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女佣端来晚饭,二人吃了。茵茵说:“这几天放假,终于可以在家里待几天了。对了,你千万不要去我爸爸的密室,你去了他肯定会生气的,哪里是他专门休息的地方。”

王林说:“好,我知道了。对了,茵茵,你知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说要锻炼我,学什么武功。你得告诉我才行,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茵茵说没事,只是练武功而已,让他不要在意。

第二天一大早,保镖成尹送茵茵出去给她买些零食。

王林一个人待在家里闷得慌,他突然又想到茵茵要帮他出去,其实在茵茵出去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

快到中午,茵茵回来以后,王林假装旧病复发,茵茵对成尹保镖和黑衣人戴丸说:“我哥哥好像旧病复发了,我要送他去医院!”

成尹就开车,王林和茵茵在后座,戴丸和成尹坐在车前,成尹开着车。

快到医院的时候,茵茵说:“我有点晕车,快把车停下来。”

茵茵推开车门走出去来到边上的绿化处,做着呕吐的样子,戴丸下车对她说:“不要紧吧小姐!”

就在这时,茵茵咳嗽一声,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

王林快速下车,坐在前座开车的成尹一愣,往后看去,王林已经跑出去了,王林朝着小路跑去。

那里是一个小山村,成尹没管车就下去追。

戴丸也很诧异,茵茵说:“我好了,啊!哥哥怎么走了呀?”

看到逃跑的王林,成尹在后面追着,他跑步速度非常快,像是飞起来一样。

王林已经气喘吁吁了。成尹跳的很高,来到他前面挡住去路。

成尹说:“公子,你要去哪?”

王林说:“我和你拼了!”

王林根本打不过成尹,但成尹也不敢伤到王林,成尹制服了王林,把他双手抓住背对着他。

苦苦等待的戴丸终于看到他们回来了,而茵茵显得非常沮丧。

王林又被装在车里,为了防止他再次逃跑,戴丸用绳子把他的双手双脚都绑了起来。

回到别墅,都知道王林是装病,但是不知道这件事和茵茵有没有关系。

见到老爷,王林表情怒不可遏,老爷吩咐多加看管,第二天天一亮,来了一辆黑色跑车,王林和保镖成尹,戴丸还有几个黑衣人在后面坐着。

前面一辆坐着老爷,把茵茵留在家里。

出了城市,进入沙漠,眼前出现了一个库房。大门打开,车纷纷进入,看到里面有很多人都在练功。

他们互相两个两个,或单独。

一拳头能把人打飞十多米远,一跃能飞离地面七八米高,一个人伸出手掌,一掌打去,打碎了一块大石头。

王林都蒙了,老爷对王林说:“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要练习的武功,厉不厉害?”

王林看的早已经目瞪口呆了,哪里管得了那么许多,王林心想:如果能学会这些功夫倒也挺不错的。

虽然是和谐社会,但是有这种功夫装逼自卫倒也无妨。

老爷对王林说:“看到了吧,很厉害!但是!厉害是不够的,功夫是需要有用武之地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学知道了吗?”

王林默默地点点头,心想如果真的能够学会这些功夫,对于自己来说也是很不错的。

看了一会那些人练功,老爷就把他们请到一个稍微大一些的房子。

众人在房间吃了点饭,茵茵还是很好奇的出去看他们练武。

王林对老爷说:“他们练的功夫真厉害,感觉人间不可能出现这种功夫,一定非比寻常吧!”

戴丸说:“当然,这可是从昆仑山冒死取回来的一本秘籍,经过研究发现出来了绝世武功,这些人都是老爷的打手,老爷自己干嘛要练功夫,让这些人吃着饭练着功夫,最后为老爷拼命啊!”

如此以来,成尹保镖陪在王林身边,一是保护他的安全,而是轿监督他练功夫。

老爷和茵茵坐着车离开了,王林要面临长发三个月的修炼时间。

这段时间他出不去,一直有成尹和一些武功高强的人把守。

王林坐在屋里,问成尹:“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去,我想我父母,我想见见他们!”

成尹说:“你父母不是都已经逃走了吗,正到处躲避追杀,你怎么可能找到他们呢?”

王林解释说:“不,我要找的是养我的父母,不是丢下我不管的父母!”

成尹说:“我们开始练功吧!”

成尹带着王林来到练功的空地,这里大概有二十多个人,大多肌肉健硕,身强力壮,赤着上身。

他们的武功好像都已经练的如火纯情了。

面前有一块大石头,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自称姓熊。

成尹对王林说:“熊师傅以后就叫你练武功!”

