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经理,现在有件事,麻烦你……”

张昊打给了孟朝阳,目的很明确,眼下有十名益兴员工在派出所,孟朝阳这个总经理,多少也得出面吧?

不求孟朝阳把他捞出去,但求把剩下的九个员工外加宋素梅保出去。

“张昊啊,你可真行,等我电话……”

孟朝阳正在跟秘书在外边过夜,一听张昊所说,眼睛都绿了,打了这么多公子,打得这么重不说,公然还勒索对方,相当于抢了180万!

这事太棘手!好在张昊一人做事一人当,倒也没有难为他,硬逼着保张昊出来。

孟朝阳一通联络电话之后,给张昊扯了个回销,告之其他人都可以离开,但张昊显然不行。

被打被抢的公子们及其家属,那是绝不会放过张昊这个罪魁祸首的。

张昊对此早有准备,向孟朝阳表示感谢后,挂下了电话。

“魏部长、宋导……大伙应该可以马上离开了。姓熊的,带我去见袁礼、王帆,哦,他们的家长在吗?最好一起见,我有话要交待给他们。”

张昊若无其事地向魏婉容等人笑了笑,再以发号施令的态度,向熊得胜说道。

熊得胜再糊涂,也知张昊一点也不惧怕被关起来,这样的有恃无恐,到底是无知者无畏,还是真有什么底牌?

熊得胜都看出这点,老警察更是没有问题,当下建议熊得胜去见陈兴泰,把张昊的要求说给陈兴泰听。

熊得胜点了点头,去了隔壁办公室。

王绍赶到了派出所,看到儿子没有老婆说的那么夸张,可伤得也不轻,袁礼的伤势,也是触目惊心,其他人要好点,不过也好不到哪去。

饶是王绍深知自己儿子是怎么一个德行,可也被气得火冒三丈,瞪着陈兴泰道:“他们人呢?”

“在隔壁讯问。”

陈兴泰见王绍发火,急忙说道。

“你当他们是小偷小摸,在办公室迅问?都伤成这样,还被抢了近二百万块,故意伤害加抢劫,两罪都有,申请刑事拘留,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还要我教你吗?”

王绍闻言大怒,不管怎么说,这次儿子王帆的确是受害者,就算对方是正当防卫,那也是显著过当,就更不要说,钱还被抢了。

“对方中有个叫张昊的,似乎有些邪门……”

陈兴泰知道自己第一时间没有坚决地站在王帆这一边,拖泥带水的办事,让王绍非常不满了。

但是,事情就怕万一啊。

不得不提醒一下王绍,即便这么说话,有让王绍火上浇油之嫌。

“你准备怎么处理?”

王绍心疼儿子不假,可也不会因为愤怒而丧失理智。

陈兴泰这种老油条,既然敢这么说,多半属实。

于是,王绍反问陈兴泰道。

陈兴泰正在为如何回答为难之际,王绍的电话响起。

电话是市局局监刘德彬打来的,告之益兴集团总经理孟朝阳已经求情,还望他只纠首恶,放过胁从。

“王局,对其他人训诫,然后要求他们对受害人道歉,并对受害人的的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负连带赔偿责任,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陈兴泰小心翼翼地提出建议。

“什么?你看小袁,还有我家帆帆,被人打成什么样子?主犯肯定要恶惩,从犯也得受惩罚,训试就算了吗?至于医疗费、精神损失费,本来就该由他们连带赔偿。不行,一定要从犯也坐牢!”

王帆妈一听陈兴泰的建议,就跟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顿时叫嚷开来。

“刚才就是刘局监打的电话。坐牢肯定是不行的,但从犯中为首的,还是要行政拘留,我给袁局通个气!”

王绍毕竟是区局局座,就算刘德彬不打这个电话,他也不会让所谓的从犯坐牢。

姑且不说他儿子王帆等人,肯定也有过错,单是这事涉及到知名民企,真要往重处弄,恐怕会惹起别人强烈反弹。

但是儿子被打成这样,这些在现场目睹这一切的从犯,竟无一人出声阻拦,单凭这点,就不能这样简简单单地放过他们。

不要说老婆这边不好交待,他这个区局局座的面子,也没地方放。

受害者中还有袁礼,他还得请示一下袁敦,看这样处理,妥当与否。

“袁局同意了。陈所,执行吧。”

袁敦本人是不会出面的,但他肯定会关注王绍的处理结果。

毕竟,袁敦的老婆跟王绍的老婆,就是同一类型。

根本不问她们的儿子该不该挨揍,她们只关心儿子吃亏没有?

