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格飞,现18岁,是一个大一的学生,性格爽朗细腻,有一头天生的银发,非主流的发色也偶尔会让他被误会成不良少年,喜欢冒险,特长是外国人少系列的极限运动,不过曾经一起组团玩耍过的小伙伴们如今都已经找到了归宿,阿门.....有了前车之鉴加上家人劝导,这让齐格飞最终决定封印这个特长,上了大学过后彻底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跟室友一起成了半个光荣的宅男一族,几乎整日与电脑为伴。

虽说决定不再轻易触碰那项危险的运动,不过骨子里的那股疯狂劲让他依然富有冒险精神,这不,大一第二个学期就快要结束了,齐格飞又开始蠢蠢欲动,脑中不断思索着这次假期去哪里冒险呢,是去危机重重的原始森林打野?还是在与世隔绝的大雪山脉蹦迪?又或者是在那片神秘的海域摸鱼!

一封国外来信结束了齐格飞的选择困难症。

“我亲爱的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离开很久了,舅舅这辈子未曾娶妻生子,想想也只有我的外甥你才能继承我家族这微薄的财产......原谅舅舅的不辞而别,我会化身英灵继续守护你们......”

是舅舅的遗书,泛黄的信纸表明了它诞生有一段岁月。

收到这样的不幸,齐格飞有些难受鼻子有些酸,虽然自己跟舅舅相处时间不是太长,但是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而且舅舅对自己喜欢的极限运动也是很支持,从没有反对过自己,在其他方面也给了自己很多援助。只是四年前开始突然音讯全无,想不到突然得到消息已是这般情景,唏嘘,真是天意难测啊。

“飞飞小宝贝这是怎么了。”齐格飞正惆怅着,突然一只大手摸上了自己的后背,还在细细移动,看路径是慢慢往前胸摸去,像极了抚摸女友的男人的手。而且手法,为什么这么熟练!齐格飞叹息,不用想肯定是室友之一的雷狗,那位座右铭是“有女朋友的男人都是GAY”的室友。

这是一个有女朋友的狗东西。

“没什么,就是突然被告知要继承一份庞大的家产,有些淡淡的忧伤......手别乱摸啊,你是狗吧,滚啊!”

“哈哈,要你装抑郁要你装逼,为了德玛西亚,雷狗刚他丫的。”

另一旁的胡杰坏笑。

“滚滚滚!”齐格飞口中大骂,心底却有些温馨感,都是些可爱的室友们知道安慰自己,平时没白养他们。

等等,少年思想很危险啊!

逃脱了雷狗的咸猪手,将信复原夹进笔记本锁好抽屉后,齐格飞一边整理衣物一边走去推开了寝室阳台的大门,刹那间,有些昏暗的室内迎来光芒万丈。齐格飞仿佛沐浴在圣光之下,背影变得伟岸般,将淡淡的忧伤很好的掩盖,回过身张开双手,一脸慈祥道:“撒,儿砸们,要跟啪啪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迎接他的是宿舍另外5人整齐的中指。

这是一个住着5个人的八人间。

嘁,最后齐格飞还是在一片中指的欢送中一个人走了,原因是众人都以为他在开玩笑,而且大家也有自己的计划,更何况临近期末考试,想想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理由挂科重修的学长,再想想自己什么都还没开始准备......不想毕业了是吧。

所以,虽然很遗憾,但这次出国旅行只能独属于处于安全线内的精英我了,齐格飞自恋的想,留下一个高手寂寞的背影。

三天后,欧洲一个古堡内,齐格飞已经将舅舅的遗产接收完毕,此外把断掉的水电也给缴了款。

一栋欧洲古堡包括房契地契在内,加上一张内部数字不菲的财富卡。

如今,都是齐格飞个人的财产了。

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失去了亲人的悲痛上,齐格飞倒是宁愿不要这些东西,他不喜欢也不希望身边有生与死别离的悲哀。

带着对故人故土的思念,齐格飞缅怀着重游了古堡的大多数角落。

古堡外壁几乎完全被藤蔓环绕一看就有很悠久的历史,室内也很久没有人来清理过,地上、桌椅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偌大的古堡,似乎舅舅还在的时候也是一个人住,没请过什么管家佣人,而且古堡深居森林中与世隔绝神秘得很。

古堡太大,房间太多,齐格飞也只是清理了必要房间的灰尘,天就黑了下来。

齐格飞的舅舅为什么在国外拥有一座古堡呢,说到这里就要解释一下了。

没错,齐格飞的舅舅是个外国人,严格点来说是个中西混血的外国人,齐格飞的外婆也是个华人,齐格飞的母亲跟舅舅拥有二分之一的华人血统,而齐格飞的母亲又嫁到了国内,也就是说齐格飞拥有四分之三的华人血。

齐格飞的母亲跟舅舅都是银发,齐格飞也遗传到了银发的基因,但不论是面孔还是肤色,齐格飞都是大范围偏向华人,这样看来那四分之一的未知血脉似乎具体就表现在了不同寻常的发色上边。

