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皇女拉着兴致不高的小拾去逛御花园。彼时,因为小拾心中藏有心事,所以即使御花园里处处簇簇团花锦绣,风景盎然,他也开心不起来。但见皇女玩得很开心,他也就强扯出笑意了。

  “我数数咯,一,二,三······”亭子里,皇女靠在梁柱边上遮住眼睛数数字。他们这是在玩捉迷藏。自皇女开始数数,小拾就四处找着可以躲藏的地方。

  找找寻寻。“藏好了吗?我要开始找咯。”不知何时,皇女已经念完数字了。小拾只能匆忙躲进一处假山洞中,并深入。以保证自己不会那么快就被皇女找到,游戏也不会那么快就结束。

  假山下的洞口仅能容一个成年人大小进入,里面的空间狭窄。但小拾身材瘦,所以在里面行走还不至于艰难到寸步难行。他在黑暗中行走了大约几分钟,一个拐弯,他便看见了前方有光亮,定是到了出口的地方了。

  窸窸窣窣的,头上落了几片树叶子,小拾从假山洞中钻了出来。耳边只听得一声尖厉呵斥:“大胆!来者何人!”锃锃锃刀剑出鞘的声音吓了小拾一跳。

  :3酷{}匠F网永&7久、免!费tB看小k_说R

  他定睛一看,嗬!好家伙,眼前一半凌空架设在水面的水榭亭子里,宫女太监侍卫全齐了,他们一个个的目光都集中在突然冒出来的他身上。

  其中一个太监一扫拂尘,横眉竖眼的对他说道:“哪里来的一个穷酸小子,不懂规矩,见了圣上与贵妃还不快快跪下!”

  小拾这才发现,亭子中有两个人物,一男一女,皆穿得一身华贵,男的有帝王之威,女的有雍容气度。这通身气势,这仆从众多的阵仗,看到此,他们的身份是什么自然不必多言了。

  他瞠目结舌了:天呐!他一个平民百姓,竟然能见到活的皇帝啊。亭子里的皇帝是活的!反应过来后小拾立马笨拙的伏身行礼道:“草民在跟殿下玩捉迷藏,无意擅闯此地,扰了陛下与娘娘清净。求陛下饶恕。”

  “你······”那太监还想说些什么,水榭亭中的上位者一脸威严的摆摆手:“罢了,不知者无罪。你且起来,抬头。”

  闻言,小拾连连称是,抬头站起来。承受着皇帝的打量。而水榭亭中的皇贵妃则一脸清冷的出声说道:“你便是皇儿带进来的小玩伴?”虽说是疑问,但实则是肯定语气。

  小拾眨了眨眼,点头,虽然,他年龄不小就是了。

  “既然皇儿喜欢你陪她玩,那么以后你便留在宫里罢。免得她总三番两次的跑出宫去。”极宠溺皇女的皇帝大手一挥,三言两语间便决定了小拾今后的去向。

  小拾有些发懵。

  贵妃则望着他,声音在这水榭中泠泠作响的窜进小拾耳朵里:“你是孤儿,无家无室,无处可归。既如此,你以后便在宫里当皇女的侍卫兼玩伴吧。”

  老实说,如果小拾没有在当铺待过的话,此时听皇帝与贵妃的言语,他也许会觉得感动。毕竟上位者能对他这么一个平民百姓释放出微微的善意已是对他极大地恩赐。

  但是,现在的他与当初无处可归的他已经完全不同了。换句话说就是现在的他有当铺可以回去,他并不想待在这个规矩繁多,外表华丽但实质就是个囚笼的皇宫里。

  “我不要。”小拾蓦地回答。握紧了拳头,他暗暗坚定了一个想法。

  “什么?”贵妃原本低眉敛目在把玩着手中折扇,一听小拾出声,她呈扇形的睫毛轻颤,抬眸睨他。似是讶异他会反对。

  小拾跪下伏身行礼道:“回陛下娘娘的话,草民虽然是孤儿,但草民并不是无家可归,也不是无家无室。我有当铺可以回去,所以我不想待在这里。”

