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有你们,我老头子就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晚上去十字路口烧纸招魂。年轻人,你们好人会有好报的。谢谢你们。”柳大爷紧紧地拉着宁九的手。

宁九和竺三青都很惊讶,正准备问个究竟,柳京金拿着发卡出来。

他不理解地问柳大爷:“爷爷,真的要给他们吗?他们是不是我姐姐的朋友我们都不知道。”

柳大爷将发夹递给宁九,慈祥地说:“他们是好人,我知道。去吧。”随后他再没有多说什么,微笑目送着他们离开。

宁九他们也没有再去深究为什么在真实的时空中柳大爷还会留有记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本就无法解释。

紫闵吧内,尹和远还没有到,紫闵和马面也没有在店里。

竺三青如坐针毡般地左右张望,随后站起身来说:“算了,我还是先回去。实在不想见到尹和远那家伙。你谈完事就早点回来,给我带份宵夜。”也不管宁九是否愿意,他转身就走。

宁九苦笑摇头,突然感觉到梵生戒传来异样。他皱着眉头扫视了紫闵吧一圈,并没有看到有什么阴邪之处。

再转而望向另一侧,尹和远的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

在听说柳京金的事情之后,尹和远低着头半天没有说话,随后若有所思地说:“难怪前几日柳妹的魂魄暴躁不安,差点就坏了事。”

宁九戒备地打量他:“你不是七尾流奈那些人一伙的?难道还不知道他们做的那些恶事?”

尹和远不置可否地笑笑:“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和他们是一伙的。就好像我从来没有说过和你是一伙的一样。”

“你明明……”

“拿来吧。”尹和远不想和他多废话,摊手索要柳妹的遗物。

“再有三天,柳妹的魂魄上的戾气就能够得到全部净化,到时候她就能进入冥界了。虽然现在孟婆还没有回去,但好歹那里才是亡魂们应该去的地方。”

宁九点点头,随后又戒备地盯着尹和远问:“你不会像七尾流奈和双耳那样,想要控制亡魂做什么鬼娃娃,施什么咒吧?”

尹和远不屑冷笑,起身离开。

对于这个男人,宁九是既相信又怀疑,既佩服又警惕。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尹和远处处表现得非常神秘,让人无法猜透。

他提着给竺三青带回去的宵夜走在路上,突然梵生戒又传来那种异样感。宁九训斥它道:“你够了,这附近又没有妖魔鬼怪,你闹腾个什么劲。”

他话音未落,随着急刹车的声音,一辆面包车急停在他身边。

宁九困惑地看着一群彪形大汉从车上涌下来将他团团围住,那些大汉一个个手里都提着钢管,凶神恶煞,来势汹汹。

只是这阵仗现在的宁九非但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点好笑。

“各位大哥,吃宵夜啊?”他嬉皮笑脸地将宵夜提起来。只见其中一个大汉大臂横挥,一钢管将那宵夜打飞出去。

宁九冷笑:“呵!你们这样不讲武德?”

这时,从车上又下来一个人。那些彪形大汉纷纷往后退一小步,低头喊道:“大姐头。”

宁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大姐头?这是哪个年代的称呼,怎么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吧?这些人是穿越来的吗?

只是当他看清来者时,瞬间收起了笑容。这个“大姐头”他见过,正是将柳妹的魂魄硬生生逼成恶灵的神婆!

他环顾一周,点点头:“原来你们是黑山道的。”

神婆杵着法杖,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小伙子有点见识,还知道我们黑山道。既然知道,还不赶紧下跪求饶?”

宁九笑了,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一个挂牌阴阳师,给一个神棍下跪?

见他拧着,那些彪形大汉觉得应该发挥自己存在的价值,虎着脸逼迫上来。宁九当然不会退缩,和其中几个就那样厮打起来。即便对方身形高大魁梧,但和各种邪魔有过实战经验的宁九竟然还占着上风,没几下就将三五个乌合之众给踢飞了出去。

和邪魔比起来,人类还真是太菜了。

剩下的人正打算一拥而上,被那神婆抬手叫停。

神婆眯着眼睛说:“我是黑山道的老妖,我打听过,你叫宁九,多少算是个阴阳师。上次你坏了我的好事,看在你是小辈的份上饶了你。但既然你是阴阳师,我们黑山道自然是要和你比划一下。”

宁九脚踩在一个彪形大汉的肚子上,哑然失笑:“老妖婆婆,你是在和我约架吗?可是你这一没法宝,二没实力,拿什么和我约架?还有就是你这名字取的不好,黑山道老妖,稍微不小心就会将你喊成黑山老妖婆。建议你明天先换个帅点的名字,再出来约架。”

说完,宁九拍拍身上的灰,霸气地走了。

那些彪形大汉上前询问:“大姐头,追不追?”

老妖摆摆手,一副尽在掌控中的模样:“不用,他会赴约的。”

第二天,宁九还在床上与周公下棋,竺三青一把掀开他的被子就跟他要宵夜。

“宵夜?什么宵夜?”宁九还没有完全醒,脑子有点懵。

“昨天晚上我不是让你带宵夜回来给我吃吗?我睡着没有吃,现在打算当早餐呢?吃的呢?”竺三青厚颜无耻地翻找着。

渐渐苏醒的宁九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伸着懒腰说:“你的宵夜被黑山老妖吃了。”

“什么意思?你买的是唐僧肉?”

宁九将昨晚的事说给他听。听完,竺三青说:“这黑山道我听说过,说白了其实是些三教九流聚合一起的乌合之众。他们居然有胆子来挑战你这个真正的阴阳师?”

原来自己已经是真正的阴阳师了啊。一股自豪感犹然而生,我宁九居然也有今天!

这一切都是拜梵生戒所赐。总有一天,我会弄清楚它的来历!

但目下他无所谓地说:“可能他们以为我也是水货吧。不管了,先洗脸刷牙,一会儿还要出摊呢。”

市场人声鼎沸,形形色色的人汇聚在一起演绎着什么叫生活。

旁边卖杂货的大姐生意一直寡淡,她没事就刷短视频。

这会儿她看着手机笑得浑身肥肉乱颤,百无聊赖的宁九问她看到了什么这么好笑,让她分享一下。

那大姐看看手机,又看看宁九,突然笑得更欢,将手机递给他。

宁九接过去看了一眼,突然跳起来爆粗道:“草!还有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