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有一件令人悚惧的怪事在经过人们口口相传之后飞快的传遍了城内大街小巷。

  特别是市集鱼龙混杂之地,更是有许多风言风语不断的,他们各种猜测。

  而这件怪事就是:“通内环外的护城河干涸了!我亲眼所见到的,而且天呐,昨天护城河的水还是满的,今天就干了,还不是在旱季干涸的!你们不信?不信去看啊!要是假的,老子今天的猪肉免费送你们一斤!”

  猪肉铺的老板拍拍胸脯道。

  一些刚出门还不清楚事情的人哗然。

  “要知道咱们都城这条护城河啊,便是在大旱天气时也没能使它断源节流的!可如今,仅一夜之间整条河道的水都没了,你们觉得这会是什么原因?我打赌,这肯定是那些个邪魔妖怪干的!要不然就是老天的惩戒!”

  “不不不,要我说啊,什么邪魔妖怪入了都城,吸了护城河的水这事应该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你们想想啊,咱们都城是天子脚下,天子是什么?是真龙啊!且不说这脚下是龙脉汇聚,浩然正气使得等闲妖邪都不敢随意入侵。就说咱们的镇国辟邪神兽吧!你们瞧城门口那座辟邪神兽石像在那儿摆着呢,面目极威严,妖邪就更不敢入侵了。”

  “那如果不是妖怪干的,那就是老天干的咯?难道这是老天爷给咱们的预警?咱们商国气数已尽?皇帝昏庸无道?”

  话一出,路人霎时面露惊色呵斥:“瞎说什么呢!大不敬!小心官府来押了你去砍头!”

  闲言闲语顿时少了许多。但一颗怀疑的种子在人们心中种下,皆忍不住的想:难不成,这真是老天爷干的?

  “掌柜的,我们去护城河边看看吧。”旁观完,小拾偏过头询问掌柜。心里也暗自的在怀疑着,嗯,怀疑城门口那尊巨丑的辟邪石像就是掌柜。

  《、酷p匠G网永`?久◇免费看i小HA说

  掌柜轻哼了一声。径自往护城河的方向走去。小拾只能忍住笑意的快步追上。看来,那巨丑的,‘威严’的辟邪神兽就是掌柜了哈哈哈。

  两人本来是到市集上来茶寮里喝茶的,没想到半途却听到了这样的怪事。

  转道而行,不多时便到了护城河边。

  没想到一大堆人堵在边上,吵杂声一片。他们挤都挤不进去的,更别说看到干涸的护城河了。

  “走。”掌柜说道。又沿着河走了一段路,总算到了人比较少的一处,他们看到了,由远及近,这样一条没有河水的干涸的河道。的确奇怪。

  怎么会干了呢?小拾疑惑。

  却没想到这时,有人在河道中发出喊声:“快来人啊,这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话音刚落,听到的人哗然一片,很快,他们身后一大波人齐刷刷的又转移到了这一处的地方来。将那一具尸体扛了上来后,群众仔细一看,惊惧了。

  这具尸体被绞得不成人样,淤泥与暗红干涸的血模糊了尸体的全副身子。

  这怎能不叫人惊惧?由于对未知力量的恐惧,群众的情绪由原来的看热闹变成了惊惶失措。

  浑身鸡皮疙瘩冒出的,小拾汗毛直竖,正色道:“这太奇怪了,明明此地没有妖邪之气啊!”说完,只见官府的官差赶来,他们斥退群众,又迅速的将尸体抬回去交由仵作验尸。

  小拾见尸体都被人带走了,再看下去也没什么线索的样子。望向掌柜,掌柜捋着胡子似乎在思考。嘴里呢喃:“看来得去问问啊。”

  “问什么?”小拾睁大了双眼问。

  掌柜也没瞒他,直道:“土地神。”说完,又招呼小拾说:“走吧,去找土地庙,才能将土地神唤出来。”

  他转身便欲要离开,这时,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人儿横冲直撞了上来,掌柜毫不迟疑的一个侧身,小人儿扑倒在地上,撞得眼冒金星的。

  “小弟弟,你没事吧!”小拾惊呼一声,蹲下扶了扶小人儿问候。

  “哼!我才没事呢!”娇滴滴又傲气十足的清脆童音一出,小拾微愣,却原来小人儿是个女孩啊。

  女孩身材娇小,看身高应是七八岁,她衣服破旧且浑身脏污,原本应该是长长柔顺的头发此时乱得跟鸟巢有得一比。小脸似抹了炉灰,黑得不均匀,一处黑一处白的。

  她抬眼,恶狠狠的眼神像是只未被驯养桀骜小狼似的,她看着来人。一双眼眸明亮干净,气质似与普通小孩儿不同。

  来人是个长相凶悍的魁梧大汉。他骂咧咧的:“你这小乞丐!好生没教养,看爷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说着,挽起袖子大踏步走来,眼见着大手就要揪住女孩儿的头发。

  小拾忙阻拦道:“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跟小孩子较什么劲啊!”看似瘦弱的手抵挡住了大汉的粗手臂,小拾这段时间锻炼下来,虽然打起妖怪异兽来还是挺吃力的,但如今抵挡壮汉什么的力气已是绰绰有余的。

  掌柜站在一旁乐得看戏,哼,叫他刚刚取笑他辟邪神兽石像的事儿!本来嘛,工人将它的石像雕的那么丑就不是他能控制的,如今还要被小伙计取笑,他心情真是日了猪了。

  那个魁梧大汉气呼呼的收回手又指着女孩说道:“不是爷我跟小孩子较劲,而是这臭小乞丐,我正跟别人话说得好好的,她一块石头就向我砸了来,一块还不解气,特么的她还又砸了几块,你瞧瞧,我这脑袋上都起包了!”

  魁梧大汉歪着头指着自己脑袋上鼓起的包儿。

  小拾额了一声。女孩躲在小拾身后,探出头来向大汉龇牙咧嘴道:“哼!你活该!谁叫你说皇家的坏话的!”

  “擦!小兄弟,你眼睛也看到了,这小乞丐,砸了人还说我活该?我没叫她赔偿已经算不错了,哼,我今天非要揍她一顿不可,这没爹妈教养的小乞丐!”大汉气极,不尊重人的语言飚了出来。

  小拾当即皱眉头。

  女孩更是被刺激到了那样直叫喊:“大胆!你这刁民!谁说我没爹妈教养的!你才没爹妈教养,你全家都没!满嘴喷粪!信不信我叫人将你拉下去砍了你的头!”

  女孩反驳的话实在是说的太顺嘴了。顺嘴到好像每天都会说上几回那样的熟练。

  大汉:“······”

  小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茶湖说:

  520,有没有小伙伴给单身dog投一下挖掘机,恶魔果实做安慰啊,请问有没有人要给可怜吃土的单身dog打赏的?没有我明年再来问······_(:зゝ∠)__(:зゝ∠)_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