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剑朝宗之势再现!

嗡!

在广阔的论道场上,所有的剑都情不自禁的掉落在地面上。

宛如一个子民,臣服于皇威之下,不断的叩拜。

连剑都是如此,在场的修士们更甚。

剑道场上已经倒下了一片修士。

在这种恐怖的威压之下,他们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没有办法抵抗。

就连自诩修为深厚的浮沉派的各位长老们,面上也是一片难色。

林前辈的剑意过于霸道了。

而悬于空中乾坤日月剑却像是十分欢喜一般,丝毫没有畏惧林风背后的大日,更没有害怕林风身上散发的剑意。

乾坤日月剑就像是一条小鱼一般,在这磅礴如汪洋的剑意中,肆意的飞旋着。

在林风四周不断有着光波四散。

骤然间,天地一片死寂。

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制了一般。

就连一直在林风四周玩耍的乾坤日月剑,也停顿了下来。

而底下的宝剑们依旧在颤抖着,但是它们却不敢再发出了鸣叫声。

轰隆隆!

一道宛如天崩地裂的巨响声,自半空轰炸开来。

林风的身后已经飞射出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威力无匹,剑意滔滔。

那金色光柱直冲云霄。

苍穹的云霄已经变化成了金色,看起来分外的神圣。

而之前一直伏地的宝剑们,此时们都像是接到了指令一般。

它们随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四周旋转,但是却不敢进入其中。

倒是乾坤日月剑,像是一个霸主一般,大刺刺的便进入了这光柱中。

虚空中,磅礴的剑意弥漫。

距离林风最近的叶婉柔,感悟最是深刻。

沐浴在这等剑意中,她似是有所感悟,也径直盘腿打坐。

很快,在浮沉派的一众剑修们也像是若有感悟,盘腿而坐,身上有灵气波动。

一旁的浮沉派长老满脸的震惊。

显然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了,万人同修的场面。

“这林前辈,乃是圣人啊!”

有长老大呼道。

他从未听闻过像是今日之事。

传闻中,只有剑中之皇,才有令其他的凡剑臣服的能力,呈现万剑朝宗之势。

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竟然亲眼目睹了。

天霄处,金芒四射,神圣无比。

无数的宝剑在原地鸣叫。

在大荒四处的修士们皆是惊叹,他们看着天空上的那层金色的云霄,倘若神迹。

有人猜测,是那神剑发挥的威力。

没有想到那神剑真的被夺走了。

一些修士们见到此番情景,心思各异。

在浮沉派千里之外。

山峦重叠,灵气飘散。

一名慧光韬骨的老者,看着远方天际上飞现的金光,眼中晦暗不明。

“没有想到,真是被浮沉派的拿走了。”

说话的老者是青虹殿的大长老。

青虹殿同浮沉派一样,是大荒中数一数二的大宗派。

虽然同为大荒之中的宗派,但是青虹殿却少和浮沉派有所交集。

“那神剑居然屈服于一群宵小之辈。”

在老者的身边另有一名站立的中年男子。

他同老者一样,是青虹殿的长老。

这次阳东峰骤现神光,他们青虹殿也派出了一大批的弟子前去历练。

但是谁知,回来时只剩下了几名弟子。

问及其他人,逃过一劫的弟子嚎啕大哭。

其余师兄弟们都已经丧命于秘境中了。

连他们这群弟子们也不过是侥幸而逃,但是他们身上都背负了不少的伤。

同时这群弟子们也带回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浮沉派也派人来到了阳东峰中。

听闻那浮沉派中还有一名大人物随行,连浮沉派的长老们也以此为尊。

最后,浮沉派的修士们毫发无损的从秘境中走出来了。

没有一人损命于秘境之中。

那时,就有人猜测这神剑就已经是浮沉派囊中之物。

眼下看来正是如此。

大长老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

那天空绽放金光之处,分明就是那浮沉派所处之地。

“那柄神剑就在浮沉派!”

大长老冷声道。

“那,我们难道要硬强吗?”

一旁的中年男子迟疑的问道。

“呵,我们青虹殿乃是名门正派。怎么会做强盗之事?”

“我要让这浮沉派心甘情愿的将这神剑自主让于我们!”

大长老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显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最近,大荒又出了一件盛事。

一场声势浩大的论剑大会将在几日后举办。

这次的论剑大会由青虹殿等众位宗门发起的。

论剑大会的举办地被设在了洪城。

洪城位于大荒的中部,算是上是大荒中最大的城池之一。

大荒的修士们来往走动时,都必经洪城。

在大荒,洪城中的修士人数也是最多,数目达到了几十万。

这也是为首的青虹殿一发起论剑大会,便得到一呼百应的原因。

有了洪城的一些大宗们的支持,这场论剑大会的意义顿时变得不一般。

在大荒中其他宗派的弟子们,纷纷都奔赴了洪城。

这次,基本上所有大宗厉害的骄子们都出现。

一方面,普通的弟子们可以见见世面,也可以明白自己与他人的差距在哪里。

另一方向,一些在小宗门中弟子们,也想接着这个机会,可以展露才能。

若是,被那些大宗派的长老们给看中,从此身家上涨,成为一名大宗派的弟子。

这些是落寞的小宗派无法带给他们的。

浮沉派。

“这青虹殿,打的是什么主意?”

浮沉派掌教看着眼前的这个请帖,皱起了眉头。

各大宗派联合组织的论剑大会,分明距离现在还有数月时间。

怎么提前了。

“谁知道?青虹殿行事一向诡异。”

在场的长老竞相谈论着。

而坐在掌教旁边的凌长老,只是细细的品着口边的茶,不发一语。

不消片刻,谈论声瞬时消失了。

“凌长老,可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浮沉派的掌教面上露出了笑容,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现在,浮沉派上下都变成,以凌长老为首。

就连掌教都对凌长老谦让三分。

而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在浮沉派的那尊大神。

凌长老赫然是魔主面前的大红人。

想到前些日子中,他们见到的万剑朝圣之势,直教人大开眼界。

“不管青虹殿有什么阴谋诡计,有林前辈坐镇,凭这种小辈,自然不会撼动到我们浮沉派丝毫。”

凌长老轻描淡写道。

显然十分有底气。

在场的气氛再次活络起来,浮沉派的长老们一个个喜笑颜开。

有凌长老的这番话,他们有何畏惧?

“那这一切都仰仗凌长老了!”

“我浮沉派有凌长老,乃是我们浮沉派之大幸!”

被簇拥在正中的凌长老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同时凌长老也暗中思忖着,怎么让林前辈和浮沉派一起去往那论剑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