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刚才真是太过瘾了!我好崇拜你!”

  就算是中毒昏迷,也不是全然没有感觉。总之,这中毒期间,她实际上也是很痛苦的。

  加上这两年寄人篱下,不知饱受多少歧视和侮辱。

  那下流淫秽的洪遮也总是想对她做坏事,使她饱受骚扰折磨。

  最最关键的还是洪光远狼子野心,为了利益,不惜用七绝毒这样下三滥的东西来谋害她。

  一切一切,都使她窒息,憋得喘不过一口气来。

  但就在前一刻,黄山以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两大转灵境高手不敢动手,又出其不意,干掉那个管事。接着带着她大摇大摆离开,无人敢拦。

  这是何等的舒爽?

  黄淼只觉得这一刻好轻松,好惬意。

  这都是哥哥带来的。

  黄山最享受的,就是黄淼的崇拜目光和依恋语气,闻言笑笑,说道:“等下我还要给你带来更过瘾的呢!”

  “……不会吧,你真要现在就去杀洪光远啊!我以为你在吓唬他们,你可别吓我啊!要不,咱们忍辱负重,先逃跑。等以后修炼到了足够境界,再杀回来报仇?他可是真虚境啊!”

  “放心吧小妹,哥哥自有打算,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做的。因为我还要留着这条命,保护你一辈子呢!”

  “说好我以后保护你的!”黄淼成功被黄山转移了话题。

  黄山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分心,沟通阴睺。

  “喂,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助我干掉这个真虚境的洪光远?”

  “你当我是神祗无所不能啊!”阴睺没好气道,“这个洪光远可不是先前遇到的那个老头,他没受任何伤,灵力磅礴。现在的我就算现出真身,在不惧天谴的情况下,都未必吃得下去。我劝你还是听你妹的劝,过些日子,帮我找点本源之力,吞了后再回来。到时候,我随便一个哈欠就能要了他的命。”

  “真的没有一点办法?”黄山皱眉。

  “办法嘛,其实也不是没有。只是还是很冒险,你确定要干?”

  “修行本身就是一场冒险,你先说说是什么办法。”

  “你只要想办法,把这个人引到阴绝谷。那是我母亲生前布下的禁地。纵然只是随手布置,又过了这么多年,很多大威力的禁法都失效了。但也好歹是我的地盘,杀他的几率也就大大提高。而且我可以试着邀请一下里面寄居的几个兽妖一起合作。这些畜生,沾了我母亲妖灵气息的福荫,也总该有点回报才是。”阴睺淡淡地说道。

  黄山一听,眼前大亮,恨不得把阴睺放出来,在它脸上亲几口:“那就太谢谢你了。把他引进阴绝谷,我有主意。接下来就全拜托你了。”

  “只要你以后在遇到含有本源之力的风水宝地时,能够尽心尽力我就心满意足了。”阴睺打个呵欠说。

  “哥这是怎么了,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傻笑的……难道修了神就会变这样?”黄淼一阵心疼。

  这边黄山一听到阴睺的话,另外一边的黄山也神奇地跟着感应。

  “把洪光远引到阴绝谷么……”这个黄山无声呢喃一句,立刻转向,开始加速,直奔万古森林。

  “嗯?终于有所动作了么?”还不知道自己嫡子被黄山干掉的洪光远轻吐一口气。

  一路跟踪这么久,见他都好像在到处玩儿,洪光远的耐心都要被磨光了。

  他也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跟踪被这小子发现,所以才会这样。

  但这怎么可能?自己可是真虚境修士啊!

  现在见黄山总算有所行动,他心中暗喜,更加谨慎地收敛气息,紧跟着黄山不放。

  事实上黄山还真感应不到他。但他一出门,洪光远就跟着不在家,一猜,就知道是在跟踪自己。

  黄山速度越来越快,当然也不怕洪光远会跟丢。

  一口气,进入万古森林,接着在阴绝谷谷外停下。

  黄山故意叹了一口气,面露难色,自言自语:“真不知道为何当初爹要把那东西放在这阴绝谷里。都没考虑让我怎么进去拿呢?我身上也没有灵器护体,换在平时,打死我都不进去。可现在妹妹危在旦夕,我不得不进去冒险了。”

  “原来黄晁的宝贝藏在这里面!”洪光远按捺不住,差点就跳出来。

  不过他还是忍了。

  “这阴绝谷范围又大又很危险,现在现身,如果他死都不肯招,我就算杀了他,也不可能在这里面找到那件宝贝。还是再等等,得确定他拿到手了再动手,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本以为黄山立刻就会进去,但他在谷外转来转去,却始终不肯往前迈出一步。

  洪光远等得暗暗着急,心想要不要自己出去,“送”他一件灵器?

  可该拿什么来圆谎呢?

