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沌······海沌只是一幅画,因为画它的人太过随心随意的缘故,所以它一开始只是一个墨色的不规则的圆圈。然后画它的这个少年狡辩说它是一滴水。所以下一刻它就真的变成了一滴水,而不是一个不规则圆圈。

  再然后,一幅简陋的画它是没有生命的,无知无觉浑浑噩噩,只是死物。但自从少年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后,一切变得不一样了,似乎因为少年的力量非同寻常的缘故。

  所以原本没有生命的它在被少年取名后,竟是无意间的活了,它有生命了。

  少年很开心。

  而它,它会感激少年赋予了它生命吗?犹如画龙点睛那般的使它活了过来。它会感激吗?

  怎么可能?它是没有感情的。

  少年还在开心,望着它的目光里蕴满了喜爱之情。它知道,少年总有一天会后悔创造它出来的。

  少年他不知道,这还只是个开始。

  海沌(笑)

  ······来自一滩水的自白。

  确定了海沌的名字,书生唰唰的写下有关于海沌的描述。

  只见笔墨游走在洁白的纸上。

  当书生勾写完这个名字的最后一划时,耳朵便立刻听到了类似水滴滴落的悦耳声响。小拾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纸面。

  纸上蓦地浮现出一道水蓝幽光,仿佛是水面的反射,有粼粼波光映射在他们脸上那样的。

  滴答。

  透明清澈的一滴水显现在纸面的中央,而原本小拾画的那个圆圈墨痕,则是自水滴浮现的同时便消失不见了。

  除了那一段语句犹在,大半部分纸面像是没有被墨迹沾染过那样的洁白无瑕。

  小拾看着这小小透明的水滴,觉得新奇,又兴奋不已的。将手掌放在纸面上,那水滴竟像通晓人性那样的慢慢的挪了过来,在纸面划出一道水痕,它顺着水指往上移动。

  “小拾哥,你的画也成功了,不过,只是一滴水太随便了吧。”陆玖咯咯咯的抖颤着肩膀笑道。怀抱着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这是她画出来的,小兔子自画中蹦了出来后,一直温顺可爱的待在她怀里。

  小拾有些羡慕陆玖熟练地画技,不过并不嫌弃自己的水滴海沌。

  书生宝贝似的的揣着神笔和白纸,跟他们告辞道:“小生这就要离开了。青山常在,绿水长流,诸位,咱们后会有期。”文绉绉的说完。

  他有戚戚道:“不过山海界内异兽凶猛,也不知小生我能不能活到再会的时候就是了。”

  “额······”伙计们干瞪眼无言以对。

  书生来当铺这一遭有所获,满意的归去。

  “咦?小拾,你的水滴是不是大了一点啊?”眼睛特尖的月柒指着他手臂上的水滴说道。

  闻言,小拾低头一看,果不其然的,水滴明显大了一倍的模样。不由纳罕:“诶,它还会自己长大吗?”

  端详了好一会儿,见水滴真的在慢慢的变大,小拾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最近潮湿天气,估计海沌是吸收了空气中的水才会变大的吧?”

  “真神奇!明明只是一滴水!”陆玖嘴里含着糕点,说话咬字不清的说道。

  “是啊,真神奇。”小拾笑得眯起眼,像弯弯的月牙。

  明明只是一滴水,没有任何气息,没有正邪,没有善恶的一滴水。却在默默地吞食吸收同类,以用来强化己身。明明只是一滴水,然后,它变成了一小滩水。

  入夜之后,当所有人进入梦乡之际。海沌默默地从小拾房间的桌子上滴落下地,凝成一滩水,又慢慢地滑行,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水痕。再通过缝隙渗透出去。

  q#最新章2S节Z~上~,酷y匠g网

  它不知滑行了多久,到达一口井中,渗进了井中水里,小水变成了大水。井里水面在慢慢的下降,不多时,这口井里没有水了。有一口井水量的海沌又融进了地下水道里,它肆意游走在水里,与地下水合二为一。

  它的力量又悄悄地壮大变强了一些。

  城内护城河的中间,忽的涌现出一个漩涡。

  水龙卷冒了出来。

  海沌徜徉于其中,很是欢乐。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这是更夫打梆子的声音。

  “关好门窗,防偷防窃,小心火烛——”

  欢快席卷水面的水龙卷闻言一个停顿。

  更夫正打着梆子经过城内的护城河边,正巧与海沌正面遇上。

  更夫愣住了,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这····这这····”下一秒,水龙卷朝他冲袭了过来,三两下便将更夫席卷在里面,不给他喊叫的机会。

  水龙卷里的水刃极锋利。

  卷吧卷吧的不多时便将更夫绞成血肉模糊的一具尸体。尸体砸落在满是淤泥的没了河水的河道中,海沌将护城河的河水都吞噬了。

  它变成了高大的一滩水。

  接下来,它该往哪里去呢?

  慢腾腾的挪啊挪啊它离开了商国都城,去往了别处。

  它只是一滩水,没有思想,没有对错,没有正邪,没有善恶,更没有感情。它所做的一切皆只遵循本能。它似乎没有弱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