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聚会,你带社会上的人来干嘛?”

有同学看着张晨质问道。

张晨低着头不说话,一旁的于然倒是冷笑了起来。

“反正大家都要毕业了,有些话我就先说了!”

于然将目光看向在场的众人。

众人纷纷不解的看向于然,尤其是周旭,直接皱起了眉头。

于然的目光停留在周旭的身上,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但随即便是狠辣!

“于然,你要干嘛?”

周旭的眉头皱起,看着门外乌泱泱的一大片人。

他也听说过疤脸的名号,据说行事作风十分狠辣。

这个KTV距离学校不远,疤脸的传说在学校里流传了很久。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晨会把这个人找来。

“我要干嘛?”于然冷笑,看着周旭,语气冷漠:“周旭,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上学这三年来,我对你是掏心掏肺!可是你呢!”

周旭闻言皱眉,只是看向于然,语气有几分严肃。

“别闹!这里不是你胡搅蛮缠的场合!”

但于然的眼神却闪过一丝不屑。

“闹?我今天不是来跟你们闹的!”

她的脸色逐渐狰狞,指着秦瑶跟张月二人。

“你们两个人,处处跟我作对,处处找我的麻烦,怎么,真当我于然是面团捏的?”

秦瑶跟张月眉头都是一皱,看向于然,刚想开口。

但是门口的疤脸就笑了。

“哎,你们都是学生,学生之间,能有什么仇恨呢?”

说着,他缓缓走了进来,用侵略的目光扫过女同学们。

还在上学的她们并没有多么的漂亮。

但是秦瑶跟张月,却着实让他十分满意。

他咧着嘴,满意的道;“不错,不错,张晨,你这次做的很不错,这两个女孩我很喜欢。”

这话一出,众人哪里还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一个个纷纷瞪大眼睛,看着他。

张月跟秦瑶倒还算得上是淡定,没有说话。

疤脸砸吧着嘴,看着这些同学,摇了摇头,道:“既然我今天来了,那么自然也不能白来,这样吧,一人二十万,别坏了我的心情。”

他们可还都是学生啊,从哪里弄这二十万来?

听着这话,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张晨也有些为难,连忙道:“疤脸哥,他们都是我的同学,能不能……”

但他话还没说完,疤脸直接一个巴掌甩了上去。

“跟老子讨价还价?你TM也配?!”

张晨捂着脸,低下了头。

却看疤脸看向了于然,道:“要不是你给我找来这么好机会,我还弄不来呢,跟我讨价还价?你是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张晨一时无言。

疤脸冷哼一声:“还不快滚?!”

张晨连忙点头哈腰,就要离开。

而在这时,周旭开口了。

“疤脸哥,你好,我是周旭,我的父亲是周氏金融的董事长,周明。”

周旭上前,看着疤脸,神色有些复杂。

他的父亲虽然也有一定的实力,但是听说,这个疤脸的后台十分强大难搞。

所以他也不确定疤脸能不能卖他父亲的面子。

“周明?我倒是听说过。”疤脸的眉头一挑,看向周旭:“怎么?你要来求情?”

周旭有些挣扎,但看了一眼张月跟秦瑶,还是道:“是的,我想求求情,请您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疤脸就笑了起来。

“周氏金融,不错,确实不错,周明也算是有点实力。”

周旭的脸色一喜,看来有戏。

但是下一秒,疤脸就直接一个巴掌甩了上来。

啪!

周旭直接被抽倒在地!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疤脸。

刚才不是还有戏么?

但却看疤脸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可是就算你爹是周明,那又怎么样?就算他今天在这里,老子想做的事情,他也不敢有任何的阻拦!”

周旭的脸色逐渐变得难堪。

在这么多同学面前丢人,还是他没有想到的。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看在你爹的面子上赶紧给我滚,不然的话……”

话音落下,门口顿时冲进来了一群人。

看着这群人,周旭的眼睛瞪大了。

他知道,如果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揽下来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难以形容的恐怖下场。

毕竟疤脸的行事作风他也有听说过。

可是……

周旭看了秦瑶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决定好了没?我的耐心有限。”

疤脸站在一边,冷漠的开口道。

听着这话,周旭的脸色猛然一沉,看着疤脸道:“对不起疤脸哥,我不该多管闲事!”

说着,他直接转身就走。

这一幕,让一众女同学是直接瞪大了眼睛。

疤脸满意的看着他离开,冷笑一声:“早这样不就好了?”

然后,他将目光放在了一众同学的身上,笑了起来。

“来来来,各位交钱,一手拿钱一手走人,咱们也不墨迹!”

说着,他就要动手拉秦瑶。

但是秦瑶却毫不留情的拍掉了他的手。

“拿开你的脏手!”

疤脸一愣,看着秦瑶,眉头皱了起来。

“你是在跟我说话?”

秦瑶丝毫不怵,看向疤脸,冷漠的说道:“如果你现在滚蛋的话,你还能安然无恙。”

开玩笑,秦瑶是什么人?

她在北斗商会那可是公主级别的人物。

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疤脸,就算是整个片区的龙头来了,见到秦瑶都得毕恭毕敬的。

饶是北斗商会明面上的老大刘彪,都得尊称秦瑶一声小姐。

所以她根本没有把疤脸放在心上。

“哈哈哈,你说什么?说我滚蛋安然无恙?”

疤脸大笑着说道,但是眼中却满是冷漠。

“你还真敢说啊!”

话音未落,疤脸就直接抬起手,准备一巴掌甩在秦瑶的脸上。

但,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如果你打下去,我保证你全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声音冷漠,但其中的杀意,毋庸置疑!

秦瑶闻言眼中一喜,连忙看向门口。

却看在门口站着一个单薄的身影。

正是秦风。

“哥,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