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停了下来。

  脑海里回忆着另外一个自己所掌握的归无大法,这一个黄山气息一阵波动,最后一敛,一下子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时刻关注他的洪光远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隐匿秘术?好高明……一定是黄晁生前暗中传授他的!所以他一到转灵境,就能施展了。”洪光远贪婪地舔舔舌头。

  在他的印象中,黄晁一直都是深不可测,别说战胜,自己连挑战他的念头都没有,哪怕同样是真虚境。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他也知道,黄晁背后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才会使他修为远超同等境界的别人。

  这秘密如果落到自己手中……

  眼看黄山就要打开这个秘密,洪光远都感觉自己激动得全身要发抖了。

  “时间到了……”就见黄山气息再次浮现,并这般说了一句。

  “终于到了么?”洪光远死死盯着黄山,等待他下一个动作,到时立刻抢夺。

  在看来,黄山这点修为,自己随随便便就能戳翻。

  绝对掌控的感觉油然而生。

  却不想黄山一声冷笑,又说了句:“出来吧,我知道你跟踪我很久了。”

  洪光远再一次吃惊,怎么可能?自己真虚境跟踪他,居然还被他发现了?

  不过黄山都这么说了,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洪光远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有种错觉——眼前这个看着从小长大的黄山,好像有些陌生了。

  洪光远没有迟疑,一个闪身,出现在黄山面前。

  他正要说话,黄山就嗤笑着说道:“何必藏头露尾,洪光远老贼,把脸现出来吧!”

  洪光远只觉得耳朵一炸,真正大惊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洪光远将面露显露出来,一脸惊疑,“你早知道是我在跟踪你?”

  “那是当然,从你跟踪我之后,你的家里,就已经有一个高手冲进去,把我妹妹的毒解了。顺便——”

  “顺便怎么?”洪光远眼皮一跳。

  “顺便把你全家给杀了,哈哈,怎么样,没想到吧?”黄山大笑,这戏耍一个真虚境修士,还真是爽,特别是这真虚境还是自己仇人的情况下。

  “什么?”洪光远脑子一轰,瞬间联想自己儿子女儿全部惨死的画面,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下意识就要出手,将黄山轰杀在此,却是以莫大毅力强行按捺,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沉默半晌,他才声音沙哑:“你知道是我给你妹妹下的毒?”

  “没错。你这老畜生,如果不对我妹妹下手,我也不会入神道……我也不会要杀你全家了。”

  “住口!我全家绝对没死,你是故意坏我心灵,好试图从我手底下逃脱吧?”洪光远眼前一亮,又笑起来,那种掌控全局的感觉再次回到身上,“好了,既然到了这步,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小畜生,乖乖把你爹生前的秘密交出来,不然你大概也知道真虚境的手段!”

  “呵呵,老家伙,都到了这一步,你还如此的愚不可及?我既然把你引到这个地方来,就自然有对付你的手段,你还是乖乖跪下,向我求饶吧!”

  “黄口小儿,只知逞口舌之利?”洪光远大笑,摊开手,左右看了下,很是张狂地说道,“你尽管把你手段亮出来,让我见识见识?”

  “洪兄,好久不见,你这是越来越嚣张了啊。”一个声音远远传来。

  洪光远身子一僵,急忙转身,面露惊骇之色。

  就见瘴气分开,一道身影朝这边飞快掠来。

  “黄晁,你没死!”洪光远大惊失色,只觉得脑子都不够用了。

  居然没死?这样的话,自己不是死定了?

  想到黄晁手段,洪光远不寒而栗。

  他简直没有多想,二话不说,纵身就逃。

  e更新最N@快Y上酷匠o√网*F

  “休走!”那边,那个“黄晁”追杀过来。

  洪光远胆战心惊,十分后悔,立刻加速逃遁。

  那个“黄晁”和黄山一会合,光华一转,合而为一,变成了一个人。

  一道声音在黄山脑海里响起:“好小子,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个洪光远会乖乖进入这阴绝谷!原来你有两具肉身!难怪!”

  “嘿嘿,我们快走吧!那老东西马上就会追回来的。”黄山笑了一声,飞身滑翔,朝着一个相反方向。

  洪光远心中发凉,知道以黄晁手段,自己逃跑的可能性太低了。

  “没想到苦苦算计几年,最后竟是要死在这里?”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

  “不对呀,怎么这么久黄晁都还没追过来?”他忽然脸色一变,立刻停下来。

  转身将灵识狂扫而出,他发现黄山原来位置,空空如也。

  人呢?

  “难道……”洪光远回忆刚才黄晁出现时的那股气息……

  “我知道了!那是个假的!明明只有转灵境的气息,怎么可能是黄晁!我上当了!”这一刻,洪光远羞愤欲绝!

  他万万没有料到,黄山居然会找个人假扮黄晁来吓自己!

  更让他不可接受的是,自己竟在看到黄晁那张脸时会吓得立刻落荒而逃。

  黄晁都死了几年,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怕他?

  啊啊啊,不可接受!

  不可原谅!

  这黄山竟敢这般戏耍自己!

  洪光远气得浑身发抖,誓要将黄山和那个假扮黄晁的家伙挫骨扬灰!

