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疤立刻抱着他的腿哭诉:“李警官,我没有啊!我已经改过自新了!”

李警官指着他身后那一群傻眼的人,问道:“带着刀棍找别人麻烦,就是改过自新?”

刘二疤立马解释:“有人欺负我以前的小弟,我想帮他找回场子而已。这后面都是群演,不信你看看,刀是假的,棍也是假的。我们只是想吓唬吓唬这小子而已。”

“真刀我也提过不动啊,这么重还跟着那臭小子跑,累死算了。”有个胖子在后面小声嘀咕。

朱伟光只顾着在一旁看好戏。花臂男人中看不中用就算了,连他老大都如此菜鸡,真是令人失望!

上次他发空间动态,询问毕城有什么空地在出售的时候,刚巧这家饭馆老板评论了他,告诉他自己在毕城的位置。

今晚聊天的时候,饭馆老板也提到,他的警察朋友要来饭馆吃饭,所以,朱伟光将这群人引了过来。

“吓唬?”李警官眉毛拧在一起,十分不满。

“我可从来不吓唬人,刘二疤,你又得跟我走一趟了。”

“李警官,不要啊!你再关我,我老婆可真要跑了!”刘二疤悔不当初,一脸煞白。他看看李警官,又看向了朱伟光。

他讨好地笑着,对朱伟光说:“来,小兄弟帮我说说话,你是不是毫发无伤?”

朱伟光摸摸鼻子:“我精神受到了损伤,我赞成李警官的决定。”

这个时候,刘二疤的群演小弟们都跑得差不多了,地上留下一堆的刀棍。刀疤男人一米八七的壮汉,独自站在李警官面前瑟瑟发抖,好不可怜。

“你别担心,我找个人来陪你。”朱伟光对刘二疤说完后,又朝杨厉的方向跑去。

李警官忙说:“小兄弟别走,待会儿还需要你配合!”

“放心,我马上回来!”朱伟光头也不回,继续朝前奔跑。花臂男人一直没有跟过来,朱伟光有些担心。

等他跑到那左面那条街之后,果然看到花臂男人还追着杨厉绕圈,嘴上一直念叨着:“弱鸡,你们今天死定了!”

他还时不时挥动自己手上一米长的大刀。

杨厉不敢回头,生怕身后这哥们想不开。毕竟他是难得的大学生,还有美好的未来,跟身后的社会青年不一样。

朱伟光冲了上去,迎面对上花臂男人的长刀。

杨厉听见了其他人的脚步声,转过身,只看到朱伟光空手接白刃,眼睛都直了,惊道:“朱伟光,你真了不起!”

“那刀是假的。”朱伟光一边夺过花臂男人的长刀,一边对杨厉说。

杨厉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早说,你不知道,他跟着我砍,魂都要给我吓没了!”

花臂男人虽看着结实,但到底敌不过朱伟光的力气,不过三分钟,他的假刀就被朱伟光抢了过去。

朱伟光这次并没有冲他动手,而是非常客气:“你大哥让我来请你过去。”

花臂男人狐疑地盯着他:“大哥不帮我报仇了?”

“是,他想让我做他小弟。”

花臂男人顿时怒了:“大哥怎么如此不讲义气。你带我去吧。”

“好。”朱伟光脸上带着莫名的笑,看得花臂男人毛骨悚然。

他心中不安,但那饭店离此处不远,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他便被朱伟光骗过去了。

刘二疤看到他,眸中泪光闪动:“好兄弟!原来你真愿意陪我到局子里去。”

紧接着,花臂男人看到了刘二疤身后的李警官,心头警铃大作,可惜他跑不掉了。

这次轮到朱伟光抓住他的手臂,反手押在他的背后,嘴里还说:“老实点!”

花臂男人气得胸口起伏,张口便是:“年轻人不讲武德!”

朱伟光闲闲道:“若不是你偷看别人,又哪里会落得这般田地。”

花臂男人显然不服气:“男儿本色,我看一下怎么了?难道说你就不好奇?”

朱伟光手上用了力气,疼得花臂男人直叫唤。朱伟光说:“你不应该偷看我的女人。”

“疼疼疼……”花臂男人的声音,使朱伟光松了一些力道。他又痛又气,语气里带着挑衅:“别逗了,那么漂亮一姑娘,就凭你还想做她男人。呵……你要真有那本事,我脑袋给你当球踢!”

“好了,有事到局子里再说。”李警官在一旁说道。

几人都安静了下来,等到局子里走完流程之后,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看着朱伟光与杨厉的背影,李警官对身后的刘二疤与花臂男人说:“看来这个人不简单。”

二人闭口不言,只沉浸在无限的后悔里。

这一夜的经历,被杨厉添油加醋传了出去,自然也传到了苏月樱的耳中。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刚响,前排的同学就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只是等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都安静了下来,要么口中发出一声惊呼,要么慢下脚步,那炙热的目光让站在门外的苏月樱有几分不自在。她不由得将耳边的碎发都聚拢,顺在了耳后。

她穿着一件娃娃领的白衬衫,显得脖子修长且白皙,下面搭了一条格子裙,腰身纤细,小腿紧致且饱满,红艳艳的下嘴唇,被雪白的贝齿轻咬,灵动的眼睛里面暗含着几分期待。

直到朱伟光出来的时候,苏月樱眼睛一亮,忙喊道:“朱伟光!”

朱伟光没有料到,苏月樱居然会在教室门外等着自己下课。

他笑笑,问苏月樱:“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班上的男同学朝朱伟光投来了羡慕的眼光。王成却是越看越不爽。

两人对这些目光并不在意,苏月樱说:“听说你们前天晚上遇到了之前在网吧找麻烦的那个人,你没有受伤吧?”

朱伟光自信满满:“我怎么会受伤?你别担心了。”

“好。”苏月樱松了一口气。

朱伟光将手上的课本跟钢笔交给了室友汪洋,对苏月樱说:“你还没有吃饭吧?”

苏月樱摇了摇头:“在等你。”

“汪洋,帮我把书拿回去,再给杨厉说一下,不用等我吃饭了。”朱伟光对汪洋交代道。

“见色忘友……”汪洋轻声嘀咕,瞟了苏月樱两眼,这才往食堂走去。

朱伟光对苏月樱说:“今天轮到我请客了。”

“好啊。”苏月樱也没有推辞,嘴角挂着迷人的微笑。

一路上,二人温声细语的闲谈着,走向路边的小饭馆。

偏偏这个时候,刺耳的女声传入了两人耳中:“不是吧?苏月樱你找的什么穷酸男朋友,居然带你到这种地方吃饭。”

这句话说完还不够,她又继续补充:“啧啧……可惜了你这张脸,真是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