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珂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的。

这家报社的建筑质量实在一般,隔音效果不好,虽然说话的人是在楼下,但是声音还是传到了二楼。

被民国的残酷现实教育过,张晓珂已经变得格外警觉。

他现在多少有点杯弓蛇影,一听到争吵就紧张,生怕又是哪路妖魔鬼怪找上门来。也不光是他,就连阿布也从地板上坐起,警觉地盯着门口。别看它伤得不轻,不过如果这时候有人闯进来,阿布还是会扑上去给对方一个狠狠的教训。

张晓珂侧耳仔细听了一阵,感觉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下面声音嘈杂,但是却并没有脏话也没有打斗的声音,更像是大家在探讨什么问题。

只能说这房间质量不好,一点动静都会被放大,搞得自己白担心了一场。

不过听下面的争吵很是激烈,张晓珂出于好奇,还是准备下去看看。他小心地推开门,蹑手蹑脚来到楼梯口,下面争论的内容也就听得清楚。

“啊对了,security是安全的意思,就是说洪灾之后,要保证民众的安全!”

“那连起来,这个socialsecuritycheck又是什么意思?check好像是……检查?好像是这么回事啊,社会安全检查!”

“可是密西西比河发了洪水,不是应该忙着先赈灾吗?为什么要先检查安全问题?检查的是谁?”

“这个……可能是因为有人趁乱搞破坏?”

“我觉得好像不太对……”

张晓珂站在楼梯拐角向下看,发现原来是几个人在围着一张英文的稿件,正在抓耳挠腮地研究翻译问题,研究得太投入了,以至于声音越来越大,而且也没发现自己的存在。

社会安全检查?

张晓珂快把肚皮都给笑破了。

这什么破水平啊!

这年头的报社编辑,英语水平都那么差的么?看来民国那些大师别说对社会思想的贡献,就是本职工作也就是马马虎虎。或许他们本人水平是有的,但是教学方面肯定很差,否则不会教出这么一群饭桶。论英文水平,还不如自己一个初中生,这也好意思当编辑?

“这个socialsecuritycheck,是社会保障支票的意思。”张晓珂大声冲着那几个人说道。

这一次,几人都听到了张晓珂的话,齐齐愕然抬头望向张晓珂。

桌前一共是三个人,两男一女。

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穿着灰扑扑的工装,上面沾着斑斑点点的油墨,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

一个是年纪比他还要再小一点的女孩子,一身大襟倒大袖的圆角袄裙,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度数不低。

而第三个人正是徐辉英。

由于之前的争吵中,徐辉英只是听而没有开口,所以张晓珂没听到他的声音。直到这时候才发现,他居然一直在场。

徐辉英朝张晓珂一笑:“怎么,吵醒你了?”

“没有,我本来就醒了。”张晓珂朝徐辉英尴尬地一笑,感觉自己的行为有点不礼貌。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为了他们好,对方应该不至于生气才对。

张晓珂大大方方地从楼上下来,来到徐辉英面前,先是礼貌地朝三个人问好,随后继续说道:“socialsecuritycheck是一个词组,意思是社会保障支票。不能把它们拆开来翻译,那样就词不达意,老师要扣……我是说会被人笑话的。”

“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呢!”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之前一直没发现张晓珂,张晓珂突然开口把他给吓了一跳。现在又被这么个半大孩子当场指出错误,没好气地嚷了起来:“你怎么进来的!出去!这是报社,能让你随便瞎逛么!”

“志嘉!这还是个小孩子,你干嘛对人家那么凶!”戴眼镜的女孩子轻轻拉了拉年轻小伙子的衣袖,低声对他说道。

“谁凶了!我怎么就凶了!”叫志嘉的小伙子不高兴地说道:“他一个外人,突然出现在报社里面,还是从咱们宿舍下来的,我还不能赶他走?”

“志嘉你什么记性?这人是我昨天从李四保他们手里救出来的,刚刚跟你说过,这么快就忘了?”

“就是!外人怎么会住在我们的宿舍?你说话之前能不能过过脑子?”女孩子也帮着徐辉英责怪那个名为志嘉的青年。

志嘉这才如梦方醒,打量了张晓珂几眼:“就是他啊?就算他不是外人,也不能干扰我们工作啊。看看他才多大,怎么可能懂英语。别在这打岔,赶紧上楼去。一会我给你送饭。”

“你就少说两句吧。”徐辉英语气平和,但是显然他说话极有分量,这么一说志嘉立刻就不说话了。

“小兄弟,你懂英文?”

徐辉英冲着张晓珂笑了笑。

“呃……懂一点点。”张晓珂朝徐辉英一笑:“我不是有意打扰你们工作,就是刚才听到你们一直翻不对,我就没忍住插了一下嘴,不好意思啊。”

“小兄弟不用这么客气,你是帮助我们工作,怎么是打扰我们?社会保障支票……社会安全检查……如果这么翻译出去,被外国人看到,是会笑话我们的。你帮了我们的大忙才对!”

