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消息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九转金丹,这可是传说中吃了可以直接破丹结胎的神药。

修行中人,修行路上一共分为开光,筑基,分神,合体,金丹,元胎六阶,每一阶又分为三个小阶段,为初期,中期,后期。每次晋升,除了实力上的增长,更有寿元上的增添。

开光者得寿一甲子,筑基者能得寿双甲,分神期得寿三甲,合体期得四甲,金丹可得五甲,元胎境强者可得寿五百,当然,这只是寿终正寝的情况下,要是意外身亡,或者自寻短见者不在此列。

传说中元胎境上面还有先天境界,先天境界者可得寿元千年,并且有机会参天悟道,白日飞升,但是这只是出现在传说中,便是现今中原正道五大门派的领袖也止步于元胎。

六大境界中,前面五阶只要努力修行,有前人引带,或者寻到能提升修为的灵丹神草都有机会能达到,但是等到得金丹期,想要晋升元胎境界,就不是光靠苦修就能成的,还必须要有机缘,机缘不到,便是你天纵之资,天资卓越也难逾鸿沟。

是以只要等到门中弟子达到金丹境界之后,各门派就会将这些弟子派出去历练,一方面增长见识,一方面寻找自身的机缘。奈何天道难测,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可能寻不到晋升元胎的契机,只能止步于金丹,而能寻得机缘者更是万里挑一。

不过也有极个别福缘深厚的人,别人穷极一生都寻不到的机缘,反而在他们误打误撞之下撞个满怀,原地悟道!

可想而知要达到元胎境界有多么的不容易,而这九转金丹就可以让你直接从金丹晋级为元胎。但是九转金丹炼制极起来为不易,光是其中所需要的奇珍异草就已经可遇而不可求了。

江湖上已经数甲子没有九转金丹现世了,想来也只有像昆仑玉虚宫这样底蕴深厚的天下第一大派,才有一两枚存货。

而这上古神器妖皇佩剑更是难得,相传此剑乃是妖族圣物,得此剑者,便可以号令天下妖族。如今大世将起,若能得了这上古神器在手,在这乱世之中自然又多了一分把握。

几乎瞬间,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天下,江湖上各路门派,散修都开始往昆仑聚集。

“哈,昆仑山证道大会?这倒是有意思,听师尊说过,昆仑玉虚宫乃是中原正道的第一大派,想来他们举办的证道大会应该会很热闹,时间还有半年,应该来得及。等西南之行结束之后,到时候也去凑凑热闹。”

而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云少枫还依旧在前往西南的路上,半年后的昆仑山证道大会他也听沿路的修行之人说了,打定主意,云少枫继续往西南而去。

一路走来,云少枫路过了不少的城池村落,每到一处就会留下来盘桓一两日,一方面了解当地的习俗异闻,一方面增长见识,对他这个十六年都在深山之中长大的“世外之人”来说,外界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很新奇。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月,这一日,云少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匹白马,晃晃悠悠的来到了西南的一处城池:不动城。

这是云少枫自下山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座城池,城墙高逾十丈,城门口站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守卫,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没进城便能感觉到城内的热闹喧哗。

下马接受完盘查的云少枫顺利进入了不动城,入眼的街道两旁都是琳琅满目的摊贩走卒,酒肆客栈。各种叫卖声,嬉笑声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云少枫牵着马走在街道上东瞧瞧西看看,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心中不由感叹:还是外面的世界精彩,在山中虽然几位师尊待他极好,但是总归缺少了这种人间烟火的气息,估计这也是几位师尊让他下山来的目的吧,想要超凡入圣,必须先入世修心。

“闪开,快闪开”。

街道上,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只见一队兵马从街道上疾驰而过,看那样子好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街道上的人群见状都纷纷往两旁退去,云少枫也牵着白马随着人群退到一边。

“娘亲,你在哪里娘亲。”

就在这时,军队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半大的孩子,应该是突来的变故让这个孩子与家人走散,此时正在街道中间茫然四顾。

眼见疾驰的马蹄即将撞上小孩,骑马之人眼神惊骇,想要勒马却是已然来不及了,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色清瘦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一把抱住小孩,身影一晃间宛如惊鸿,便与马蹄擦身而过,惹得周围的人群一片叫好声。

“没事吧,小朋友。”看着怀中惊魂未定的小孩,云少枫关心的问道。

“小哥哥,我没事,我娘亲不见了,我要找我的娘亲。”小孩子泫泪欲泣。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女从人群中冲出来,扑到云少枫跟前,将小孩一把揽入怀中,关切的摸着小孩,“我的儿啊,你没事吧,”接着拉着小孩对着云少枫就拜,“多谢恩公,多谢恩公救了我儿性命。”

云少枫急忙拦住妇人,“大婶儿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孩子没事便好,你们赶紧回家去吧。”

妇人掏出钱财要感谢云少枫,被云少枫多番拒绝之后,千恩万谢的走了。

这时候先前领头骑马之人来到云少枫面前,拱手说道,“少侠好身手,今日多亏了少侠,不然怕是要闹出人命了。”

云少枫本想发怒,但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面容刚毅,眉宇间一股正气,不像是什么居心叵测之人,想来刚刚也是无心之举,于是便压下怒火,回礼道,“前辈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修行之人的本分罢了。”

“少侠好胸怀,不知少侠师从何门,今日我尚要事在身不便延误,日后定当登门拜谢。”男子看着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颇有些欣赏的说道。

云少枫想起下山之前三位师尊告诫不能轻易说出师门,于是开口说道,“在下师从无门小派,今日之事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挂怀,既有要事在身,在下也不耽搁前辈了。”

男子一脸欣赏的看着云少枫,“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强求,若得闲暇,少侠可来我不动城皇甫家一叙。”

“多谢前辈盛情,日后若有必要,晚辈定当上门叨扰。”云少枫不卑不亢的说道。

“告辞。”

“前辈请。”

说罢,男子便上马领着众人走了。

“这位小哥,你可知来人正是这不动城之主皇甫家的家主,皇甫定山。你要是攀上了皇甫家,在这不动城就是鱼跃龙门啊,你呀,怎么会拒绝了呢,要知道这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天大好事啊。”一旁的人群有人说道。

云少枫闻言,并不答话,淡然一笑,便转身牵着马离去了,他下山来是为了游历天下,寻找自身机缘的,可不是为了结识权贵,攀龙附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