个人该怎么度过着漫长时光啊。

  两双枯瘦苍老的手紧紧握着,母亲身侧父亲的身子早已变得冰凉没了生息。

  良久,母亲睁开双眼。

  他看着母亲从一个鹤发老人渐渐重又变回妙龄女子,一如他出生后睁开眼初见的瞬间,曼妙,惊艳。

  似乎她仍是那位骄傲的天女。

  母亲转过身来,瓷白如玉的脸上犹有泪痕的,她对他说道:“羲拾,我们回去吧。”

  他问:“去哪里?”

  母亲回答:“天上。”

  此后种种,又变化为一张张画纸,一幕幕影像,如走马灯一般转过。

  他看着画纸影像上的自己与一头凶猛瑞兽相遇,相识,相交,有时在云上一起喝酒,有时在山上烤肉。

  画面一转,他看见,自己在问道石上风吹日晒的悟了千年道,神格终成之日,云霄上降下来耀目金光沐浴在他身上。祥云聚拢,有仙鹤赶来环飞长鸣,还有仙音绕梁,仙侍捧来净水为他沐浴,端来华服为他穿戴。

  他被迎上天宫见了天帝,恍恍惚惚的,只见天帝端着一脸复杂神色赐予他仙君称号,号为‘羲华’。

  从此以后,他名不再是羲拾,而是号羲华,他便是羲华仙君。

  「等等,羲华?不!我不是羲华!我分明是······小拾!」

  猛然醒悟过来,面前的一幕幕影像皆化为飞灰。

  “是谁!引我进这幻境里。”清醒过来,找回自我的小拾厉声质问道。

  他扫视周围,皆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

  眼前突然地亮起白光。

  有一道声音叹道:“这不是幻境,而是你我的记忆。”

  白光渐渐凝聚出一个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