  “时间到了!”黄山抬头,见月光皎洁,面露喜悦之色。

  过了几个呼吸,就见谷里忽然刮起了一阵风。

  在这道风的影响下,那浓郁的瘴气在一阵翻滚间,居然变浅了好多。

  这个变化,自然是阴睺告诉黄山的。这些瘴气,其实也是死气的一种。阴睺来自幽冥世界,天生就会操控死气。

  身上藏有阴睺的那个黄山,甚至不需要灵器防护,就可大摇大摆在瘴气间出入。

  瘴气变得稀薄,黄山立刻召唤神牌,浮现出一抹极淡的光华。

  然后他就闪身进了谷。

  这神牌是空间类灵器,而非防御性灵器。勉强控制,不但消耗灵力十分严重,效果也很差。

  如果不是瘴气变薄,黄山一进去就会中毒。

  他进去,洪光远当然也会进去。

  作为真虚境的他,哪怕不用灵器,只灵力外放,撑出光幕,人就一点没事地钻进去了。

  之前在洪府干掉洪遮的那个黄山,在将黄淼藏起来后,也来到了阴绝谷。

  果然,他没用任何防御手段,就这么冲了进去。一路上,就算遇到一些小型兽妖,也似被无视一般,没受任何攻击。

  像回到自家后花园,黄山速度极快。顺着冥冥感应,和洪光远距离拉近。

  “等等,这附近有个很强大的兽妖。你撑出防御,我要出来了!”

  “好!”黄山体表石印虚影一闪,接着一道黑光从他手臂透射而出,落在地面打个滚,就是阴睺摇头晃脑地显形了。

  。更;新最!快上酷%匠d"网V

  很是小心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阴睺释放了一些自身气息。

  “这边!”它带着黄山换个方向。

  片刻后,黄山就看到一头好像是几块石头垒砌而成的巨大怪兽。

  这怪兽高达十几丈,原本紧贴在悬崖石壁上,根本看不出是个活物。

  待到阴睺惊动它,使它跳出来,才显露出两脚站立,体态臃肿的身体。

  它没有头,两双眼睛长在胸口和腹部位置,手如铁锤,极富力量感。

  “这叫什么兽妖?”黄山问道。

  “石英兽。”阴睺很了解的样子,然后大咧咧上前,对这兽妖说道:“嘿,会说话就吱一声。”

  “吱——”石英兽很不满地吼了一声,声音却真的是“吱”。

  虽然不满,但它又十分忌惮阴睺身上的气息,哪怕它知道,这阴睺还没它强大。

  而且它也不认识阴睺,毕竟阴睺一出生,就被黄山带走了。

  出于本能,它没有一拳砸过去,而是将本身妖灵释放出来,口吐人言:“你们是谁?”

  “别管我们是谁,我们做个交易吧。就在刚才,有个真虚境的人类闯进来。你我合作,干掉他。他身上有着不少宝物,我允许你挑一件。”阴睺十分霸道地说道。

  按理说,它是来“求”这个石英兽的,却只允许石英兽选一件战利品。

  “真虚境的人类,身上的灵器都很厉害。我不是对手。不想招惹。”石英兽摆手拒绝。

  “再叫上几个不就得了?绝对万无一失。”阴睺说道,“你隔壁,有个气息很暴躁的。是一头刑虎?我去跟它谈谈。”

  “这刑虎可没我这么好脾气,你去惹它,不怕它撕了你?”石英兽瞪大眼道。

  “脾气大?我保管它看到我乖得像只猫。”阴睺冷冷一笑。

  这语气——本觉得是收了个祸害的黄山,此时又一阵欣喜。如果它真的能降服百兽的话,也真算一个宝了。

  阴睺其实也挺纳闷,为什么洪光远会自己往这阴绝谷里钻。

  按照它事先的想法,怎么也得黄山以身涉险,亲自引洪光远进来才是。

  它现在还不知道另外一个黄山呢。

  所以才会说“挺危险”。

  不过现在既然进来,这“挺危险”就变得“只有一点点危险”了。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阴睺硬是凭着它那一股让所有兽妖都感到恐惧的气息,再加上本来就有好处可寻,还真集合了不下十头强大兽妖,浩浩荡荡,朝洪光远方向杀去。

  为什么这些兽妖明明修为比阴睺高,却怕它?

  按照阴睺与黄山灵识沟通,答案一方面是它来自幽冥高等世界,天生就对低等兽妖有着妖灵压制。另一方面则是这些兽妖,从小到大都承受着阴睺古兽的残魂震慑影响。骤然见到这幼兽,那股可怖的气息一模一样,也就自然而然很难反抗了。

  不过如今阴睺古兽残魂烟消云散。相信再过一段时日,这些兽妖便会如脱了笼子一般,不会再给阴睺任何面子了。

  当然,那时的阴睺完全再依靠本身修炼后进阶的实力,来直接压迫。

  现在总归是子凭父贵。

  可怜洪光远还跟着黄山,压根不知道,自己渐渐的,被包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