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来的很快,因为这家客栈对面就有一个医馆。

眼前给古丽娜把脉的老头不仅是个医生,而且是个炼药师。

其实大多数医生都是炼药师,把完脉以后老者开口了“此药药性非常猛烈,必须通房才可化解,时间不多了,快行动吧。对了,老夫问一下是否还有此类丹药或者丹药的配方?”

武墨把地上的玉瓶捡起来塞到老者手中。

“只剩这个玉瓶了”说完猛的啃了两口猪肉喝了一大口酒,就抱着古丽娜往自己的房间走。

邢灵脸色羞红,给了老者出诊费以后,自顾自的坐在桌前吃起饭来,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段岩看着武墨那萧瑟的背影,感觉有点英雄一去不复返的味道.........最后也只好‘无奈’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还不时‘勉强’的微笑.........

没过一会楼上就传来声音........楼下正在吃饭的房客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这哥们也真是惨啊.........虽然那女子长的不错,但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呀。”

“唉....谁说不是那,刚才柳方那老家伙把玉瓶拿走了,不会真的把那药给研制出来吧?”

“可千万别,那老家伙难道想成为千古罪人?”

到傍晚武墨房间里的声音才停下,武墨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掏空了,旁边古丽娜已经满足的睡去了。

听说最近好多地方都有女土匪劫色,因为尸瘟的原因男同胞的生存环境越发艰难。

尸魃这种有选择性的攻击,让实力低下的男性很难在野外生存,但在人口聚集的地方又面临另一个严峻的问题。

本来男人最向往的事情,在当下却让每个男人谈之色变.......为了快速恢复人口,有的城镇甚至强制实行一夫多妻制,并且强制分配........

因为尸魃不喜欢吞噬阴气过重的食物,所以经过这次尸瘟的洗劫,幸存者大多是年轻女性,虽然大部分地方尸瘟得到了控制,但男女比例不是区区几年就能恢复的。

武墨也懒得下楼吃饭了,从储物腰带中拿出一些备用的食物吃起来,吃过东西感觉没有那么虚弱了,就穿好衣服开始修炼四象伏魔功。

这么多天下来也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只是感觉那只‘小乌龟’好像稍微变大了一些,这时古丽娜也醒了。

“老公,这是练的什么功法?怎么还有个小王八在身上到处跑?”

“额..........小王八?这东西是玄武,只不过我修炼没多久它还没有玄武的威势。我修炼的是佛门的四象伏魔功。先给你弄些东西吃吧。”

“嗯,老公你吃过了吗?”

“我吃过了,我现在去楼下给你弄点吃的。”

等古丽娜吃过东西,武墨把虎牌送给了她,毕竟现在已经是自己的人了,多些保命手段总是好的,之后两人聊了一些自己过去的事情,好让彼此慢慢了解。

第二天一早武墨又跑的镇外去杀尸魃了,这次的主要目的是熟练缠绕术。

功法不像心法是打坐修炼的,功法是要不断使用提升熟练度,才能慢慢进阶下一层。

前三层比较简单,悟性好的人甚至可以直接通过学习练会第三层,但再往上就需要不断的练习了。

明天就是一号了,林峰会来红花楼潇洒,武墨实在想不明白,就现在这种状况这青楼还有存在的必要?

到底是什么吸引林峰等一帮男人来红花楼的?前几天没有时间进红花楼查看,现在有了古丽娜更不可能让武墨进红花楼了,但看着每天络绎不绝的客人,武墨百思不得其解。

杀了一上午尸魃,因为练习缠绕术的缘故效率不是很高。

回到客栈武墨洗了个澡,把装备上的血污也清理掉,接下来武墨不准备再继续修炼或者杀尸魃了,要调整好状态迎接明天的大战。

吃过午饭以后武墨去了典当坊,把剩下的铝矿石跟储物袋卖掉,之后武墨在红花楼附近来回转悠不停的计算逃跑的路线。

击杀林峰肯定会惊动这里大人物,比如说番茄大仙,武墨必须先找好退路。

但正在武墨规划逃跑路线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的和尚,此和尚剑眉星目,身材挺拔,一件破布衣都让他穿出袈裟的感觉。

和尚走到武墨面前开口说道:“施主有礼了,可否向施主打听一些事?”

武墨见和尚挺有礼貌的,再说自己也曾是佛门中人谦虚的回道:“大师有什么事情尽管问,有问必答。”

“请问施主跟菩提祖师是什么关系?”

“菩提祖师?我没见过什么菩提祖师呀。”

“哦.....菩提祖师行走江湖的时候,都是自称伟大和尚的。”

“什么?师父?”

“唉.....果真如此吗?!菩提祖师已经百年未曾收徒,我在祖师门前跪拜三日仍然无法得祖师指点一二...........但为什么?.........”

“额........这位大师.....你这是?”

“看来施主已经在此筹谋多日,小僧就不打扰施主了,此间事了再来拜访,小僧法号——了尘,我们会再见的。”

和尚说完就突然从武墨眼前消失,好似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武墨四处查看却找不到和尚的影子,此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别找了!他已经走了,佛宗的缩地成寸........看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武墨回过头去,看到一个身穿紫色纱衣的三十多岁女子,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武墨惊出一身冷汗。

在自己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自己身后,如果这女子对自己有恶意,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死了。

这女子面带桃花,顾盼生辉,容貌是上上之选,半透明的紫色纱衣里面若隐若现,武墨看着这个女子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