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珂来得地方,就是电台的所在地。这时候的电台分为两类,一种是政府控制的官方电台,其所占的波段少,播放内容受当局控制,自由度比较低。不过由于背靠政府的关系,享受若干政策福利,而且覆盖面也广。

另一种则是民间电台,也叫私人商业电台。这种电台管理上很是松散,只要提出申请,大差不差都会得到批准。反正就是给个波段,你自己去吸引听众,至于能否盈利,全看自己的本事。

可想而知,这种电台的播放内容上,其实就偏于商业向、娱乐向。甚至有专门用来播放广告的,在中间再插播一些节目吸引听众。只要内容上不出大格,政府一般是懒得过问的。当然,这种电台的波段覆盖范围有限,而且经常被干扰,时不时闹个故障,这都是家常便饭。

不过它们也有个好处,就是审查上没那么严格,办事效率也快。比如登寻人启事这个事情,如果是找那种公立电台,倒也不是不行,单是从递交启示内容到正式发布,最快也要三天。有时一圈流程走下来,启示还没有播出,人早就找到了。

对比之下,商业电台就方便多了,只要交钱就能安排。组织为了办报筹措了的经费还有一些剩头,徐辉英自己也颇有些积蓄,这时候不考虑使费成本,自然可以挥金如土。在银弹攻势面前,区区商业电台自然不堪一击,非常通快递答应了晓珂的要求,按照晓珂给出的文案,在四个固定时段播放寻人启事,为期一周。

晓珂之前也问过徐辉英,如何保证那些潜伏的党员会收听这个电台。其实这也是当初订立这个方法时,就已经考虑好的问题。一旦情况有变,他们会第一时间看卫民报。如果卫民报都不存在了,那么就会固定时段收听电台。

这个电台是特意选择过的,在南京的若干私人电台里,属于不大不小那一种,位置处于中游。这样可以保证它没那么容易倒闭,也能保证它可以被收买,至少不会财大气粗到拒绝安排寻人启事播出,或者等排程的地步。

这个考虑在晓珂看来已经算是天衣无缝,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没听到通知,或是出现其他意外,就真的只能怪自己命不好。把这件事做好的晓珂,心头石头放下一半,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视线忽然被电台接待处桌上放的报纸所吸引。

所谓的招待处其实就是个小房间,一个办事员负责对外接触。晓珂只是等寻人启事不是发广告,还不够资格让经理或者襄理级别出来接待,一个办事员就足够了。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倒是方便沟通。如果是经理级别,多半看不起晓珂这么个半大孩子。办事员则是按业绩拿提成的,在他眼里没有什么大人孩子的分别,都是会走的钞票。因此对待晓珂很是热情,看他视线盯在报纸上连忙说道:“怎么?您对报纸有兴趣?听我说啊,虽然说报纸发行量不小,但是和我们电台比起来,可差得远了。您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毕竟认识字的人不多,拿着报纸也看不懂。实不相瞒,就算我读报纸也是半看半猜,摆这些报纸在这就是装装门面,实际不认识这些字。连我都看不懂,就别说一般老百姓了。但是呢大家都听得懂广播,您把钱花在我们这里,保证比花在报纸上值。您相信我,用不了几天,就能把贵亲找到。”

“不不,您误会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一下,这些报纸都是今天的?”

“当然。我这里的学徒,每天都会把报纸换一遍,如果有过期的报纸,我扣他薪水的。您放心,都是当天报纸。”

“醒华报有么?”

“醒……华?有的,有的!”那名接待员连连点头:“醒华报好看的很呢,我倒是能看明白。不过你听我讲啊,醒华报那种报纸呢,大家就是看看花边新闻,没人在意上面的寻人启事。所以你在上面投,是没用的……”

晓珂再次打断:“我不是要在报纸上登启示,而是我爸爸每天都要看醒华报,可是你也知道,这几天市面不太平,送报纸的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都不去送了。爸爸特意叫我买一份今天的拿给他看,可我还想早点回去,所以……”

“明白!”接待员露出一个颇有些诡异味道的微笑,在报纸堆里翻了几下,就把一份报纸抽出来,放到晓珂面前:“小少爷拿这份报纸回去交差。令尊倒是个妙人,这种时候了还要看醒华报。很好,这就是大将风度处变不惊,佩服佩服。”

晓珂不理会他话里潜藏的意思,接过报纸装作漫不经心地看向广告位置,随后一眼便看到了那条“吉屋招租”的消息。

果然!

果然组织没有忘记辉英叔叔,更不会把他丢下来当弃子。就像自己挂念辉英叔叔安危一样,组织也担心辉英叔叔出危险,下了让他撤退的命令。赶紧回去,把报纸拿给辉英叔叔看!

晓珂心里打定主意,向这名接待员说了声谢谢,随后把报纸往怀里一夹就往外走。晓珂并没有让拉自己来得那辆黄包车在外面等,主要是不希望自己的行踪被一个人完全掌握。按他的想法,出去之后先要找个电话亭把电话拨出去,然后再回家,接着就和辉英叔叔准备撤退的事情。

他刚来到电台门口,一辆黄包车就停在了面前,由于车来得太快,倒是把晓珂吓了一跳。

“小少爷请上车吧。”

晓珂一愣,车夫的声音有点耳熟,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他迟疑着回答道:“我没有叫车啊。”

“没关系,早叫晚叫都得叫。还是上车的好。”

说话间车夫抬起了头看向晓珂,四目相对晓珂一眼就认出这个车夫,正是之前在码头上打自己的铁龙。

不好!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也知道现在处境危险,晓珂连想都没想,撒腿就跑。可是他刚刚跑出去没几步,就被铁龙一把抓住了胳膊。

“往哪跑!小兔崽子,在哪发的财?居然穿的人模狗样,是不是当了小偷!”

他的嗓门很大,叫的震天响。路人原本就不敢找麻烦,这时候就更没人过问,只当真的是在抓小偷。

晓珂怒道:“谁是小偷!明明你是强盗,还有脸说别人!”

“老子是兵是贼,到了衙门就知道!跟我走,到警察署去!”

怕什么来什么,晓珂知道铁龙这是打定主意,要把自己当共产党交上去。他原本可能就是为了挣钱,再说自己跟他多少算是有点过节,这也算是公报私仇一举两得。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一下居然蒙对了。

不行!绝对不能落到他手里!

晓珂顾不得多想,猛地一甩手腕,另一只胳膊下面夹得报纸随风飞扬,而铁龙也被他晃得倒退一步,手也被甩开了。

上一次在码头挨打的时候,晓珂完全是被动防御,铁龙也不知道晓珂真实战斗力怎么样,就把他当成个半大孩子对待,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可是他不知道,晓珂的爸爸可是一位身手出色的人民警察,晓珂虽然没有系统的学过格斗,也和爸爸练过些拳脚,刚才这一下其实就是一记反擒拿手法。虽然他做不到反向控制铁龙,但是猝不及防之下摆脱束缚还是可以的。

而摆脱铁龙之后,晓珂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