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城,城中村,这里可以说是天涯城最穷的区域了。

“方儿啊,别再赌了。为了替你还赌债,家里己经当了房产,还欠了四十多万的债。”

村口一男一女两位老人竟然笔直的跪在一个年轻人身前。

两位老人均是满脸的泪痕。

妇人不住的咳嗽着。时不时的咳出血丝,显见是病得不轻。

男人正在用乞求的口吻求着年轻人。

“方儿”努力的想扶起二老,但两位老人好像铁了心一样,长跪不起。

“方儿”急了,“爸,妈,给我钱,我会赢的。你们就相信我一回好不好。到时我不但会还上家里的债,还会给你们买大房子。儿子我一定好好尽孝!”

老汉起身,用满怀失望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儿子,气得浑身发抖。

“啪”,一个狠狠的耳光打在儿子身上。可是,那表情却比打在自己身上更加的心酸。

紧接着,老人控制不住的接连拳打脚踢,脸上更加溢出了不可抑止的泪水。

这泪水是伤心,是无奈,是无助。

“我打死你个混账儿子。宁可把你打死在自己手里也好过你赌死在赌场里。”

刘方被打得浑身剧痛,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

但意识还很清醒:“爸,再给我些钱吧我真的一定能赢下这一回。”

老人更加的难受,儿子都快被打死了,但嘴上还是一口一个赌,这真是死不悔改。

老人牙一咬:“好你个刘方,今天我就把你打死好了。只当我没生过你这么个儿子。”

老人冲回到矮小的家宅中,飞快的取出一柄铁锹。照着儿子就飞砸下去。

眼看着这一铁锹拍下去刘方就真的要咽气了。

刘母赶紧抢上来,死命的抱住刘爸爸:“不要打啦。当家的,你真当儿子不是亲生的吗?要打你就先打死我吧!”

刘父硬生生脱着母亲走了十来米,愣是没甩开母亲的托拉。

刘妈妈心疼着儿子,其实心里又是何尝的不甘心。

打小开始,自己从来不舍得吃肉,都留下来给刘方吃。

家里哪怕有一块钱的富裕都攒下来给刘方买玩具。

可是,哪成想刘方长大后却变成了一个烂赌货。

妈妈真想自己一死了之,免得看着这个儿子一步步走上这条不归路。

刘爸爸手里的铁锹这便没拍下来。他又哪舍得真的把儿子打死。

家里这点钱都为刘方打了水漂,己经好几天没见过肉了,吃的都是菜市场捡来的菜叶子。

几天前唯一一次买了二两肉也都是给刘方炒来吃了。

老两口自己都没舍得闻一下肉腥味儿。

刘爸爸也真的是无计可施了,儿子不能不要,偏偏又不能让他改掉这烂赌的毛病。

刚刚从半昏迷中醒过来的刘方好像着了魔一般,爬起身:“爸,表哥告诉我了,他说今天赌场里来了一个新手,我一定可以宰他。把你的水果车卖了吧,我拿这个当本钱,准能翻本的。”

“你这混蛋。还提你那个表哥唐勇。要不是他领着你,你能一步步走向赌博的道路吗?他拉着你去借高利贷,他领着你去偷你堂嫂的钱,你还管这种人叫表哥?”

正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一群人,刘方认得,那些人正是自己常去的常利赌场的打手们。而领头的竟然是自己的表哥唐勇。

打手头目是常四黑,刘方在赌场见过他的。刚打招呼:“四哥,您......”

常四黑一把将刘方按倒:“姓刘的,少套近乎,快还钱。四十万欠款。还有,你们家的房子也是时候收回来了,房证都在我们赌场压着呢,休想赖账。”

常四黑向一旁的打手一招手,好几人便冲了上来把刘方家里的东西一样样全都扔出了屋外。

“老不死的,滚,这房子以后归我们常利赌场所有。”

两位老人哪肯离开自己的家,守在门口久久不愿让出来。

打手们怒了,把两个瘦弱的老人抬出去扔在大道边儿。

常四黑喝道:“不知死活的老家伙,再敢靠近房子半步让你血溅当场。”

正在这时,天空飘下雨滴,转眼演变成暴雨降世。

两位老人家在暴雨中冻得瑟瑟发抖,可是,他们己经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了。

刘方恨得直咬牙:“我——漕——你——妈!你们都给我住手,不许你们这样对我爸妈!”

刘方拼了命挣扎。但这时正有四名大汉压在他身上,刘方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能为力。

他那个表哥唐勇此时正在树荫下避雨。

只见唐勇打开蓝牙,听起了音乐,表现得十分的惬意。

常四黑操起短刀,一把架在刘方的脖子上:“刘方,这账还没算完呢。告诉你,你要是不还债,我就先搞死你爸妈,再把你一刀一刀劈成人棍。”

刘方看着雨中冻得直发抖的爸妈,心如刀割一般。

他知道,如果这笔钱还不上的话,爸妈真的会被心狠手辣的常四黑搞死。

正当时,表哥唐勇说话了:“表弟,我有个办法能救你。现在凌家正在招赘婿,只要你肯入赘,凌家立马送你五百万。有想法没?”

刘方早都没有了活路,让他干啥他都得干啊,更何况还有五百万跟着。”

看着爸妈在暴雨中受罪,此时,他真想替换老人家来遭这份活份。这都是自己害的啊!

“有了五百万我就可以还清债务了,我干了!”

唐勇笑了,好像有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

常四黑想了想,好像觉得有利可图。

为了让刘方赚到钱还债,常四黑一使眼色,打手们放开了刘方。

刘方守了一夜,爸妈己经完全醒转,还可以进食一些流食。

唐勇催刘方道:“兄弟,快去凌家吧,那赘婿的美事要是被人捷足先登那这五百万可就泡汤啦。”

为了让爸妈享福,刘方真的决定“卖身”,遂,马上便决定在唐勇的带领下去往凌家。

接待刘方的是凌府的管家凌福。凌福问明情况,向刘方竖了下大拇指:“好汉子,真有要钱不要命的。”

刘方随着凌福去往凌家庄园的别墅见了家主凌若天和主母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