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州百花谷

钟隐正坐在屋旁的一枚大石头上,静静的看着漫山遍野的百合花。

安民正在劈柴,泽兰与灵儿站在一旁,不停的抱起劈好的柴禾运进屋中。

忽然间,伴随着呼呼风声,一阵浓重的黑雾从天上飘将下来,众人一惊,连忙撂下手中的活计,抬头观看。

只见那黑雾不偏不倚,正落在众人跟前。一触地面,便化成人形。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面色苍白的魁梧大汉正抱着一名奄奄一息的公子哥。

那公子哥面色苍白,吐息甚微,胸前缠着一圈一圈被鲜血染红的大绷带。仔细一看,正是那被仙剑所伤的鬼公子。

那壮汉怀抱着鬼公子,上前一步,对着钟隐微微欠身,嘴里说道:“钟前辈,请您一定要救救我家公子。”

钟隐并不多问,连忙招呼壮汉抱鬼公子进屋。安民、灵儿与泽兰也都一同忙活起来,捡药的捡药,烧水的烧水。

钟隐解下鬼公子身上的绷带,只见这鬼公子前胸后背被一利器捅穿,血流不止,略一查看伤口,点了点头,知道幸而未伤及心脏,仍有回天之术,随即便转头招呼安民。

安民听到师父呼唤,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小跑过来。钟隐附耳对安民说了几句话,安民点了点头,起身快步走到柜子旁边,取出一个黑黑的木盒子,跑过来交给钟隐。

钟隐打开盒子,只见盒子中乃是一坨深黑色的药膏,钟隐令那壮汉扶鬼公子坐起,随即把药膏抹到了鬼公子前后伤口之上,然后取出绷带包扎起来。

此时,灵儿也刚好熬好了药,由泽兰端过来交给了那名壮汉,壮汉对泽兰颔首行礼,随即恭恭敬敬的接住了药碗,俯身去喂鬼公子喝药。泽兰脸上一红,连忙慌慌张张的退开。

鬼公子喝完了药,呼吸渐渐平缓,那壮汉满脸担忧转为欣喜,小心翼翼的扶鬼公子躺下,随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边连连磕头,一边向众人道谢。

钟隐与灵儿不理不睬,恍若未见,泽兰连忙退开,不敢受礼,安民上前一步,扶起了那名壮汉。

此时钟隐开口说道:“灵儿,你再上山采些石斛和三七回来。”

灵儿点了点头,走出门去。

钟隐转头看向那壮汉,说道:“这位公子被利器刺穿胸膛,受伤甚重,至少需要半个月的调理,然而性命却已无碍,请你放心。”

“重陵神教上上下下,皆永世不忘钟前辈之大恩大德!”壮汉拱手跪地,声如熊虎。

钟隐摆了摆手,壮汉点了点头,又磕了一个头,随即起身退出房间。钟隐也站起身,对着安民与泽兰摆了摆手,二人会意,跟随钟隐走了出去。

三人走出屋子,钟隐对着那壮汉说道:“你不妨先行离去,待你家公子伤愈,再来迎接不迟。”

壮汉摇了摇头,说道:“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照顾公子,前辈有用的上我的地方,也请尽管开口。”

钟隐正欲再说,忽然天空中风云面色,霎时间乌云滚滚,雷霆阵阵。众人皆尽变色,都抬头看向天空。

“钟隐老儿,你为虎作伥,贻害人间,该当何罪!”威严的声音响彻天际,安民额头沁汗,早已猜出是谁。

忽然间,一道雷电从天而落,殛在地面上,激起漫天尘土,尘土散去,只见那显威真人凛然肃立,纤尘不染。

那显威真人此刻怒容满面,须发皆张,一手拿着一柄长剑,另一手却拎着一个黑乎乎的毛球。

安民紧张不已,直勾勾盯着显威真人,泽兰吓的浑身颤抖,却不退半步,而那钟隐,却神色如常,抬头看着天空,好像在发呆。壮汉站在前面,将众人护在身后,死死盯着那显威真人,神色忌惮。

显威真人上前一步,将那毛球掷到众人跟前,泽兰定睛一看,忍不住大声惊叫了起来。原来那毛球,正是前些日子为众人所救的那只鸟怪的头颅。

显威真人看了一眼尖叫的泽兰,冷笑一声,转过头对着钟隐说道:“老贼,你若有本事,便再救这妖孽一命啊!”

钟隐摇了摇头,转身想要进屋。

显威真人大怒,喝道:“站住!”随即剑尖之上一道雷电迸射而出。安民大惊失色,正欲上前退开钟隐,可那闪电如此迅猛,安民两条肉腿,又如何跟得上?电光火石之间,那名壮汉飞身而至,挡到了钟隐身前,雷电直击那壮汉前胸,壮汉一阵颤抖,立刻仰倒毙命。

钟隐闻声一惊,连忙转头,只见那壮汉瞳孔涣散,再无生气,也不由得暗暗伤心,转身走向那显威真人,嘴里说着:“我钟隐罪大恶极,请真人即刻取我性命吧,勿要为难他人。”

显威真人冷哼一声,正欲动手,忽见那谢安民奔跑上前,护住钟隐,嘴里喊道:“真人!您实在冤枉了好人!”

显威真人目光一凝,认出了安民,嘴里说着:“我冤枉好人?这大鹏妖为祸人间,伤了多少性命?我将他打成重伤,却反倒被这糊涂的老儿搭救,你道那大鹏妖为你所救,便会痛改前非吗?他从你这里走后,沿途遇人吃人,害了何止千万条性命,这些性命,难道不是为你所害的吗!”

钟隐闭上双眼,沉默不语,安民泪流满面,却难以反驳,只是护着钟隐。

显威真人又是一声冷哼,继续说道:“你若只是误救了这一只妖魔,那么我如何不肯饶你一命?然而你多年以来,不知救了多少邪魔鬼怪,你受了什么好处?竟置自己同胞安危于不顾,甘心与那妖魔为伍!”

钟隐一把推开安民,睁开眼睛说道:“真人,你嫉恶如仇,老头子我佩服的很,请你快快动手吧!”

显威真人喝一声好,随即飞身上前,挺剑刺向钟隐,安民想要相救,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转眼间,长剑穿胸,钟隐倒在血泊之中,安民上前扑在钟隐身上,放声大哭,钟隐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随即气绝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