  “黄山!黄山!老夫一定要让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洪光远飞身而起,折返回去。

  灵识狂扫间,他气息振荡,周边所有元气瘴气都翻滚起来。

  凶焰滔天间,他一下子发现了拼命逃跑的黄山。

  “跑得了么?”洪光远冷酷一笑,毫不犹豫地追杀过去。

  他看着黄山发现自己,回头时的慌乱表情,一下子觉得好畅快。

  “对,就是这样,逃啊。可怜虫。”洪光远感觉自己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而逃跑的黄山,就像一只蚂蚁。

  不管他怎么逃,最终结果,都是被自己一脚碾死!

  “呼——”当黄山来到之前进入过的次元界入口时,他停下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小畜生,居然对我使这招?跟你一起的那个杂碎呢?”洪光远笑眯眯的,目光扫了扫,没发现假扮黄晁的那个人,又有些奇怪。

  这么短的时间,他躲哪儿去了?

  管他躲哪里,先把黄山禁锢,逼问黄晁秘密,然后折磨致死,最后再找就是。

  以自己真虚境修为,找个转灵境的小辈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总之就在这周围隐匿就是了。

  故而,在黄山尚未回答之前,洪光远又摆摆手,说道:“跪下吧,说出你爹隐藏的秘密,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饶他一命?只是这么说说而已。洪光远已经决定让黄山死在这里。

  这阴绝谷的地势如此诡秘,杀了他,再毁尸灭迹,简直神不知鬼不觉。想来封神殿也查不出个端倪。

  再说他黄山一个新人,封神殿应该也不会拼了命想查。

  到时候自己随便送上一件两件宝物,不就打发了来调查的封神殿修士?

  这些念头在洪光远心中闪过,使他脸上笃定之色越发明显了。

  在他看来,黄山到了这个地步,绝对山穷水尽了。

  “是吗?我觉得应该跪地求饶的是你吧。”黄山双手抱胸,一脸轻视,只觉得洪光远就跟小丑似的,被自己这般玩弄还不自知。

  “小子还嘴硬,看我手段!”洪光远冷哼一声,双手一展——“天蛛九变!天丝三千丈!”

  轰!他的头顶上,元气汇聚,一下子形成小山一般大小的雪白蜘蛛。

  蜘蛛上光丝一个倾泻,直袭黄山,那一股天网恢恢的气势,一下子就使黄山有种天上地下,无路可逃的绝望感觉。

  “果然厉害!”以一种不同心态,来感受一个真虚境修士的气势,这种体会,使黄山很是触动。

  他也不慌不忙,右手一挥,一群异兽虚影瞬间显形,张牙舞爪地朝这万千光丝噬咬而去。

  这不是黄山引发的,而是阴睺再触发禁制。

  这些异兽,没了阴睺古兽的妖灵压制,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这方世界排斥,降下天谴,飞灰湮灭。

  阴睺幼兽又太过幼小,不能全部收纳。

  本来只是打算置之不理,现在的话,全部放出来,权当开胃菜好了。

  之前的一大半异兽,已经在和老者对战时牺牲。这一部分,要干掉洪光远,还真不大可能。

  但也足够吓洪光远一跳了。

  感受异兽与自身凝聚的光丝碰撞所带来的杀伤力,红光也很是惊讶。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有手段,不过区区几只异兽就能对付得了我?这些异兽就是黄晁留下的手段?”洪光远心想,手上连连发力。

  “百转千回,天丝化剑!绞杀!”随着他的驱动,所有白丝陡然一凝,化作成百上千的光团,光团又变作剑丸,接着嗡的一声,数百道剑气瞬间形成。

  嗤嗤——接连响起这般声音,异兽们顿时被削死一批。剩下的赶紧往中间收拢,最后一聚,化作一头大型异兽,分毫毕现,满目狰狞,咆哮着朝洪光远一口吞去。

  洪光远赶紧爆退,并双手往前一个虚抓。

  所有剑气立刻在空中飞舞,气势如虹,最后汇聚成一把超大光剑,一个翻转,落入洪光远手中。

  “斩!”森然的声音下,剑光划过,巨兽呜咽着被拉扯变形,最后破灭。

  “看你还有什么帮手!”洪光远一个飞身,朝着黄山一剑刺去。

  势在必行,先废除黄山这小畜生的修为再说!

  “你是在找我们么?”一道声音响起,接着一只如巨蟒般的尾巴啪啦扫过来。

  洪光远脸色剧变,急忙收势,躲闪。

  他回头一看,就见一头霸龙探出头,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洪光远脸色一沉,正要跟它斗上一长,就看到另外一边跳出的石英兽!

  洪光远心里一沉,后退间,又看到刑虎咆哮着从山峰上一跃而下,气势汹汹。

  “在找我么?”又是一道可怕的声音响起,地底下钻出一只看起来憨憨的兽妖脑袋。

  “还有我。”又出现一个口吐人言的兽妖。

  “哈哈,我来了……”

  转眼,洪光远被十多个真虚境的兽妖团团包围。

  他傻眼了,脸色煞白,不可置信地转身,望着从两个兽妖之间挤过来的黄山,顿时绝望到极点。

  “怎么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