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以后,舒婷婷拿起作业本检查了一下,认为没有遗漏,弟弟舒乐乐刚刚送同学出了门,还说着明天早上去学校二人补作业的事。舒婷婷问:“乐乐,你的作业还没有写完吗?”舒乐乐回答:“姐姐,不就是作业,不用你操那么大心,我会搞定的!”舒婷婷长叹一口气:“唉——我就知道你贪玩,快把作业交出来,我帮你补作业!”舒乐乐却说:“不用,真的不用,我明天去学校和同学一起很快就能补完的!”

舒婷婷还是要求弟弟把作业拿出来,舒乐乐不情愿地让姐姐帮忙补作业。到了晚上,舒阿姨回来了,说:“我马上给你们做饭,你们的作业写的怎么样了?”舒乐乐的作业已经补完了,但是他不想让姐姐说出自己是因为没有写到后面才让姐姐补的。

舒婷婷说:“我的作业在去医院的时候就写完了,乐乐的嘛,刚刚……”舒婷婷刚要说,舒乐乐就推了推她,做了个嘘的手势,没有被舒阿姨发现。舒婷婷接着说:“刚刚乐乐送同学回去,他的作业也写完了!”这下舒乐乐才放心下来,他问起舒婷婷:“你下午去了医院?怎么你生病了?”舒婷婷说:“是我的一个朋友,叫王林……”

舒婷婷把王林的事情告诉了舒乐乐,而且把因为自己的过失导致王林发烧进医院的事也解释了,舒乐乐又说:“你说你朋友是从那个世界来的,到底是哪个世界?”舒婷婷说:“我也解释不清,你不是知道王叔叔会很厉害的功夫吗?王林的来历就和他的功夫有关!”舒婷婷知道的也不多,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

舒乐乐说:“是啊,王叔叔的功夫很厉害的,我真想和他学功夫!”舒阿姨做完了饭,吃过饭舒婷婷进了自己卧室,一直睡不着,心里一直想着王林,她担心王林会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和她在一个学校上学,玩过山车的时候也得知王林刚来这个世界,还没有户口,所以她也很担心。

早上,舒婷婷背着书包路过王林家的别墅,看到屋子里空空荡荡,很显然王林还是在医院,他的父母也在医院陪伴他,母亲过一会就要来别墅打扫卫生,料理事物,因为王林住院,王林母亲给舒阿姨打电话说早上家里没人,可以来的晚一点。舒婷婷看了一眼别墅门,很显然是锁着的,有些失落的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医院内,王林还没有苏醒,还在睡眠。医生对母亲说:“再打些吊瓶休息一下,差不多下午就能出院了!”王林醒后,父亲又买了些吃的,母亲喂王林吃了。王林躺在病床上很觉得无聊,他很想见到舒婷婷,对父亲说了心声,父亲说:“很快,目前需要先去给你把户口上了,到时候我会向他们解释的!”

中午一过,医生又询问了他的身体状况,王林觉得好的多了,母亲摸了摸他的头,发现已经退烧了,医生说可以出院,可以立刻出门,当然不放心也可以在家里修养几日。坐着孙用开的车,孙用也问了王林生病的事情,然后对父亲说:“地里面的事情忙完了,工人们都回去了,要把工钱给他们,我今天刚从地里回来,早上刚刚忙完!”

父亲说回到家就给他转账,让他把那些工人的钱都付给他们。到别墅之后,孙用在和工人聊着付工钱的事情,王林上了别墅二楼,进到卧室,对母亲说:“妈,我觉得我已经在安全好了,我也不需要休息!”

母亲让他先在家里待着,去让舒阿姨给他做些吃的。王林偷偷又下到一楼,坐在沙发上,母亲看到了也没有让他上楼,吩咐舒阿姨煮碗面给王林。母亲过来抓住王林的手,说:“儿子,你发烧真的急死妈妈了,幸好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如果你觉得还不舒服,可以在家先修养修养!”而王林觉得自己不过是发烧,既然医生都说完全康复了,那就没有什么问题,对父亲说自己想去和舒婷婷一起上学的事情。

父亲说:“我先带你去给你把户口办了!”母亲一想王林又要出门,有些担心,父亲说:“要不,我先去问问,到时候再带你去?”王林解释说出门完全没问题,父母有些过于担心了。临走母亲还嘱咐了几句,孙用开车,父亲领着王林进去。父亲给对方解释一通,经过繁杂的手续,做过抽血验证后,王林的户口终于上了,王林也明白,自己的父母真的就是自己亲生父母。

第二天早上,王林迫不及待的就让父亲带他去舒婷婷的那所学校,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就是舒婷婷和舒阿姨一起来了,还有舒婷婷的弟弟舒乐乐。王林见到舒婷婷很开心,舒婷婷说:“王林,你的病好了吗?”

王林说已经在安全好了,舒婷婷说非常想和王林一起念书,王林说自己的户口已经办好,马上就能去学校了,并说:“旁边这个,是你弟弟吗?”舒婷婷说没错,是她的弟弟舒乐乐,向王林和舒乐乐互相介绍对方,舒乐乐也很想和王林做朋友,还说:“要是你和我在一个年纪多好,这样我们就能做朋友了!”

王林不好说是因为自己喜欢舒婷婷才去学校的,舒婷婷也就没有解释太多。父亲让孙用先回去了。自己开车送他们去学校,舒阿姨还对他们说:“到了学校好好照顾照顾王林少爷,你们三个互相关照!”

听完母亲的嘱托,车就开向了学校。进入学校,舒乐乐提前向他们说再见,径直就走向自己的教学楼。舒婷婷领着王林和他父亲到了另一边的教学楼,上去后,在走廊里走向班主任的办公室,自己的同班女同学都会走过来向她询问情况,舒婷婷也很高兴的说这是她的新同学。

办公室打开,经过询问她的班主任还没有来,没过多久,班主任上了楼,互相碰见。班主任是个戴眼镜的女性,进入办公室,听舒婷婷说了情况,得知王林要在他们这里当插班生,给王林办了手续,父亲并说不是住校,家里的不远。班主任向王林介绍:“我叫李玲,以后就是你的班主任。”

李老师给了王林教科书,父亲说书包和书本都没有买,舒婷婷说先用她的,父亲说马上就买回来,让王林等一下。李老师让舒婷婷先带王林进教室给他找个座位,自己马上就回去。进了班级,舒婷婷告知同桌希望让她让个位置,而且她的同桌还是个女生,那个女同学说:“这是你的朋友?长得真帅啊,那好吧,我成全你们!”

女同学有点像开玩笑一样的,然后坐在另一个女同学跟前。王林还有些腼腆,期间周围的男同学都主动过来和他说话,王林也介绍了自己。班主任李老师进了班级,让王林上台,李老师说:“这位是王林同学,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同学,请大家鼓掌欢迎他加入我们班级!”

随着大家的鼓掌声,王林看到舒婷婷投来了称赞的目光,王林站在讲台中阳,李老师在旁边看着他,王林在想,现在好紧张,马上就要做自我介绍了,他的情绪有些紧张,也有些压抑,从来没有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说话,他一时间停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