王林见过了熊师傅,熊师傅为了展现自己的武功,找准眼前一块巨石抡起拳头啪啪几拳头,巨石已经被砸出了几个大窟窿。

王林当然很羡慕,就跟着熊师傅一块练。

当然刚开始不能直接用手去砸石头,而是先用沙包。

王林干过农活,但是平时自己比较懒散,还是弱不禁风。

一拳头打过去,沙包返回能把他撞击出三两米远。

练完了砸沙包,已经是大汗淋漓,接近下午。

这才吃饭,练过功夫当然得吃点肉,伙食很好,有专门做饭的。

王林没想到练功夫又能白吃白住,真是太爽了。

吃完了饭是休息时间,王林站在围栏中,看着老鹰飞去,白云遮盖着半边天空,这里的风貌是他从未见过的。

王林先是砸沙包,锻炼肌肉,后来能够把小石头砸碎,这时候熊师傅给了他一本秘籍,教导他训练。

王林心想父亲也有一本秘籍,不过是半本,父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不想多想。安安静静地在沙漠中训练。

有一次刮起了大风,风沙吹的人睁不开眼,大家都蹲在房子里,把大门紧闭,王林听着外面的风呼啸而吹,感觉就如同是鬼哭狼嚎一样,令人害怕之中又又觉得孤独和凄凉。

王林心想:我一定要好好训练,等到练会了,就能保护自己的养父养母,至于抛弃他的父母,他是不会管的,他想让养父母住的好一点,想办法先假装答应下来在老爷那里待着,然后想办法能够挣着钱,到时候自己再回去经营农田。

王林一不做二不休,没过三个月就小有所成,一天,成尹说:“这回就先这样,我们先回去,至于后面的部分,往后学习也来得及!”

这样,王林就跟着成尹又回到别墅,戴丸和管家,以及茵茵小姐接了他们。

回到别墅,茵茵小姐询问起他练功的事情,王林滔滔不绝又添油加醋,说:“有什么坚固的东西没有?有没有砖块?”

王林是想展现一下自己的本事,但是别墅里都是昂贵的东西,不能就这样让他打碎。

二人来到别墅花园,看到一颗老树,王林说:“看我把这颗树一下打穿。”

王林也是刚刚学会了一点,还是在非常困难的时候,非常艰辛的学会的,并不保证能有多大力量。

王林让茵茵站远一点,王林快速上去挥拳打在树身,树摇晃起来掉落下很多的树叶。

茵茵已经赞不绝口了:“王林哥哥,你真的好厉害!”

茵茵在一旁鼓掌。

王林觉得光是把树打的摇晃还仅仅不够,他扎了个马步,噗嗤一喘气,一拳直直打过去,嘭一声,树被打穿出一个大洞,王林把胳膊又拿出来,那个树洞已经很明显了。

茵茵走过来看了看树洞说:“你这功夫真是厉害啊,以后,你就是我的保镖,怎么样?”就在这时,成尹走过来说:“少爷,老爷叫你过去!”

王林不知道老爷叫自己过去干嘛,管他呢。

进了别墅,来到书柜,那里正站着保镖成尹,也是西装革履的。

戴丸把水晶球一转动,门开之后,二人进去。

见到老爷翘着腿,很得意的问戴丸:“怎么样?这小子学会了没有?”

戴丸说:“成尹告诉我了,说他已经学了一部分,怕他身体弱,就下回再去学!”

“这就好,我刚好有个任务要让他去完成,还有你,加上他的保镖!”

戴丸戴着墨镜,问:“老爷,什么任务?”

王林心想:难道这老头教我功夫是让我替他做任务的?那可不行,自己说什么也得回到农田中去,和养父母生活在一起。

突然,身边出现一个黑影,他的面目逐渐清晰,带着黑色口罩,一把拉住王林,地面上出现一个圆形的黑洞,这时候茵茵从门外进来,说:“王林哥哥,父亲让你做什么啊?我可不能没有你!”

圆形黑洞深不见底,黑衣人拉着王林就要走进去,茵茵见状也拉住王林,不让黑衣人带走他,老爷说:“快拦住她!快!”

说时迟那时快,当戴丸刚拉住茵茵的袖子,黑衣人已经拉着王林走进黑洞,茵茵还有戴丸也被吸入进去……

王林从回忆中出来,思绪来到现实。

王林很惊讶,天国!

莫非,这里是平行世界吗?

小男孩问父亲要手机玩,王林放下筷子,看看那手机,感觉比自己时代的要高端不少,很薄,能够把画面投影在空中。

王林问男孩父亲借过手机,上面出现的应用游戏都和自己世界很像,但是又不太一样。

这时候门外进来一个人,是个女子,中年妇女。

女子对王林说:“明明,你怎么到这里了?快和我回家。”

王林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了家里,父亲刚从农田回来,手里拿着除草的锄头。

父亲说茵茵和戴丸已经是迷路了,就报了警。办案人员来了以后,询问他们的姓名,他们都是市里的。

原来在这个时空,茵茵有了男朋友,而戴丸做着一份在餐馆做经理的工作。

茵茵和戴丸回去以后,王林惆怅起来,独自坐在田埂上,这里的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什么都和原来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