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心里默念,千万别给她看大话西游。

“好吧,我这次就原谅你了,记住,男人的自尊比命还重要!”

见小甜甜拼命的点头,沈浪心里偷着乐,哈哈,危险不仅解除了,还俘获了一丁点她的芳心。

这可是大喜事呀,感觉人生充满了希望。

“走吧,回去吧,咱们还得做生意,赚钱了才能给你买飞机。”

“嗯,别太劳累了。”

咦,这么温柔,还会关心人了。

女神也有柔情的一面呀。

两人并肩走着,小甜甜俨然像一个小鸟依人的跟着。

回到店里。

“你继续上二楼吧,我在下面看看客户有什么要咨询的。”

“嗯。”

小甜甜含蓄的应承了一声后,就乖巧的上楼了。

沈嫣惊得张大了嘴,下巴要掉到地上那种。

“哥,你怎么做到的?”

按她的想法,自己的哥,不死也得脱层皮。

沈浪闷骚的一抹头发:“哎,都怪我那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我就天生有那种让人唱征服的能力......”

沈嫣眼里布满了布林布林的小星星,还竖起大拇指:“哥,牛批。”

“哥,你身上怎么这么多灰尘。”

“哦,刚才练功了,鲤鱼打挺,去去去,上去看看钱收了没,今天应该有不少进账。”

沈嫣走了。

沈浪赶紧的拍打一下身上的灰尘。

“哎,谁的身上不落点灰尘,谁的肩上不落下齿痕......”

他这才一眼瞄到了桌上的纯金招财猫。

“朱云儿,哪位土豪送的招财猫,得不少钱呀。”

“哦,是一个叫王世洪的老头,对了,他还帮我们打发了几个小流氓。”

沈浪一摸下巴,王世洪,王家那老头,果然比他那蠢儿子会做人多了。

看店里没啥事,他直接跑到隔壁的隔壁,那间咖啡店里。

好家伙,十来号男同学在那里开了几桌扑克,有斗地主的,有炸金花的。

虽然桌上没钱,每桌都有个小本子在记着帐。

这是他们班的传统,在班长张耀的带领下,他们班学习不行,打牌倒是个顶个的厉害。

“哟,沈老板来了。”

“哥们,感谢大家捧场,今晚从吃饭到K歌,全是我的。”

“这还差不多,今天赚得盆满钵满,得吃点好的吧?”

“那是必须的,大龙虾做主菜,鱼翅燕窝羹漱口,那是标配。”

“浪哥威武。”

这帮同学的关系真心不赖,虽然有时候嘴上不留德,但是一有事情的时候,大家团结得很。

很快到达饭点。

沈浪回店里喊了一嘴,带着女同学还有店里的店员、小妹她们,全部开往附近的一个酒楼。

订了一个大包间,这次可是真的下了血本。

两万一桌的标准,开了四桌。

推杯换盏,又成了一个小型的同学聚会。

小甜甜也释然了。

跟店员们坐一桌,有说有笑,大块朵颐。

时不时还瞄一眼在隔壁桌上跟同学拼酒的沈浪。

她在心里不由的感慨:这小子还是有优秀的一面的,有一点豪气云天的气概。

心里美滋滋的,随手就抓过一个大龙虾的钳子,嘎嘣一声咬碎。

嗯,饭也好吃。

跟着沈浪就是好!

另一边。

陈浩出院了。

回到了自己家的大别墅里卧床休养。

“什么?王家那老头子也出面了?”

“是的,好像他还很畏惧沈浪一般。”

在陈浩印象里,沈浪就是个怂包。

“古武世家那边,有没什么结果?”

“哦,正好有消息回报,起先联系了三家都不愿出世,但在第四家牛家堡里,遇见一个武痴,听说山下有强者,他二话不说就要下山来挑战,我们只需管吃管喝就行。”

陈浩摆摆手:“别这么小气,马上给他一百万,再带他去会所溜达一圈,他想玩什么全力满足。”

“好的。”

“有没打听他有什么本事?”

“此人从小练武,号称已练出了气劲,挥手可劈碎巨石,踢腿可断人腰粗的树木。”

“可能不够,那天,那女人可是连手都没动,就将我震飞了。”

“哦,这个情况我也跟他说了,他说这也是气劲的一种,叫真气外放,只要达到宗师级都能做到,最巧的是,他早就是宗师级的。”

“难怪,原来如此,那你一定要将这个人安顿好了,千万不能怠慢了,毕竟人家只收这么少的酬金。”

“陈少放心,我一定把他招待得妥妥的。

陈浩想着想着就大笑出声。

“哈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本少爷有的是钞能力,小美人,这次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