说话间徐辉英站起身子,紧紧握住张晓珂的手,又对另外两人说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叫张晓珂。他是咱们的朋友,又刚刚帮了咱的大忙,该不该感谢他?”

徐辉英既然表了态,其他人也就没什么说的。年轻男女都来到张晓珂面前,与他握手寒暄,年轻男人还向张晓珂道了歉。这时候张晓珂才知道,这两人男的叫李志嘉,女的叫王慧珊,都是这个报社的编辑。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那么这三个人就是报社的全部人马。毕竟就是这么一家小报,也没必要招太多人。

一开始的时候,和这几个人握手,张晓珂还很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快,他就适应了这种氛围,同时一股热流突然从他的心头涌起。

到了这个世界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用这么客气的口吻说话。

不但叫自己小兄弟,甚至还主动和自己握手!

要知道,面前这些人在这个时代,也不是普通市民百姓可比。

在这个时代,报社编辑绝对算得上体面工作,不但收入不低,同时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毕竟是无冕之王,掌握着舆论这件大杀器,这个社会上大多数人对于记者还是会礼让三分。

就是这么一群人,对自己礼貌有加,搞得张晓珂既感动又有些羞涩。

李志嘉看起来只是性子急了点而已,被徐辉英说了两句,现在脸上也讪讪的有些不太好意思,冲张晓珂笑了笑。

“小兄弟,坐吧,我们聊聊。你们谁去给他泡杯茶来。”徐辉英冲张晓珂笑笑,指着面前空出来的一张椅子。王慧珊答应了一声,往后面走去。

“不不不,不用客气……”

张晓珂这下真的不好意思了。

平时除了父母亲戚长辈,还有学校的老师之外,他很少和比自己大上那么多的人打交道的。

更不用说,人家还都拿自己平等相待,一口一个小兄弟了。

坐在椅子上,张晓珂连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小兄弟,刚才你说到这个社会保障支票,具体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样翻译,能说说吗?”徐辉英笑了笑,问道。

“嗯……social是社会,我看这个你们应该都明白的对吧。至于security呢,单独拿出来,确实是安全的意思,但是和social连在一起,就是社会保障的意思了,或者也可以叫社会福利,都是一个意思,就是给穷人发放的救济,满足最低的生活保障。”张晓珂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有给别人上英语课的这一天:“check除了检查之外,也有支票的意思。连起来,就是社会保障支票。我听到你们刚才说,是美国发了洪水对吧?这就说得通了,因为要维持灾民的基本生活,所以用支票的形式给他们发放最低保障,让他们不会缺衣少穿。我想,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张晓珂说到一半的时候,徐辉英的双眼就亮了起来。等到听完,更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那张通讯稿,仔细看了半分钟,重重点了点头:“有道理!很有道理!你这么一解释,这整段我们就都能看得懂了。”

“其实小意思啦,嘿嘿。”张晓珂被夸得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下面这一段,你看看能不能翻译出来?”徐辉英把通讯稿递过去,在下一段的位置上用手指划拉了一下。

“嗯……柯立芝总统到达了受灾现场,并且发表了讲话……他向民众许诺,政府会调集……当地全部资源,进行河道……疏……浚吧……”

张晓珂仔细地看着通讯稿,磕磕绊绊地翻译着。这篇稿子的措辞并不算难,基本都是一些常用词汇。虽然张晓珂只是初一而已,但他的英语成绩却一直是班上数一数二的,有时候靠着上下文,连蒙带猜,倒还真的把这整篇稿子都给简单翻译了出来。

“好!了不起!小兄弟真是了不起!”张晓珂翻完,徐辉英高高冲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来。

“喝茶,小兄弟。”王慧珊这时也正好端来了刚泡好的茶,放在了张晓珂面前,冲他笑了笑。

张晓珂原本可从来都不喜欢喝茶的。可乐,橙汁,椰奶……什么东西不比这种苦苦的东西好喝啊?

但现在,望着面前这杯里面没有飘着几片茶叶的茶水,他却突然觉得特别特别得开心。

这是单纯的一杯茶么?

不是!这是尊重啊!

这是穿越两天多以来,在这个世界,张晓珂得到的第一份尊重!

“小兄弟你……英文怎么会那么好的?”徐辉英仔细上下打量了两眼张晓珂,笑着说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呃……”

面前这三个人,身为报社编辑,应该算得上民国少有的知识分子了,但就这么一篇简单的英文稿子,都死活翻不对。

不管是词汇量也好,语法熟悉程度也好,居然都比不上自己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初一学生?

那么反过来说的话……

自己一个半大孩子,居然能把英文掌握到在这个时代而言,相当“不错”的水平,也太说不通了吧?