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城外,夜辰一路狂奔,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他知道,他的行为恐怕已经彻底激怒了秦牧。

这条老狗行事卑鄙,他可不认为,秦牧会任由他离去。

事实也正如他所想,一股摄人心魄的气息紧随其后。

觉此,夜辰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虽然实力大涨,更有刀意做底牌,可面对秦牧这位大武师,他根本不做多想,连一战的念头都没有,因为他知道,那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虽然他现在面对秦牧没有一战之力,可他相信,只要给予他一些时间,将刀意慢慢引导,彻底融合,哪怕是秦牧,他也有着足够的底气,与之一拼。

只是现在,他却只能灰溜溜的逃命。

“老匹夫,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秦家,不复存在。”被秦家陷害至此,不得已逃命,他夜辰属实憋屈,这一口气,他要是不发泄出来,他夜辰将誓不为人。

“嘭~”

陡然间,地面炸裂,轰声不断,尘烟弥漫。

夜辰心下骇然,他猛地一个侧翻,避让开来。

只是这一个动作,却让他的速度骤然缩减。

对于他而言,这是致命的错误,可也是不得不选择的一步。

而对于紧追不舍的秦牧来说,这是最好的时机。

只见秦牧狞笑一声,旋即单足一跺,整个人飞掠而过,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便挡住了夜辰的逃生之路。

看着挡在前方的秦牧,夜辰寒意涌动,同时也为秦牧的实力感到惊悸。

大武师!果然不同凡响,比起他这个刚突破不久的八级武者,实在是强了太多。

“打伤我儿,废我儿丹田,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你觉得可能吗?”秦牧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夜辰。

夜辰缓缓站起,他瞥了眼四周后,讥笑道:“是不太可能,不过你觉得你的做法符合你的身份吗?”

秦牧阴沉的看着夜辰。

夜辰冷笑道:“堂堂一家之主,为了觊觎别人的东西,不惜利用女儿来陷害他人,此等卑鄙手段,你觉得谁才是真正的畜生?”

秦牧一言不发,只是脸色越发的阴沉。

夜辰看着无动于衷的秦牧,再次冷笑道:“你不就是想要我的晶石吗?好,我可以给你。”

说着,夜辰自怀里拿出一物,只是紧紧握着,看不清他手里到底是什么?

虽然看不清,但对于秦牧来说,他已经动心了,一双眼睛泛着精光死死的盯着夜辰紧握的手。

见秦牧两眼放光,垂涎欲滴的模样,夜辰讥嘲一笑,“老匹夫,东西就在我的手里,想要就自己去拿吧!”

夜辰忽然朝着左侧树林猛地一掷,秦牧目光一凝,他赫然看到,一抹猩红一闪而过。

见此,秦牧心下一喜,果真是极阳晶石。

当下也不管夜辰,一个飞身便朝着夜辰掷去的地方冲了过去。

可当拿到手时,秦牧就傻眼了,这哪里是极阳晶石,不过是被鲜血染红的碎银罢了。

他竟然被耍了!

堂堂一家之主,天元城仅有的三名大武师之一,如此显赫的他,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耍了?这是何种耻辱?

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砰!”

秦牧双眼冒火,用力一握,那碎银直接被爆成了银粉,他此刻的怒火,已经如汪洋火海,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夜辰已经没了踪迹。

“小杂碎,我秦牧在此发誓,不将你扒皮抽筋,我就不是秦牧。”低吼一声,便跟随着夜辰的气息再度追了过去。

“老匹夫,真想看看你暴怒的样子,只是可惜啊!”夜辰一边狂奔,一边自语道。

只是跑了没多久,他便是一滞,前方竟是一座山脉,并且这山脉中妖气冲天,很显然,这里面妖兽众多,很危险。

看了一眼后方,夜辰眉头紧蹙,他知道,进入这座山脉,将会危机重重,搞不好小命不保。

可他更清楚,他已经没了退路,刚才的戏耍已经让得秦牧暴怒,他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既然不能回头,那只有拼一拼了,看看他夜辰的运气到底如何?

一念及此,夜辰不再犹豫,闷头冲进了山脉之中。

而就在他进入山脉后不久,秦牧便追了过来,看着眼前茫茫无际的山脉,他想也不想便冲了进去。

此时正值晌午,艳阳高照。

夜辰此刻已经来到了这座山脉的中央之处,只是走了没多久他忽然止步。

前方,似有声音传来,并且这声音他还十分的熟悉,不正是秦家第二天才秦萧的声音吗?

“他怎么会在这?难道是来寻找灵草的?”夜辰暗自想着。

不过随即便是狡黠的一笑,既然秦家要置他于死地,秦牧这个老匹夫更是不折手断的想要抢他的东西,如此卑鄙行径,他夜辰要是不回击一下,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虽然废了秦风这个秦家第一天才让他很是畅快,但好事不嫌多,再废一个第二天才,想来也能稍稍的收回些利息,而且他相信,对于秦家来说,必然是沉重的打击。

一想到秦牧暴跳如雷的样子,夜辰就忍不住心花怒放,对于灭掉秦萧的心思,更加坚定了。

其实,他更想报复的是秦月,这个女人太恶毒了,太会伪装了,尤其是她的嘴,夜辰恨不得将她的嘴给撕烂了。

不过眼下还是先拿秦萧开刀,至于秦月,就先让她多活一段时间。

想到此,夜辰便悄悄地潜行过去。

峡谷边,一身锦衣的秦萧目光灼灼的看向谷内,而在他的一旁,则站着一名实力达到九级武者巅峰的贴身护卫。

“罗叔,待会我下去采摘元阳果,你在上面接应我即可。”似乎是想了许久,秦萧这才说道。

“秦萧少爷,这万万不可,那绿萝蛇虽然体型较小,但胜在速度,如果被咬上一口,必死无疑,此险,万万冒不得,就算要去,也该我去才是。”秦罗先是一惊,随后劝解道。

秦萧摇了摇头,他郑重的看向秦罗,“罗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不是小孩子,冲动的事我不会去做,至于我这么说,就是想磨炼一下自己,还有,我的十三刀已经大成,我想对付区区一级巅峰的绿萝蛇应该不是问题。”

“什么?你竟然将十三刀法练至大成了!”秦罗忽然讶异出口。

秦萧傲然点头。对于他自己的天赋,他向来很是自负,虽然他是秦家第二天才,但在他的心里,他其实不认为自己比不过秦风,只是碍于家主的面子,他没有和他争罢了。

见秦萧点头,秦罗顿时有些激动,他忍不住的说道:“十三刀法难练至极,整个秦家,除了家主以及三位长老外,就算是秦风少主也没有达到这一步,人人都说我秦家第一天才是少主秦风,可现在看来,真正的第一天才应该是秦萧少爷才是,如果老爷知道你的成就,想必会很欣慰吧!”

秦萧也是一笑,“这件事还未告诉爷爷,不过爷爷贵为家族大长老,烦事众多,也该是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了,等回去后,我会亲自告知。”

秦罗笑着点点头。

可就在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看你是没有机会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