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秦苍看着刘文生那咬牙切齿的样子。

心里别提多爽了。

就是喜欢看你这种看不惯我,又不能打我的样子。

“刘总,你别凶我啊!我这人胆子小!”

聂秦苍故意装作受到惊吓的样子。

顺势向后退了几步。

谁都没有注意到。

他的步伐有意无意地朝着地上趴着的曹正的手踩了过去。

咔嚓!

聂秦苍的脚呈现一定的角度踩压下去。

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曹正,突然,整个人被疼痛惊醒。

竟然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啊!

一声已经不像是人一样的喊叫声。

曹正浑身通红。

眼睛更是已经没有了人性的光亮。

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堕落天使”的药效已经彻底在他的体内爆发。

曹正的意识已经变得模糊。

周围的人谁都没有想到曹正会突然这样。

一个个吓得连连后退了数步,生怕晚了一步,又被曹正这个禽兽给盯上了。

就算是苏未央也是心中一惊,眉头一蹙,微微向后退了几步。

“堕落天使”的威力她可是亲身体验过的,一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苏未央就有些羞愧。

她骨子里可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药物的催动下,会做出那些事情来!

现在的曹正在药力之下,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所有拥有的意识。

有的也只有动物的本能。

曹正疼地站了起来。

瞬间便是盯上了离他最近的刘文生。

哪怕是刘文生都没有想到,一直处于昏迷的曹正怎么会突然间醒了过来。

而且看他那个样子......有点吓人。

“曹正.....你要干什么!”

刘文生感觉到曹正的目光盯着自己。

心头一惊,头皮发麻,下意识就要后退。

只是现在的曹正,意识丧失,眼里就算是男的女的也都分不清了。

只要是人,他就想要下手。

“啊!”

一声怒吼。

曹正如脱缰的野马,直接朝着刘文生冲了过去。

“曹正,你要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故,就算是刘文生也没有反应过来。

可即便是他反应过来了。

以刘文生这年过半百的年纪,身手,反应都跟不上。

怎么可能会是曹正的对手。

刹那,曹正便是扑到了刘文生的身上。

肿的跟猪脑袋一样的脸疯狂地在刘文生的脖子上乱蹭。

双手犹如铁钳一般,死死地抱着他的腰。

刘文生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上突然一热.....

那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太恶心了!

刘文生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也是取向正常的人。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一手提拔的手下当众调戏。

“呕!”

一想到这个,刘文生就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想要吐。

他不断地扭着脖子,想要挣扎着。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药物作用下,曹正的力气变大了。

还是原本曹正就有这么大的力气。

他无论怎么用手用力地去推开他,可还是能够被曹正死死地纠缠着。

此时的曹正就好似狗皮膏药一般,已经黏在了他的身上,甩都甩不掉。

也不知道是不是刘文生用力过猛。

没有注意到脚下。

一个重力失衡,直接摔到在了地上,连带着身后的办公位也翻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传来,办公位上的A4纸瞬间飞扬了起来。

可是,即便是摔到了也丝毫不能阻挡曹正对刘文生的侵犯。

倒下,反而给了曹正更好的便利!

曹正如发疯的野兽,疯狂地撕扯着刘文生的衣服。

刘文生身上那套价值五位数的阿玛尼直接被扯坏,紧接着,白色的衬衫也被暴力地撕开......

“曹正,你看看我是谁!你疯了!”

刘文生一边躲闪着曹正的“物理攻击”,一边还要防止着曹正的化学攻击。

他就像是个野兽,还流着哈达子,不断地从嘴缝滴落下来。

纵然刘文生平日里养气功夫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的功夫。

可是这个时候,在面对已经失去理智的曹正。

他,还是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你们都愣着干嘛!快给我把他拉开啊!”

刘文生瞪着一旁几个销售部的男同事,咆哮道。

被刘文生这么一吼,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

也是壮着胆子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曹主管,松开刘总......”

几个人探出手,就是要将曹正从刘文生的身上拉开。

只是,才是的曹正力大无穷。

他被人打扰,面容顿时狰狞了起来。

“吼!”

曹正一个甩手,直接是将几个人给甩开。

也正是这个短暂的机会。

刘文生抓住了时机,趁机向后连连爬去。

什么身上的疼痛,衣服的破烂,这一刻,都不重要了!

只要先逃了曹正的魔爪,那就比什么都好!

只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纵然销售部的几个男的一起出手了。

可依旧还不是曹正的对手。

或者说根本就是他们太弱了,拦不住失去理智的曹正!

仅仅是一招,这些人就被曹正甩跌在地上。

疼的他们龇牙咧嘴的。

随后,曹正的目光又盯向刘文生。

刘文生害怕极了。

想要跑。

可是身上的疼痛,让他已经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就跑向远方了。

呲啦.....

曹正朝着刘文生扑了过去。

双手一拉,赫然将他的西裤给撕扯了一半下来。

“救......救我啊......”

刘文生发出惊恐地声音,看向聂秦苍。

此地,就仅仅剩下聂秦苍一个男的还没有动了。

他下意识就想向着聂秦苍求救。

只不过聂秦苍就跟没事人一样,双手交叉,横于胸前,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刘总.....刚才你说,见义勇为是不是要奖励我二十万的奖金?”

聂秦苍突然开口问道。

“二十万?刚才不是十万吗?你这是坐地起价啊!你怎么不去抢!”

刘文生听到,下意识怼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继续享受!”

聂秦苍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一旁,静静地拿起自己的水杯,喝起了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