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从高空掉落,他害怕的大喊大叫,他的回声响彻整个天空。

扑通一身,他掉进了河里,他不会游泳,他挣扎的往上扑腾,可是越用力反而越往下沉。

他隐约看到一人,正是戴丸,戴丸抓住他来到岸上,王林喝了好几口水,都差点淹死了,幸好有戴丸。

王林口中感谢声不断,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河边都是农田,王林站起身,说:“对了!茵茵小姐呢?你看到她了没有?”

刚说完,天上传来声音,是茵茵落了下来。王林说:“我们快把她接住!”

茵茵刚好是岸边朝上的位置,如果再往一边偏离一丁点,都可以掉进河里。

茵茵猛猛的往下一砸,戴丸和王林被她砸到。

王林伸了伸胳膊,发现胳膊都快没有知觉了,可想而知茵茵从高空坠落,幸好他们都是会武功的,如果砸中普通人可能非死即伤。

三人在岸边往前走,周围都是大片的农田,黑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遇到一个小男孩,穿的的确是现代人的衣服。

王林询问这里是哪,小男孩说:“扶摇市荒郊。”

戴丸说:“这不就是老爷别墅的地方吗?什么时候变成农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跟着小男孩到了他家,他父母给他们换了衣服,做了饭。

王林问这里是哪个国家,他父亲说:“天国平言省扶摇市。”

王林的脑海里飘荡着前几天的记忆,他的思绪回到了几天前……

看去,是一个少年,正在那里培育他的蔬菜。

蔬菜种植在棉花剩余的空旷土地上,盖上薄膜,用来让里面的种地产生光合作用,王林用水壶给蔬菜浇水,乐此不疲。

再过一段时间,他的蔬菜就会越来越好,成熟之后就可以直接吃了,这可比那些直接用外面买来的要吃的香,也吃的放心。

此刻,传来母亲的声音:“儿子,快回来吃饭,饭做好了,不要老是玩泥巴呀!快洗洗手,你看你都脏成大花猫了,让别人见了还以为是捡来的孩子呢!”

王林说:“妈!你干嘛老是说我是捡来的,我都以为是真的,特地拿出所有的合照,我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为什么至今不告诉我她的去向?”

妈妈道:“你先回来吃饭,吃完饭我告诉你!”

王林答应了一句,就回到屋子里了。

房子建设在农田的一边,刚出门就可以看到田地,放眼望去一览无余。

王林正吃着饭,不远处父亲拿着铁锹走了过来喘着粗气道:“饭做好了?让王林先吃。”

父亲让王林留在家里,带着母亲说有点事要告诉她,硬是不让王林偷听,还把们给关了。

父亲带着母亲来到一片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母亲说:“到底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快说啊!”

父亲:“你可别着急,我说了你千万别跟其他人说。就是……”

父亲说话声突然顿挫下来,没有说完后面的事情,这可让母亲更加觉得怀疑,思索着到底他想说什么。

父亲说:“老夫老妻了,实不相瞒,为什么家里的农田种的那么快,因为我会功法,这种功法就是可以有很多种变化,我还有两个同门师兄弟!”

说着,父亲陷入了回忆。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夜晚,同门的老大哥潜入师傅的房子,趁师傅睡着偷走了一本功法秘籍,真巧被二师兄和三师弟也就是父亲见到。

二师兄说:“大师哥,你怎么能偷拿了师傅的秘籍啊?不是说过两个月就全部传授给我们吗?为什么这样做?”

大师哥将偷来的秘籍藏在怀里,秘籍上写着几个字“无上功法秘术”。

这时候,父亲也说:“二师兄,不能让他得逞,一定要阻止他。”

话说间,父亲已经跑上去将秘籍抓在手里,父亲大吼着:“二师兄,快把秘籍抢过来!”

二师兄上到跟前,大师兄当然不想就这样让他们得走,自己稠密的想了这么多天,这才把秘籍偷回来,可不能让他们得了去,这不行!

大师兄口中念起咒语,伸出手掌,手掌发出黄光,一掌拍出一道掌气,掌气一下就要打中父亲了。

就在这时,二师兄拦在父亲身前,双手一推使出一道光的屏障,阻挡住那掌气,二师兄说:“快,上去抢夺秘籍,不然我这个屏障撑不了多久!”

父亲应声就快步上前,刚要强,这时候师傅出来了。

月黑风高,风吹呼啸。

师傅隔空一掌打伤了大师兄,大师兄不服,上去要和师傅对战。

二师兄上去帮助师傅,让父亲在大师兄身后阻止他,开一个困兽斗!

师傅使出很多掌气打去,多少都被大师兄躲过去了,而大师兄使出双分身,一边去攻击父亲,一边去攻击师傅和二师兄。

父亲来了一个土遁,抓住大师兄的分身拉进土里,又上来,飞身上去,一脚踢中大师兄。

大师兄倒地之后,口吐血液,说:“这秘籍是我的,是我的!”

他呕吼着,双腿盘起来,双手伸在空中,口中振振有词,张口吐出很多细小的银剑,银剑飞来飞去。

父亲中招,师傅使出分身,抓住大师兄,大师兄挣扎之下撤掉那本秘籍变为两半,二师兄见状上去夺过来一半秘籍。

大师兄躺在地上像是死了,二师兄来到父亲跟前说:“没事吧,不要紧吧!”

父亲说:“我没事,保护师傅!”

师傅来到大师兄跟前,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师傅说他不应该这样做,有点悔恨自己身为师傅没有尽到所有责任。

在这时,突然!

大师兄拿出一把尘土往师傅脸上一抛,师傅用手捂脸,地上出现雾气,不多时,雾气消散,大师兄就消失不见了。

回到住所,师傅说这半本秘籍可以传给他们两人,让他们去找大师兄。

告别了师傅,父亲和二师兄在山南海北都没有见到大师兄。

分别的时候,二师兄将半本秘籍交给了父亲,说:“我想退隐江湖,江湖的你死我活不是我想待的地方,我会去一个没人的地方独自居住,辛苦逐渐功法,到时候一定要抓住这个欺师灭祖的家伙,把那半本秘籍找回来,你回去吧。”

两人就此别过。

这个时候父亲已经有了儿子,就是王林,而父亲到家,干着种田的生活,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因为这是属于他们门派的秘密,因为现在在抓这些外星人啊,灵异事件,非自然现象什么的,他们的功法也属于不平常的一种功法。

听师傅说,是师傅很小的时候跟着一个白胡子老人学的,后来白胡子老人飞去天空,最终得道成仙,还说让他们千万不要去昆仑山,因为那里的秘密不应该知道,更不应该去,去就会丧命。

昆仑山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有人把守。

师傅第一个徒弟就是那个偷秘籍的大徒弟,白胡子老头得道成仙,师傅就自立门派,收的第一个徒弟就悉心教导,没想到会欺师灭祖。

父亲现在靠种地为生,他从回忆中回到现实。

父亲对母亲说:“千万别告诉那小子,他真的是从垃圾箱里捡来的,还有一张字条,字条上有他生父生母的住址。但是还是不希望告诉他。”

父母回到家里,在这之前,王林就已经早就偷偷在门边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王林只有一个念头:“找到生父生母,但是不认他们,现在的父母对自己很好,他想找个机会,把那张字条拿来,并问问父母,到底在哪里捡的自己,父亲的事情和自己无关,他只想种好这一亩三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