  “你不想待在宫里?那你又为什么要随皇儿入宫来?”皇帝轻挑剑眉。

  “草民一开始并不知道皇女殿下就是皇女!也不知道皇女的家就是皇宫。”换句话说,他是被皇女唬弄进来的,而他又看在皇女寂寞没有玩伴的份上陪她玩儿,并在宫中住了一夜。

  他陪她玩的同时,心中暗暗担心昨日神情异常的掌柜。

  他想回当铺,今天就想回去。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

  “这就奇了,你不愿意待在宫里,皇儿又为什么说你想待在宫里呢。”展开玉骨折扇,又啪的合上。贵妃似喃喃自语。

  见过皇帝和贵妃后,小拾回去与皇女一开始捉迷藏的地方。

  “你躲哪里去了?我为什么找不到你呢。”皇女媛媛嘟囔着向他迎了上来。小拾如实回答:“我刚刚见到你的父母了。”

  闻言,皇女双眸闪亮,揪着他衣服道:“真哒?那父亲和母亲有没有说让你留下来,你答应了没,你以后就当我贴身侍卫好不好?”

  所以,是皇女让皇帝和贵妃出言要他留在宫里。这算什么?明明说好了他就只住在宫中一夜,今天就让他回去的。

  可皇女一面答应他,另一面却费心曲折的让他留下。

  “媛媛,如果你以后觉得寂寞了,或无聊了,可以出宫去找我玩。”小拾轻抚她的小脑袋说道。

  皇女瞬间收回了脸上喜悦的神情,她有些生气,愠怒道:“小拾,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拾半蹲下与她身高持平。抬眼正视她道:“媛媛,我担心当铺,我想回去了。”在宫里住了一夜的他,内心变得十分焦虑,但他又不知自己为什么焦虑,为何而焦虑。

  一直等到刚刚见到了皇帝贵妃后,他才恍然惊觉:啊,原来离开了没有掌柜,凌壹,月柒,陆玖在的当铺的自己,是这么的没有安全感啊。他焦虑,是因为身边没有他们在。

  他早已习惯了当铺中的那种日常而又非日常的生活,一直幸福得好像在做梦。而在宫里,他则犹如梦醒那般,觉得真实,又觉得不真实。他害怕失去当铺,所以他焦虑。

  迫切的想要回去。因为当铺是他可以回去的地方。

  “为什么?当铺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不陪我,连你也要远离我吗?我不要,我就要你待在我身边陪我,我想要有朋友啊。”紧紧抱着小拾,皇女说着说着,眼泪夺眶而出。她不明白,为什么她承认的好朋友要离开她身边呢?还一心都奔在一家不起眼的当铺上。

  明明只要当她的朋友就好了。她身为皇女,可以给他无数东西。明明她只是要一个朋友。

  轻拍皇女的后背,小拾手足无措的说:“媛媛,我回去了还是你的朋友啊。别哭别哭。”

  皇女哭着哭着,又一手抹去了眼泪,推开他:“我不管,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一个能让我放你回去的理由!凭什么,不就是一家当铺么!”稚气任性的语言,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掉,皇女瞪着双眼说道。

  小拾听了浑身一震。

  ‘不就是一家当铺么?’说得轻巧,可皇女并不知道这家当铺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喃喃:“因为在宫里我住的不开心。”

  “那在当铺里你就开心了?”皇女明显不接受这个理由。

  “是的,我很开心。”非常非常非常的开心。

  啪嗒,啪嗒,脸上似有湿意。

  皇女看着他,懵了,指着他问:“你······哭了。为什么······”

  小拾反应过来,伸手在脸上胡乱擦拭,他哭了吗?为什么?他为什么而哭?诶?他一个男子汉哭什么。

  是了。恍然大悟。

  小拾嘴角扯出一抹笑。

  他又哭又笑。说出了一句令皇女觉得震撼的话语。

  你为什么哭了。

  “因为我寂寞啊,当铺就是我的家,如果不能回家,我会寂寞伤心得哭了的啊。”

  那一刻,少年勉强微笑的模样深深地刻入了皇女的眼中,与心里。

  如果我不能回家,我会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的。

  当铺就是我的家,而我,想要回家。

  那是吾心归处。

  吾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