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女身形一颤,沉默良久,她才伸出双手捧着小拾的脸。说话带着哭腔的问道:“那,你回去你的家以后,你还会是我的朋友吗?我,还可以去找你玩吗?”

  也不知道皇女为什么会生出这种‘他回家以后就不再是她的朋友了’的想法。

  总之,小拾用温热的手掌覆上皇女捧在他脸上的手,抬头,眼眸明澈.他郑重的回答她道:“会,我是你的朋友,我们是朋友,这一点不会变。我也不会因为你皇女的身份而远离你,你以后也可以继续来找我玩。”

  皇女耸拉着脑袋,像只可爱的小动物一样。终于她收回手,拢在袖中。闷闷不乐的对小拾说道:“好吧,那我现在命人送你回去。”

  “嗯。”小拾揉了揉她脑袋,感激的应了一声。

  “哼~”皇女别扭的偏过头去,又忍不住的侧目望他,只见他低眉敛目间隐隐带着坚毅之色,面部轮廓柔和,再嘴角微微漾起时,他笑容有如暖阳般璀璨。

  他对她柔声说道:“谢谢你。”

  那一刻,皇女寂寞得想哭。想说她反悔了,说她耍脾气也好,任性也好,反正她不想让小拾走了。

  可是,面对着眼前这人,她却发现自己任性不起来。因为,他是个温柔的大哥哥啊。

  而现在,这个大哥哥要回他自己的家去了。她又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回去呢?

  遂又哼了一声,她转过身背对着小拾,闷闷不乐的说道:“你走吧,再不走,我可就要反悔了。”

  片刻后,身后的人发声回答她:“好。媛媛,我回家了。”

  最终,皇女还是没能反悔。

  小拾就这样出宫去了。一路疾行,他满怀期待能快点回到当铺,快点回去见到掌柜还有凌壹,月柒,陆玖三人。因为他十分想念他们,想见他们。想及此,雀跃的心情便体现在了越走越轻快的脚步间,还有浮现在脸上。

  然而等他真正回到当铺后,那雀跃的心情却瞬间转为失落,为什么呢?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期待好像落空了。

  他没想到眼前熟悉的当铺大门此时是紧锁着的状态,而开锁进去里面,里面也是空无一人的景象。既然空无一人,那掌柜他们能去哪里?为什么出去也不跟他说一声,也不带他一起走的?

  为什么?刹那间,他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疑惑。

  但没时间继续落寞失望下去,他不由得回想起昨天掌柜的异样神情,现才回味过来,昨天早上掌柜的举动分明是在支开他!可是,为什么呢?

  小拾一只手搭在柜台上,思绪乱如麻的。

  又走出当铺外,小拾望了望当铺左右两边的铺子,下意识的先去扣香尔的门,然而敲门了老半天,都没有人来开门的,索性蹲坐在门外台阶上,他茫然望天的想,香尔先生应该也跟掌柜他们一起离开了吧。

  酷匠W!网…永√I久:免|费T看K7小?z说~.

  那么剩下就去找隔壁的隔壁的棺材铺老板,王八先生了。小拾站起来,直直看向那没有落锁只是虚掩上的棺材铺的门。

  王八先生原本在一副红木棺材中熟睡,做梦梦着他坐拥无数灵魂食粮,幸福的吃吃喝喝填饱肚子,然后梦被戳破,他被小拾给吵醒了。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来人十分有耐心的敲打棺材盖。

  王八先生忍无可忍的推开棺材盖,坐起来怒道:“死人烦,吵死人更烦!干啥子咧!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等看清了敲棺材盖的人是谁,王八先生这才语气平静的说:“是你啊,哎呀,白天太过耀眼我没精神的,晚上再来找我吧。”说罢便要躺回去。

  小拾死死地掰着那棺材盖不让它合上。“王八先生,你应该知道掌柜他们的行踪的吧?告诉我好不好?”

  “哎呀,何必呢,知道又如何?你就算知道了,那么远,你怎么去?掌柜摆明了不让你去,而你非要去的话,等去到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你跟不上掌柜在天上飞行的速度的。死了心吧你。”

  王八先生的一番话让小拾断定他肯定知道内情。更加紧紧地以身挡住棺材盖,顺便伸手探进棺材内扯他那身用来抵挡烈日的黑袍衣服。

  “王八先生,你知道内情的对不对?我不逼迫你告诉我的,真的,你只要告诉我掌柜他们的去向就好了,不,干脆你带我去吧。”

  “噢,年轻人,我还什么都没说和答应呢,你别得寸进尺行不行?唉,老实告诉你吧,南边汪洋大海上出现了一个怪物,怪物能力有些特殊难收拾,所以掌柜呢就带着他们去练手呢,至于你,你太弱了就在当铺看家。”

  王八伸出手,一寸长的指甲直指着他。

  “你看,我把内情都告诉你了,你可以放心了吧?好好回去看家吧,我要睡了啊年轻人。我晚上还要收魂呢。”

  说罢,王八拽了拽头上的兜帽,索性放弃合上棺材盖了,他重又躺下。

  “不,我不相信!我要亲自问掌柜是不是这样的,我不信我只能在当铺看家,王八先生,别睡了,你带我去找掌柜他们好不好?”

  胆子变肥了的小拾伸手在棺内摸索着,“真的,王八先生,连香尔先生都不在了,就只有你能帮我了。”

  摸索着摸索着,无意中拽住了王八先生的一缕长发,然后小拾用力一拽。

  “哎哟喂。”王八先生吃痛的坐了起来,整个人都痛精神了。怒瞪向小拾,而小拾则无辜的眼神朝他耸耸肩,手中还紧紧拽着他的那一缕发。

  王八觉得牙痒痒的,紧咬着牙跟拒绝道:“我不帮也不去!”

  闻言,小拾双目黯然:“那,我就只能坐在你的铺子门前一直到晚上,然后告诉那些误入你铺子的鬼叔叔鬼大哥鬼大婶鬼阿姨鬼姐姐们说,可千万别进你这铺子,进去可就投不了胎,转不了世了。”

  王八快给小拾跪了,连连祈求道:“哎哟喂,我叫你大爷好不好?败坏什么可以,可不能败坏我生意啊。我还要在阴间行走的啊。得得得,晚上,晚上我就带你去。行了吧?”

  他只能无奈的答应了,谁让小拾怎么突然学坏了会耍起无赖来了呢。

  小拾欣喜感激道:“谢谢你,王八先生。”

  王八: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