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们告诉你们是什么人,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到这来的?”

“喂喂喂,你一口气问那么多问题,你叫我先回答哪一个啊!”

卢伟的表现相当的暴躁,虽然这个小鬼的眼光还算不错,不过总感觉有那么点不自在,以至于自己看他很不顺眼。

只不过子秋又再次拽住了似乎像是在恐吓别人的卢伟,因为他的大脸就快贴到别人的嘴唇上去了。

还有那仿佛要吃人的眼光。

[难道听出了我刚才的话中话?]“先等等,等剩下的几个人都醒来之后再说吧,给新人介绍会有100点的积分奖励。”

一旁的猴哥从黑暗中发出话来,似乎准备跟上次一样,并不打算第一时间露面,可能是嫌麻烦吧。

总不能醒一个人就吓他一次,一起来总比一次次来要方便的多,即使他已经习惯了。

子秋的手电划向四周,地面上还躺着5个人,3个女的2男的,这次的分配真的相当的均匀。

而此刻子秋他们所待的漆黑的地方,像是在一处老旧的飞船遗迹中。

没错,很像是科幻电影中的那些宇宙飞船。

四周都是钢铁合金筑造成的舱道,脚底下全是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的灰土。

“你们几个快看,那些是什么东西?”

手电筒的光幕朝着远处打去,看不到尽头的过道中间,有许多类似人型的土块,只不过离的比较远,再加上漆黑的环境,看不清那些是什么东西。

“他们好像是人?”

子秋看着绫音的眼睛里发出了微弱的光,那双眼睛似乎能穿过黑暗,看到遥远的地方。

[这应该是她强化的能力吧。]“有点像是被某种能力石化的人类,还能看得到他们脸上凹陷的嘴巴跟眼睛。”

绫音淡淡的描述着她所看到的一切,而子秋也正在飞速消化着这些信息,想要找出跟记忆中匹配的某部动漫里的内容。

“啊,我的头,这里是哪里啊?”

穿着比较大胆的一名女士揉着自己的脑袋,慢吞吞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样子显得醉醺醺的,只不过现在可闻不到什么酒味。

美丽的露背吊裙将背部的那一片光滑肌肤,完美的展现在众人眼前,那也的确是她可以拿来吹耀的资本。

绫音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子秋的状态,想看他会作何反应。

只不过子秋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转而去观察其他的几位陆陆苏醒的“新人”了。

心里先先小小的喘了一口气,不过随即又轻哼了一声。

绫音现在穿的可不是之前的那套“黑夜传说”了,只是比较普通的,适合运动的服装。

材质相当好的运动鞋,修长的黑色裤袜直达到短裤的末端,护着了自己光滑的大长腿,上半身更是简单的修身卫衣,不过身后依旧披着跟子秋同款的黑色风衣,像是在宣誓这什么。

而剩下的两个女性,一个穿着比较成熟的高档西服,另一个则是充满学院风的校服,看样子可不像玩什么cosplay的家伙,应该是正经的学生。

因为她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洗过很多次了。

只不过在场的几名女性的长相都挺好看的,各有千秋,虽然跟绫音没法比,不过魅力值恐怕都在6,7的样子。

而另外的两个男同胞就不给力太多了。

一个人长着一张非常见的大众脸,年龄大概有40岁了,头发被剪的很碎,国字脸,嘴巴的一圈,满是碎裂的胡渣。

带给人一种相当邋遢的感受。

而另一个则染着一头高高树立的红毛,耳边还连环排列着连串的耳环,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不良少年的感觉,甚至更加严重。

长相的话,可能还看得过去,只不过颜值被他的这身形象着实拉低了不少。

而这两个男人醒来以后,并没有向另外的两名女性那样大呼小叫,而是冷静的观察着四周的状况,观察着现在拿着手电的这几个人。

并不像躺在地上的人一样,眼中充满疑惑。

[他们目的明确,不过恐怕也并不是主谋,看他们的样子,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记得自己应该是中弹了才对]胡渣男的心中不断的分析着自己观察到的一切。

红发的不良少年狠狠皱着眉头,满脸的暴躁与愤怒,不过却并没有相当莽撞立刻的冲上去跟对方干一架。

“卢大哥,你去说吧!”

“诶?不用,不用,叫绫音去吧,我不缺积分的。”

子秋撇了一眼某个假客气的家伙,随后又接着说道,“绫音一个小女孩,谁会信她的,万一有什么情况,你也好对付一点。”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我?”子秋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然后侧着脑袋,语气怪异的说了一句,“我又不缺积分!”

“靠!”

卢伟装着满不情愿的样子,走到了几名新人的中心。

而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冷静了下来,不如说,本来也没有几个人大呼小叫的。

这次的新人似乎素质都非常的不错,不像子秋第一次来的时候,什么样的家伙都有。

不过却基本上都死在没有人可以记起的地方,而身为他们同类的卢伟居然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不得不说,队友选择还是相当重要的。

子秋对这点就深有体会。

“那个啥,各位,首先欢迎你们来到‘死神的游戏’啊。”

“别开玩笑了!快放我走!”

忍耐到此刻的红毛终于爆发了,他抬起了自己的拳头想迅速冲向正在琢磨着台词的卢伟。

而卢伟看着不断逼近的拳头更是不慌不忙,直到对方真的逼近快逼近到自己的脸上,他才微微偏过脑袋,轻松的躲过了这记暴虐的拳头。

对方口中的语言并不是汉语,而是跟绫音出自同一个国家的语言。

“还是一位外国同志,你们老师没有教过你们做人要礼貌吗?”

手上突然冒出了一把外表华丽的左轮手枪,在手指上轻轻的转了一圈后,卢伟轻描淡写的扣下了枪上的保险,对着一边的坚硬的舱壁。

“砰——”

枪响之后,子弹弹射出去,并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女学生跟另外的一名西服女吓的花容失措,大叫了起来,另外的一位穿着性感的女士虽然也看着面前的这名男子,不过在她的眼神中却并没有泛起什么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