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达理直气壮的道:“这都是道儿上的规矩,就是这样的。屁话怎么这么多,快还钱。”

“行,算你说得对。不过我这也有笔账要算!我被你们恐吓,精神损失费要赔一百万。我爸妈被你们欺凌,两位老人家也许会折寿,少说你也得赔我爸妈三百万。

给你打个折,你一共拿给我二百万就好了。常达,快给我拿钱,要不然你们一个都别想站着走出赌场!”

常四黑一听这话,怒喝:“漕,这小子是找事儿来啦,兄弟们,给我上!”

忽拉,众打手一起扑了上来。

刘方双手连动,带动空气之力。每隔空做一个动作,打手便有相应的实质性伤害。

刘方对着一个施展空气手刀,一名打手便真如动了锋利的钢刀一般,整条手臂被劈断。

刘方又向一人凌空捏指,这人五指被生生掰断,惨嚎不止。

......或断肢,或折腿,没有一名完好的打手。

我擦,这小子是地狱来的恶魔吗?

刘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难道说以前他都是在隐藏?听说真正的大高手都是不轻易出手的。

常达和常四黑傻眼了。平时跟道儿上的流氓好勇斗狠有一套,碰上真正的强者他们也只有咽涶沫的份儿。

刘方“嘿嘿”冷笑。“常四黑,常达,你们平时不是很牛逼吗?现在怎么不叫唤了?”

“方哥,我们错了。小达我平时不懂事,冒犯了您老人家,我给您下跪了。”

常达“趴”的一下跪倒在地,不停的抽自己的耳光,身上冷汗直流。

常四黑早吓得尿了,连跪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趴在地上不停的口吐白沫。竟是被吓破了胆,丧失了一个人的基本意识。

“现在知道害怕求饶了?你们逼我的时候想什么来着!你们辱我爸妈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求饶呢?姓常的,把你的代价拿出来吧!”

话音刚落,刘方凌空点指,“啪”,指力如一道疾风般力射而出。

强大的空气之力穿过常达的肚腹,硬生生透出一个血洞。

常达一生惨叫,鲜血如泉涌。

“以前你骂我,打我,挖坑害我。现在更是把我爸妈搞进了医院,两位老人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怎么现在就犯怂了?常达,你倒是起来呀,你再跟我叫嚣啊!”

常达只觉得自己的生命都快走到了尽头,根本就不敢再强硬,只是一个劲的磕头。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再看那边的常四黑,见到常达这副惨相,更是被吓得直接昏死过去。

对付恶人,你只有比他更邪恶。

这世间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不要想着感化谁,打服他才能维护真正的正义。

这时,刘方看到一个黑影疾步跑出赌场后门,那正是一直暗算自己的表哥唐勇。

快步追了出去,恨声喝道:“唐勇,你特麻给我回来。要是个男人就别跑。”

却见唐勇屁都不敢放一个,上了自己那台破捷达一溜烟飞驰逃走。貌似还闯了两个红灯!

哼,唐勇,这次算你走运,下一次碰到方哥保证让你受足苦头。

现在刘方己经对金钱并不是那么感兴趣,金手指在身,只觉得真的没必要再到凌家去做那个破赘婿,该是跟凌家解除合同的时候了。

没想到白华和管家凌福己经带着大批的保镖找来了。

白华看着一片狼籍的赌场,气往上涌。

“哼,烂泥永远扶不上墙,流氓就是流氓。只会好勇斗狠罢了!刘方,我己经派手下把你爸妈送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休养身体了。你只管好好陪我女儿。现在就快点跟我回去,今天就洞房。你最好别想什么歪门邪道儿。”

刘方立时便额头直冒冷汗。他们这是用爸妈来威胁自己,如果自己不按凌家的合同行事那么爸妈就指不定会被他们搞成什么样子。

心中暗想,老乞婆,我爸妈落到你手里,我没话说。如果有机会,你看方哥怎么对付你。

刘方咬着牙跟白华等人回到了凌家庄园。

凌家人行事也真快,早布置好了“现场”,自己要做的就是跟那个“死鬼老婆”凌司雨洞房。

唉,这就要死了吗?刚得到金手指就得洞房,这就相当于半只脚迈进了棺材一样。

刘方被管家硬换上婚礼西服,在大批的保镖“搀扶”着步入了婚房。

床上,依然躺着那个半死不活的新娘,不同处就是她换上了一身白色的婚纱。

安静的房间里,刘方愁眉苦脸,新娘的脸色比以前更加的苍白。怕是今天都过不了啦,难怪凌家要今天举行婚礼。

刘方坐过去,摸了一下凌司雨美丽的面庞。

忽然间,觉得自身的灵力不由自主的外泄,好像凌司雨有着吸收灵力的能力一般。

刘方吃惊之下,凌司雨的面庞却由白转红,而且喘息声加大,竟然有病情好转的趋式。

刘方大奇,原来方哥的灵力还有治愈的功能!

刘方又将手抚在凌司雨的丹田处。觉得灵力外泄更加严重。

没一会儿,凌司雨己经醒转,竟然跟没事儿人似的,貌似己经痊愈了!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刘方脸上。

凌司雨面色羞红,站起了身子:“滚,拿开你的狗爪子。连我男朋友都没敢碰过本小姐半个手指头,你算哪根葱,竟然敢对雨姐耍流氓!”

刘方脸面微疼,但却更加的开心。“哈哈,你没事了?这么说我不用陪你去死啦,妙啊!走,咱俩现在就去解除合同。”

婚房里的争吵动静不小,凌若天和白华急忙推门奔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帅气的男子。

见到女儿竟然完好如初,爸妈连忙上前抱住凌司雨,流出开心的泪水。

而凌司雨竟然抛开了爸妈,一把扑进那个帅气男子的怀抱。

幸福的泪水狂涌而出:“宇哥,我没事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我们这一辈子都不要分开!”

刘方不爽,暗中打鼓。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臭老婆的男朋友吧!特麻的,敢情陪你去死的是方哥,跟你在一起享福的却是你的宇哥。

这当你方哥是什么呀!

宇哥不住的安慰着凌司雨:“雨妹,天可怜见啊。我终于把你救活了。我白宇不惜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拜,上高山入深林,终于在隐世高人手里求得了灵药。

几天前我亲手喂你服了下去,没想到真的起作用了。这是上天让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