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纤细的手腕被他紧紧攥着,隔着一层墨镜镜片,权司霆一瞬不瞬的望着宝初的表情。

一张明媚姣好的小脸上一点多余的情绪都看不出来,除了平静只有一丝意外。

或者说是,疑惑。

须臾后,他听见宝初“噗嗤”笑出了声,“五爷,您想什么呢,我五岁被卖到冗县乡下,一直都是在那儿长大的。”

女孩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眉眼都染着笑,说话时表情镇定,目光沉静,不像是在说谎。

权司霆又对着她的脸仔细看了半晌,发现她什么异样的微表情,这才松开了他的手。

他垂下眼,抿了抿唇,轻描淡写的说:“那大概是我误会了,你的声音……和我在M国听过的一个声音很像。”

宝初没有追问他记错了谁,只是笑了笑,揉着手腕转过了身。

然而转过身的一瞬间,她澄亮的眸子便立刻冷了下来,眼底蕴着警惕和戒备。

她的职业习惯告诉她,世上不会发生任何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权司霆突然问她是不是在M国生活过,一定是因为什么事引起了他的注意,才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到底会是什么事呢?

敲门声就在这个时候想起来,管家有些着急的压低声音道:“五爷,您起了吗?老夫人来了!”

权司霆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去,从他的表情变化上,宝初也猜到了这位老夫人怕不是个善茬。

不过嘛,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楼下的阳光可能比较足,对眼睛不好,你还是戴上吧。”

将墨镜递给他,宝初握住权司霆的手,“我们下去吧。”

一道暖流从两人相握的手上传递至全身,权司霆原本充满戾气紧绷的身体也舒展开来,任凭她引导着自己下了楼。

楼下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忽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丑人扶着权司霆站在她面前,嘴巴一张,手上的茶杯都差点脱手飞出去。

“你你你你你……你是哪里来的妖……”

“孽”字还没出口,便听权司霆冷声道:“奶奶,她有名字,她叫宝初。”

说完又轻轻捏了捏女孩儿的小手。

“初儿,叫奶奶。”

亲昵的称呼让宝初愣了愣,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礼貌的欠身,声音清脆好听。

“奶奶好。”

“你别叫我奶奶!”

老太太吓得脸都白了,这也不知道是哪个神话故事里冒出来的妖魔鬼怪,她还怕折寿呢!

“老五!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在家里养了这么个……”

“妖怪”两个字刚到了舌尖,老太太见权司霆脸色一冷,舌头一卷,硬是改口道:“这么个长相别致的女人。”

权司霆面无表情,“奶奶,她是沈家的三小姐。”

“你说什么!”

老太太骤然拔高了声调,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丑的“惨不忍睹”的宝初,心里顿时有了数。

“这个不知死活的沈家,居然糊弄到我头上来了!”

老太太猛一拍桌子站起来,脸上震怒不已,一双浑浊的眼睛充满了冷厉。

她狠狠地扫了宝初一眼,下巴一抬,盛气凌人。

“抱歉沈小姐,我有话要同我孙子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好。”

宝初痛快松开了权司霆的手,再一抬眸,目光已经变得森冷如寒霜。

“忘了告诉奶奶,我姓宝,不姓沈,请您不要叫错了。”

她明明是笑着的,可是眼中却无端透出冷意和狠绝,倨傲的气势丝毫没有被这张脸影响。

老太太被她的语气和挺直的背影怔了怔,回过神来,神色愠怒。

“什么东西!一点礼貌都没有,居然敢这么跟长辈说话!沈家敢弄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骗我,这事儿我跟他们没完!老五你放心,我马上就派人把这个丑东西送回去!”

她说罢便拿起电话,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就算权司霆是权家最不受宠的孙子,但是也容不得别人这么往他头上踩!

这不是在侮辱权司霆,是在侮辱他们权家!

老太太刚按出一个数字,就听权司霆道:“我觉得她挺好的。”

“你说什么?”

老太太放下手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权司霆双手插在口袋里,透过墨镜看着瞪大眼睛的奶奶,一字一句说:“我觉得她挺好的,我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