而这栋古堡的来历,可以往上追溯千年之久。

齐格飞小时候曾经听舅舅说过他的家族史,不过在齐格飞看来那更像是个神话故事。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头邪恶的魔龙侵犯了舅舅祖先国家的领土,在人类领地大肆破坏、掠夺财产、奴役人类如此肆意妄为。当时的国王不忍自己的土地子民受魔龙的迫害,就让自己的亲弟弟去除掉恶龙。国王的弟弟天生拥有与有灵智的生物沟通的能力,但是深知这个能力无法除掉恶龙,为了得到能够除掉魔龙的力量,听信了一位神秘巫师的预言,找到湖中的精灵得到了一身拥有神奇能力的铠甲,随后又远赴神山拔出了远古天神插在圣树躯干上的圣剑。后来国王的弟弟趁着魔龙熟睡用圣剑的力量贯穿了魔龙的心脏,杀死了魔龙并且沐浴了龙血,屠龙的国王弟弟被尊称为屠龙勇者。国王为了嘉奖自己的亲弟弟,就封弟弟为大领主,赐予了他财富、领土和人民。

山下的小镇就属于当时屠龙勇者家族的领土的一部分,这栋古堡则是领主城堡。

让齐格飞感觉有趣的是,当初自己问舅舅这位祖先的名字,舅舅一脸神秘的笑容。

“齐格飞。”舅舅看着齐格飞语重心长道:“那位祖先的名字翻译成中文来说就叫做齐格飞啊,你跟他一个名字,除了你的父亲姓齐这个美丽的意外,也是希望你能成为像齐格飞一样伟大的英雄。”

刚十岁一心想做大英雄的齐格飞就会一直傻笑,舅舅也会跟着一起乐呵。

古堡很大,房间众多,齐格飞找到了舅舅曾经的房间,在隔壁找了一间房将自己携带的箱子一放,整理了下就当做了自己的房间。万幸的是,虽然古堡很隐蔽神秘没有人气,但是古堡内部有现代化的改造,水电费也在入住古堡之前补上了,有水有电让齐格飞不至于太无聊。

这次来古堡只是为了按照信中的嘱咐来接收遗产,现在目的达到了,齐格飞也不打算待太久,准备休息一晚,明天在古堡探探险就回学校为放假做准备。

一夜无话,昨天办的事情很多,又稍微收拾了下房间,齐格飞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一早醒来电话微信QQ都被刷爆。

“在吗在吗在吗?”

“喂喂喂,还活着吗?”

“你真的跑欧洲去继承什么财产去了?”

“我数123再不说话我就要报警了!”

“妖兽了,飞飞宝贝不会真的被绑架了吧。”

“在不回话,明天咱们就报警。”

“手机能打通只是没人接,不会是调静音去干什么不可言语的事了吧。”

“有可能。”

“我觉得就是!”

“万年老处男小飞终于也,唉......”

......齐格飞捂脸,不能再纵容这群坑货了,你们可是喝我的奶长大的,呸呸,是喝我的酸奶长大的。虽然室友群内容是越来越污,不过不可否认,这群家伙是在关心自己,啪啪的奶没有白喂。

齐格飞赶紧背对窗户迎接太阳笑着自拍一张并发了消息。

“清早起来拥抱太阳。”

“哟,老齐,还活着呢。”

“失踪人口终于出现了,再不出来我们都要报警了。”

“既然人出现了,那我就让国家安全救援组织撤了吧,阴险脸。”

“飞飞宝贝,人家又想你的身体了。”

......齐格飞有些感动,这些混蛋,老是欺骗自己的泪水。

“没事,就是昨天太累了,睡得早。”

随后齐格飞没有谈论太多古堡的事,怕室友之间出现间隙——至于之前的胡言,当然就只是玩笑咯。

解释道是自己舅舅让自己去他家玩,到了这边才发现舅舅临时有事不在给自己留了钥匙,又发了一组随手拍摄的古堡图片。

齐格飞舅舅家族的古堡并非侧重于防守的轴心环形城堡,而是火器时代后更加注重美观和舒适的艺术化哥特式城堡。古堡优美的环境弄得群里这群艺术生嗷嗷闹闹,吵着要来古堡探险,嚷嚷后悔没跟来玩云云,齐格飞只得安抚他们,并承诺放假带他们一起来玩才关闭了聊天。

摇摇头看着清晨窗外凄冷的树林,洒在身上的阳光并没有多么的温暖。

每日三省吾身。

齐格飞深刻的反省了自己,这也是他的习惯,主动认识自己的错误并纠正它。

想想也是,哪有用亲人逝世做资本这样去跟人吹嘘炫耀的,哪怕自己当时的情绪再不稳定,哪怕自己的本意并非如此只是想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不管这么说,都太不成熟太不道德太混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