换成袁敦来处理,他也只会像王绍一样,做出同样的方案,这怕就是英雄所见略同。

“噫,赵女士,你怎么来呢?”

这边熊得胜正要前往隔壁,转述张昊的要求,却没想到赵诗诗居然来了。

张昊很是纳闷,总不可能赵诗诗想按摩想得发疯,都追到派出所来了吧?

“这位警官,我跟区局的人有些关系,能否让我去见你们所长?”

赵诗诗就是王绍的情妇,王绍先前就是从她的床上离开的。

“我也要去见我们所长,一起吧。”

熊得胜看赵诗诗这种人,媚气中带有贵气,他可不敢造次。

“噫!老江,你怎么在这里?”

“赵妹,你到这来干什么?”

两个女人在隔壁办公室一碰面,江燕和赵诗诗,同时发问。

原来,江燕正是王帆的妈,王绍的老婆。

两个女人稍一说明,就明白她俩算是敌对了,这比在凝香阁时两人的争风吃醋,迥然不同。

江燕当然不肯放过张昊,伤子之仇,岂是区区按摩所能补偿?

这次赵诗诗完全落了下风,毕竟江燕的理由更强大,也更正当,母子连心嘛!

就更不要说,受害者中,还有市局局座的公子。

赵诗诗没去求情人王绍,求了也没用,徒增讨厌而己。

不论是王绍怕老婆这点,还是王帆是他儿子这点,王绍都不可能为了情人,而放过张昊。

赵诗诗沉默了,熊得胜这才向陈兴泰转述张昊的话。

众人听闻张昊居然要去见袁礼、王帆,还有他们的家长,最好一起见,有话要交待。

不禁纳闷了,这张昊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哦,江大姐,原来你儿子就是王帆啊,失敬失敬!”

当张昊与一众从犯来到隔壁办公室后,江燕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想亲自狠抽张昊一顿。

以前眉清目秀的张昊,此时在她眼里,就是个恶魔,务必除之而后快。

不过,张昊明白了江燕和王帆的关系后,当即陪起了笑礼。

“你不要指望拉关系,就能逃脱法律的惩罚。说吧,你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

陈兴泰代表王绍、江燕、王帆一家人,向张昊发问。

“我得先问清楚,你们会怎么处理我,我才会告之我想说的话。”

张昊不卑不亢道。

王绍等人都笑了,这个张昊,此时居然问起如何处理他。再怎么处理,都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的。

不管出于公报私仇,还是法律本身的规定,惩罚张昊,都是必然的。

所以,陈兴泰便将先前定下的处理方案,告之了张昊,并且重点说明,这是孟朝阳代表益兴集团求情后的处理结果。

若不是这样,处理结果将会更重,间接告诉张昊,你的倚仗没了,至少你得找比益兴集团更大的后台。

“那个谁,叫袁礼的,哦,还有你们这一帮所谓的受害者,最好先打个电话给你们的爸,看他们是不是也同意这个处理方案。毕竟你们敢这样肆无忌惮,仗着的就是你们老爸的庇护。”

张昊听闻这个处理方案,心中勃然大怒。

为了避免别人说他不教而诛,张昊还是得给所谓的受害者一个机会。

众人大惊,这样的处理方案,合情合法,张昊居然还要大伙确认,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张昊还要把受害者的老爸,也给废了不成?

现场短暂寂静后,江燕率先发难:“不用打电话,我和老王,都赞成这个方案。张昊,别以为你在凝香阁受欢迎,那些人就会无条件支持你。要怪,就怪你把我儿打惨了,此仇不报,枉为人母。”

“我爸说,就算了,你赔点医药费就好了。”

另外三名受害者,在打过电话后,也都同意这个处理方案。

不过,也有例外,就是那个眼镜男彭唯。

彭唯的“叛变”,理所当然地受到袁礼、王帆等人的攻击。

此人不可交,必须踢出小圈子,这是袁礼等人的共识。

“你们铁了心要弄我,对吧?我再打个电话,打完之后,我就依你们的处理方案好了。”

张昊对彭唯的识趣,表示欣赏。

同时,再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喂,史总,我有点小麻烦……”

张昊终于把王牌打了出来。

当然,张昊也给了史艾菲一个好处,将来他会为史艾菲做一桌好菜,保证让她爽到飞上天。

“好了,你们定哪个是从犯?”

张昊是当着大伙的面打的电话,嬉笑颜开,完全没把这事当多大事的觉悟。

打完之后,还问了这么一个荒唐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